第 9 章

    明光山

    明光研究所作为老牌的科研力量,一直都在默默奉献,这些年来,红洲科研力度投入逐年递增,诸多兴起的科研队伍在各地扎根,也获得很多成果。

    对于其他地区来说,明光研究所更像是行业中的老大哥,一直默默的为他们指点方向。

    而对于红洲体系里的人来说,他们默契地保密,明光研究所里那些不可探究的研究项目,每一个都与洲运相关,比如,飞升星际……

    明光研究所是全洲各地中,时刻保持一级戒严的地点之一。

    来参加特级会议的很多人,都是第一次踏足研究所,搁在平时,他们中的许多人都没有资格来这里见世面长见识。

    也算是难得有此机会,他们兴致勃勃地四处观察着研究所,边窃窃私语着。

    熟人自然聚成一团,用熟话打探彼此的消息,互相不认识的,也都听过彼此业内口碑,简单地介绍了一番。

    十点的时钟刚刚走过,会场瞬间一片寂静。

    所有人都目光炯炯地看向正中央。

    在这次会议上,谢清辞默默地跟在他老师身边,手上捧着一沓又一沓的资料,充作他老师的助理。

    他的老师姓杨,杨院士一生都在为科研奉献,青年时留学几大洲后载誉而归,此后加入X市科研考察队,就此隐姓埋名。

    当他手下的科研项目过了保密期之后,很多人讶然发现,杨老的奉献甚至改变了红洲方方面面。

    而杨老身边还立着一位头发花白的中年人,他目光凛然,如刀锋般锐意,下颌处露出一道长长的伤痕,又并着一双断眉,将此人的气势衬托得无比锐利。

    光是看他一眼,耳朵里就像是听到了战场的小号,眼睛里又见着纷飞的战火硝烟,让人直白地感觉到,这位是在战场上拼杀出来的功勋战士。

    此人姓慕,慕安洲。

    研究所里但凡看过芒果小崽的调查记录的人,看到记录中的慕首领这一称呼,第一时间就明白了,这个慕首领指的就是慕安洲。

    也是,如果苏芒口中所陈述的末世真的来临,那第一个有能力且有资格把控住研究所的,一定会是慕安洲。

    慕安洲从谢清辞把事情上报以来,忙到脚不沾地,倒是有些遗憾,没能亲自去见一见芒果。

    他目光肃然地看着台下,言简意赅:“辛苦诸位赶到明光,洲长目前还在B市,暂且由我来主持会议。接下来诸位会拿到一份资料,就这份资料请有序提出自己的意见,资料严禁带出会场。”

    纸质档如雪花般在会场传递。

    除了咻咻的翻页声,没有一个人说话。

    而拿到资料的人,越是往下看眉头就锁得越是紧。

    本来应该参加特级会议的老前辈率先举手,目光投过来带着浓浓的压迫感:“无稽之谈!老慕,霍斯特预言早就结束了,你这是在拿大洲开玩笑?!如果没办法给出充实的论据,会议结束,我老高立马参你一票!”

    慕安洲淡定,只摆摆手,“你不说,我也是要把目前我们收集到的资料,都给各位展示一遍。”

    “我也不和各位扯那些大闲话,早就在三十年前就提出过末世备案,在场的诸位也是参与编定的人,现在,我们就是要和时间赛跑。”

    慕安洲看着台下逐渐安静,一双双坚定而锐利的眼睛汇聚,“大洲重组,现在不断,这就是为什么红洲一直在致力于研究如何飞升星际时代。”

    “而新洲际778年以来,鸥陆战争导致陆地板块加速偏移,为了保住洲内安全,我们的科技被迫收缩,直到现在未能有所突破!”

    “蓝泽星系的未来是怎么样,我们这几年一直都在推演,不断地给出推测蓝图。”

    “数次推演,蓝泽星会出现毁灭性,人类无法抗衡的大灾难的可能性,都是百分之三十五以上!”

    老前辈冷哼一声:“我们没有一刻放松过警惕!但是我无法接受现在你给出的理由!重生者?预言?这是在说神话故事吗?!我有权保持反对。”

    “尊重您的意见,”慕安洲目光如炬,“但是,诸位!”

    “新洲纪796年7月,洲内高温预警首次达到历史最高,且逐年上涨!”

    “805年12月,阿联洲特级沙尘暴,多座城市被掩埋,死伤无数!”

    “806年12月,洲内低温预警同步破表,幸亏调动及时,才没有导致不幸,但是放眼国外,多少低温致死的案例,甚至登洲万人空巷!”

    “809年1月,各洲沿岸都出现了畸变物种,甚至发现繁衍……”

    慕安洲语速不快,但他话里每一个时间落下的背后,都代表了环境巨变导致的巨大牺牲。

    场下一片安静。

    每一个人的眼中都凝固着沉重的目光。

    红洲处于蓝泽星中央,并且在鸥陆战争中保持中立,所以几十年来,大大小小的天灾,洲内都没有很大损失。

    但是放眼洲外,一桩接一桩,被破坏的自然立即反噬。

    同在一片星系中,红洲又如何独善其身?在跨越星球的科技力量出现前,蓝泽星上的生灵都是命运共同体!

    看着老前辈们的情绪逐渐冷静下来,有些人也开始陷入沉思,慕安洲沉声:“诸位,在重生者的预言中已经验证了三条,第一条,A市新开发区能源店抢劫案,第二条,B市南湾区飞车连环撞击坠落,致使多人受伤。”

    坐在底下的大佬第一时间去看了资料,皱眉:“你们所提供的资料上写着,能源店抢劫案的犯人当场抓获,飞车连环撞击已经阻住?这又该怎么验证这是预言?”

    “这种事情发生的几率很大,受人操纵的空间也很大,完全没有说服力!更别说是已经被‘阻止’的事件,这难道不是有人在联手做戏?!”

    这就像是一个死循环,假设预言里的事件会发生,又有谁能眼睁睁地看着事态发酵?更别说是在有能力阻止、改变的情况下?

    慕安洲看着众人质疑的眼睛,“我身边站着的谢清辞,就是接触预言的第一人,也是直接接触并改变预言的人。”

    谢清辞背脊挺直,不动如山。

    老前辈们的眼光像是探照灯一样,倏然聚拢,在谢清辞的身上审视。

    在场的诸位多多少少都听说过谢清辞的名声,这位天才少年从十五岁起就跟在杨老身边做实验,七年间,大大小小的科研专利遍布全星系,颇有师门风范。

    “接下来的第三条预言,就是昨天下午球洲发生的海啸。”

    场下的人一片哗然。

    慕安洲抬手按在谢清辞的肩膀上,“他在三天里经过多种手段验证了球洲海啸是否可以人为预测,答案是否。”

    一位专家举手,紧皱眉头:“能否确定是否偶发性?不是我们不相信,而是你这人……”

    参加低头看了看资料,指尖一弹,纸张抖动间咻咻作响,“这位重生者的年龄才三岁!无论从生理上还是心理上,都不具备独立性。”

    慕安洲点头:“我知道你们都有所怀疑,所以我们从事实说话,苏芒的三条预言已经全部实现,接下来我们需要验证的是第四条——明天上午七点三分,椰洲科洛娃火山爆发。”

    慕安洲话音刚落,就有一个推着眼镜的瘦削女士举手,语速极快而略显焦灼不安“抱歉,我可能这违反规定,但是现在我需要打一个电话。”

    在场的诸位鲜少有几人能认出她。

    他们窃窃私语片刻,才搞明白女士的身份,“她是环境管理科下属的,火山研究所所长,柳芳华。”

    得到了肯首,柳所长一个电话打出去,一句话间调动了所里的资料存档,她抬起头来紧张地回话:“科洛娃火山五年前曾经有过爆发的迹象,我们跟踪的资料一直持续到上个月三十一号,它一直都相当稳定,没有爆发的迹象。”

    众人沉默片刻,都明白,如果这条预言也被证实……

    “科洛娃火山附近是否有红洲人?是否紧急安排回洲?我们是否需要通知椰洲疏散人群?”

    “如何取信对方是一个问题,我们内部都没统一意见……”

    “当天椰洲过节,火山附近的人群大幅度减少,不过时间太早了……”

    一群大佬聚在一起的好处就是,三言两语间就能敲定一个方案,而不需要反复拖累琢磨。

    慕安洲也干脆趁着这个机会,把昨天晚上熬夜写出来的预案简单说了一嘴,有些被批得一无是处,随后又改了更完善的版本。

    材料学的莫老倒是颇有兴致:“我看到你们给出的论据里,重生者拥有空间?这条你们是否已经验证?空间是什么样?材质如何?是否有氧气?空间折叠理论能否被证实?”

    搞科研的,慕安洲就不搭话了,轻轻把谢清辞和他老师杨老往前一推,他扭头和几个队伍里同事商讨几套保卫洲边的方案。

    谢清辞推一推眼镜,“昨天时间紧急,再加上我们的重生者需要休息……她所携带的空间到底是什么情况,需要今天去测。”

    莫老来了兴趣:“今天?带我一个!”

    边上全程不吱声的老爷子眸光一动:“我搞物理的,不去看看怎么行?小谢,你们的设备齐吗?我那边有一台最新的粒子检测仪……”

    “落下谁都不能落了我!关于几维空间,我们研究所一直都在……”

    边上兴致勃勃的农科院长于老也举手:“不是说空间里有土地吗?能种不?”

    谢清辞沉默的看着预备围观的队伍,滚雪球般越滚越大,不管是直接相关的还是沾边的,全不相关的都得编个理由来瞅瞅。

    心理学博士笑眯眼睛:“我看看孩子去。”

    谢清辞:“……”

新书推荐: 黑莲花少年身陷修罗场 校草请不要打扰我学习! 成年代文作精后把反派攻略了 赏金岚 昭昭暮星野 奸臣她委身陛下后 此心安处是吾乡 最后一朵玫瑰 都市秘闻 强嫁死对头后逆风翻盘!(重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