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穿越 > 谍影凌云 > 第933章 果然是他

第933章 果然是他

    “买回来吃。”

    路达康命令道,小偷却变的警惕:“你什么意思,别想着有坏心思,我认识的人很多,若是我出了事,你也跑不掉,我们一起出去吃。”

    路达康笑了,这个小偷倒还警觉。

    “那好,出去吃。”

    路达康不怕,只要没人知道他进过楚原的家就行,一会就把小偷干掉,被人看到又能如何。

    谁还为了一个小偷来抓他?

    “好。”

    小偷特意带路达康到附近的一个馆子,专点贵的肉菜,很快上了满满一桌子。

    吃不完他带回去,留着以后再吃。

    反正不用他付钱。

    “不能喝酒。”见小偷要酒,路达康立刻阻止。

    “有肉没酒多扫兴,你放心,不会耽误正事,就喝一点。”

    这次路达康没再继续阻止,小偷喝点也好,只要他帮自己开了门就行,喝晕了没力气,正好方便自己下手。

    酒足饭饱,小偷满意的抹了抹嘴。

    “王掌柜,剩下的给我包起来,带回去吃。”

    路达康去结账,小偷不老实,一顿饭吃了他差不多两个大洋,剩了那么多没吃完,明显是带回去留着明天吃。

    可惜明天他吃不到了,这顿是他最后的断头餐,让他吃顿好的又能如何。

    “去哪?”

    把东西送回家,小偷问道,路达康看了看他,这小子连工具都没带,能开锁?

    “别怀疑我的手艺,有这个就行。”

    小偷摸出一根铁丝,笑呵呵说道,他看出了路达康的疑惑。

    又不是没人质疑过他,可真正看他的开锁技术后,哪个不是佩服的五体投地?

    “晚会再去。”

    路达康看了看手表,这会还早,楚原住的地方并不差,去太早被别人发现不好。

    他不能让人知道自己去过楚原那里。

    十一点的时候,路达康带着小偷出了门。

    他开着车,今天的车他特意用了假牌子。

    到了地方,路达康带着小偷来到楚原的房子前。

    “就是这个,能开吗?”

    “大户人家啊,你放心,肯定能开。”

    小偷嘿嘿笑了声,难怪这人愿意给他两根金条,就是不知道他能在里面有多少收获。

    不过这样的家他平时不敢偷。

    有命偷,没命花,被查出来他会死的很惨。

    做小偷同样要有眼色,一旦偷到不该偷的人家,根本跑不掉,街面上的警察全都知道他们,一抓一个准。

    拿着铁丝鼓捣了几下,锁很快开了。

    路达康眼睛一亮,这小子手艺确实不错。

    “跟我进来,在门口等着。”

    路达康吩咐道,小偷现在还不能杀,等会结束后再说,如果里面找到需要开锁的东西,还要他上手。

    “别进,等下。”

    见小偷就要往里走,路达康突然喊住了他,掏出两双鞋套给了他一双,又拿出手套分给了小偷。

    “有经验啊,这么小心。”

    小偷笑呵呵说道,路达康瞪了他一眼,不让他说话。

    准备好后,路达康带着手电筒进去,他没敢开灯,楚原的确没在家,正好方便他搜查。

    楚原住的房子是二层小楼,不算小,路达康检查的很仔细,一楼的沙发后面,墙画后面,乃至于地毯下面都看了个仔细。

    所有房间查完,没有任何发现。

    二楼有书房和卧室,他搜的更仔细,倒是看到了一些钱,不过这些钱他没动。

    一旦被楚原发现,肯定会详查。

    楚原是特工,楚凌云更是,路达康没有抱有侥幸,仔细的搜查。

    “找到了。”

    路达康突然一喜,他在床的后面发现了个暗格,暗格内最有可能找到他需要的东西。

    但是暗格有锁,需要小偷上来帮忙。

    “过来,再开个锁。”

    路达康下楼叫他,小偷眼珠子一转,摇头道:“你给的钱只能开一个锁,想要开锁,得加钱。”

    这房子住的一看就是大户人家,鬼知道这家伙能拿走多少好处,趁机再敲他一笔。

    “好。”

    路达康答应了,他要的再多,今天也别想拿走。

    “现在就给。”

    路达康没废话,直接给了他一根金条,小偷嘿嘿笑着跟他上楼,没一会便打开暗格的锁。

    “下去。”

    见小偷没走,路达康呵斥道,小偷有点不甘心,他想知道此人花那么大代价,究竟想要什么。

    不过犹豫之后,他还是离开房间。

    路达康看着他下楼,回来继续打开暗格。

    暗格不算小,里面有个小盒子,打开后是金条,差不多十几根。

    这点钱不符合楚原的身份。

    接着看到了一枚勋章,是云麾勋章,果党的勋章对路达康来说没有任何意义,他继续搜查。

    除了勋章,金条和部分大洋,以及几个小玩意外,里面没有了其他东西。

    路达康皱了皱眉,难道楚原不是红党,为什么这么隐藏的地方,没有证明他身份的东西?

    他不知道,楚原对安全极为重视,他们的证件全在柯公手里,根本不会带在身边。

    就是衣服他只是在延州穿一次,照片都不敢留下。

    楚原的家中,并没有任何与红党有关的东西。

    对此他很在意。

    “见面分一半。”

    小偷突然回来了,注意到了盒子里的金条,这么多金条,难怪此人愿意给他三根金条做报酬。

    这里面明显更多,至少十几根。

    小偷太贪心,他不甘心独自在楼下等着,刚才又偷偷溜了上来,正好看到里面的东西。

    “谁让你上来的?”

    路达康低声呵斥,眼中则闪过道凶光,楚原的钱就算再多也不能拿,绝不能让他知道自己来过。

    “我不来,好处你不独吞了。”

    小偷嘿嘿笑着,只有手电筒,他没注意到路达康的表情。

    “这里面那么多,我不多要,你再给我五根,我马上就走,离开南京,以后不会再回来。”

    这么多钱,就算被警察知道又能如何,他肯定会跑,绝不会留在这边。

    他的家人就哥哥在南京,姐姐嫁去了外地,他带上哥哥去上海,或者苏州杭州,哪里不能吃香喝辣。

    “好,我给你。”

    路达康答应了,拿出金条,小偷高兴的去接,刚接到手,路达康突然用根绳子勒住了他脖子。

    路达康毕竟是特工,就算有点发福,身手也不是被掏空了的小偷所能相比。

    小偷不断挣扎,过了会便没了动静。

    路达康小心把暗格恢复成原状,床恢复原来的位置,又把小偷的尸体搬到楼下,重新回来擦干净地板上的痕迹。

    确定完全恢复,他小心的锁上门离开。

    小偷的尸体被他装在车上,之前给他的金条也全部拿了回来,把尸体脸砸烂,用麻袋丢入玄武湖后,路达康快速回家。

    今天在楚原家里没有找到任何有用的东西。

    他没有甘心。

    一旦产生了怀疑,他会调查到底,特别是查出楚原的问题,对他将有巨大的帮助。

    他仔细思索,楚原家里的钱不对。

    会不会他的钱藏在了别的地方?

    这种可能有,比如放在楚凌云那里,不过他是红党的话,还有一种可能,全部交了出去。

    红党一直缺钱,红党的人对组织向来大方。

    没有证据是他最大的可惜。

    第二天一早,路达康来到督查室,主要是通信组。

    还没到上班时间,通信组刚来了一个人。

    “路科长,早啊。”

    楚原和房立科可以不在乎路达康,他们这些普通员工不敢,万一路达康恢复了职务,到时候很可能会因为以他们的不礼貌而记恨。

    他们知道的事情少,没必要去得罪路达康。

    “吃早餐了吗?”

    路达康笑呵呵问道,通信组的员工立刻点头:“吃过了,您呢?”

    “我也吃了,抽支烟。”

    路达康掏出香烟,递过去了一支。

    “谢陆科长。”

    这是名男员工,接过了香烟,路达康看了一眼通信组的所有电台,转身离开。

    家里没能找到证据,想办法在这边寻找。

    楚原如果给红党发报,不可能当着别人的面,他肯定自己偷偷的发报,如果抓到他偷发报,就算没有证据,也能让楚原喝上一壶。

    接下来,他要跟踪监视楚原。

    离开督查室,路达康来到外面一处茶楼,两个人已经在包厢内等着。

    “检查下有没有窃听器。”

    路达康吩咐道,这两人是以前他的老部下,军统整顿的时候,他们业务不合格,被筛了出去,如今不在军统。

    “组长,我们刚才看了,没有。”

    一人笑呵呵回道,路达康没理他,重新仔细检查了遍,包括所有的灯以及角落,甚至是开关。

    确定没有窃听器,他把两人叫到身边。

    “我这边有个任务,需要你们过来帮我一下,事成之后,每人三根金条。”

    “组长您尽管吩咐,让我们做什么?”

    两人精神一震,三根金条不是小数,他们如今不在军统,日子过的很差,和之前相比简直有天地之差。

    这三根金条能很好的帮他们改善生活。

    “盯住一个人,记清楚他去过的任何地方,特别是小动作,如果无法监视,记住停留的时间和地点,等他离开后再去仔细检查。”

    路达康小声吩咐道,他会和这两个人一起监视楚原,直到拿到楚原是红党的证据。

    他给楚原送了六根金条,既然楚原不要,就拿出来对付他。

    等他抓到楚原的把柄,到时候副主任的位置就可能是他的,现在这点投资完全值得。

    “您放心,我们知道该怎么做。”

    两人以前是特工,盯人对他们来说没什么难度。

    “绝对不能让他发现,不然你我都要完蛋。”

    路达康叮嘱道,如果找出楚原的证据,事后他没必要灭口,但如果找不到,这两人必须死,他不能让人知道暗中调查楚原。

    “他不可能发现。”

    “别大意,他之前是特工,一定要注意。”

    路达康不放心,再次嘱咐,事关身家性命,必须要小心。

    “是。”

    两人一起应道,对方是特工,那就要注意点了,不过就算是特工他们也不怕,他们在暗,对方在明。

    只要小心,就不会被发现。

    “一会我带你们去盯人。”

    路达康带着两人来到二厅外面,等到下班的时候,楚原单独出来了。

    楚原自己开车,没有人跟着。

    今天他没去组长那,单独回了家。

    门口的锁没有异常,楚原打开锁,进到家中,这么大的房子就他一个人住,确实冷清。

    他又不习惯和别人在一起。

    在客厅坐了会,他自己去做饭。

    注意到炊烟,路达康露出冷笑。

    还说不是红党,竟然连饭都自己做,他们这些当官的,特别是督查室当官的,有几个单独住的人自己做饭?

    不是在单位食堂吃饭,就是在外面下馆子。

    楚原吃完饭,回到卧室,他的眼睛突然紧了下。

    床被人动作。

    楚原在家里做了反侦查布置,这是特工的必备,路达康是把床恢复了原样,但他不知道,在床脚的一侧,有一个痕迹。

    现在那个痕迹没有了。

    痕迹非常的弱,不注意的人根本不可能在意到。

    楚原拿出手枪,仔细检查了家里的每一个房间。

    没人。

    他又回到卧室,灯开着,他没乱动,仔细盯着地面,他发现地板上没有灰尘,他已经三天没有回家,不可能一点灰尘没有。

    小心打开暗格,里面的东西并没有少。

    东西没少,屋子里却来过人,会是谁?

    不会是小偷,是小偷的话,里面的金条不可能留住,既然动了他的床,必然会发现这个暗格。

    楚原没有立刻离开,他明白有人怀疑了他,进入他家中搜查。

    会是谁?

    楚原第一个想到的是齐利民,他有动机,想对付组长,自己确实可以作为一个突破口,如果是齐利民,现在可能有人正在监视自己。

    除了齐利民还有谁有可能?

    不会是自己同志出了叛徒,知道他身份的人极少,全在柯公的身边。

    若是他们出事,柯公早就发出了提醒。

    郑厅长?

    楚原再次摇头,郑厅长没这个动机,他现在和组长关系正好,之前路达康的事有所影响,不过郑厅长正在想办法弥补。

    想到路达康,楚原心里再次一动。

    会不会是他,他想恢复科长的职务,找过自己,自己没有答应,他怀恨对自己调查?

    这种可能有,但是很低。

    楚原整晚拿着手枪,他没有慌,更没有乱动,晚上关灯后他没有睡,一直注意着外面。

    路达康三人在临时租下的安全屋,关着灯,没有被他发现。

    第二天一早,楚原像正常一样出去锻炼身体,然后离开家里,路上买点早餐,吃完去上班。

    怀疑的人有几个,但他没想出来究竟是谁。

    也有可能是他没想到的人。

    “组长,有人偷偷去过我家。”

    来到楚凌云办公室,楚原先是仔细检查了遍,随即说道。

    他不怕有人查自己,怕的是有人想对组长不利。

    组长更重要,他绝对不能出事。

    楚原刚才仔细检查的时候,楚凌云就察觉到不对,听到他的话,眼神猛的一凛。

    “说清楚。”

    楚凌云轻声问道,楚原把自己回家后的发现说了出来,家里确定进过人,这人掩饰的很好,但还是没逃过楚原的反侦查布置。

    “会不会是齐利民?”

    楚原主动问,楚凌云则摇头:“不会,他没那个胆子。”

    楚凌云不相信这事是齐利民干的,齐利民真想对付自己,不会拿楚原开刀,就算他查出楚原的身份,自己最多被申饬几句,根本伤不到他。

    他那样做会让两人彻底结仇,逼着楚凌云对他下手。

    齐利民不是这么傻的人,他不会这么做。

    真要查,查自己才对。

    “郑厅长,路达康也有可能,还有余江东,以及您杀的那些人。”

    楚原继续说猜测,他没得罪什么人,全是组长得罪的。

    “等等,路达康。”

    楚凌云突然说道,楚原一怔,他是怀疑过路达康,但可能性很低。

    “组长,您怀疑路达康?”

    “我问你,你出事谁的利益最大?”

    楚凌云看向他,楚原想了下,马上说道:“如果是针对您,那肯定是齐利民和叶峰,郑厅长可以排除,如果针对的是我,路达康能获得最大利益。”

    此时楚原已经明白了楚凌云的意思。

    他稍稍松了口气,有人进了他家,目标是他,而不是组长。

    不是组长就好。

    “没错,如果他查出你有问题,获得的利益最大,之前他是科长,刚来没有可能当副主任,他不会针对你,但现在他被我撤了职,一心想要回复原职,若是能在你身上找点文章,到时候我必须给他恢复职务。”

    “路达康的胆子有这么大?”楚原瞪大眼睛。

    “他胆子向来不小,别忘了他在天津做的事。”

    楚凌云摇头,路达康胆子确实不小,这件事,他现在有五成把握是路达康做的。

    “他想查我什么?我不贪污受贿,他查也没用。”

    楚原又提出一个新的疑惑,楚凌云神情严肃:“他查别的不怕,我现在担心他怀疑到了你的身份。”

    “怀疑我的身份,怎么可能?”

    楚原怔了怔,楚凌云摇头道:“没什么不可能,你平时太自律,是优点也是缺点,你的行为和某些人类似,引起了他的怀疑,他想证实这一切,所以对你展开调查。”

    “组长,确定是他吗?”

    楚原问道,楚凌云再次摇头:“我有一半的把握,不过没关系,不管是不是他,对你的调查肯定没有结束,今天你去我那,明天再回家,看看有没有人监视你。”

    “是,组长。”

    楚原应道,他来到通信组,很快又知道了个情况。

    昨天路达康来过。

    是路达康的可能性增加了不少。

    这小子为了前程不择手段,纯粹是在找死,天津他就是窝里斗被赶了回来,来到督查室竟然还敢这么做。

    这次没人能救的了他,郑厅长也不行。

    楚原当做什么都不知道,下午下班,和楚凌云一起回了家。

    楚凌云这边路达康可不敢监视,他们在远处等着。

    路达康并不知道自己暴露,两名手下盯人的时候,他继续对楚原的过去进行调查。

    不放过一点细节。

    楚原同情穷人,在上海的时候,接收过一批被石原商行买走的孩子,这些孩子他全部安排了去处。

    能找到父母的,送他们回家。

    找不到的,年纪又大点的,介绍他们去福利学校读书,给他们申请资金,保证他们能读完书。

    年纪小的,则亲自帮他们找领养人。

    每个领养人楚原都做了调查,确保孩子过去不会被虐待,也不会被当成牲畜使唤。

    楚原还告诉他们,谁敢虐待他们,来找自己,到时候会帮他们做主。

    这些孩子亲切的称呼他为楚爸爸。

    “楚爸爸。”

    路达康冷哼了声,查的越多,楚原越像红党,也不知道楚凌云这么精明的人是怎么被楚原迷惑的?

    不过这份大功,肯定要落在他的头上。

    第二天,楚原再次回了家。

    这次他察觉到有人跟踪自己。

    他没有声张,组长会帮他调查谁跟踪的他。

    此时的楚凌云正带着冯永和冉五,远远的跟在楚原的身后,他们三个都做了伪装,没人能认出他们。

    很快,他们找到了跟踪楚原的人,并且查到了他们的监视点。

    楚凌云远远的看到路达康进了监视点,眼中闪过道寒光。

    果然是他。

    路达康自己找死。

    上次没让他去天津,救了他一命,结果该来的始终会来,路达康自己寻死,怪不得别人。

    “把他之前的行踪,全部给我查清楚。”

    楚凌云吩咐冯永和冉五,两人今非昔比,早已不是之前的苦力。

    他们做过特工训练,又在巡捕房多年,知道怎么查案。

    “是。”

    两人一起领命,楚凌云则回了家里,考虑怎么处置路达康。

    明面上弄他已经不行了,抓到他后,他肯定会反咬楚原,楚原不怕他咬,但被人指认为红党,对楚原来说多少有点不利。

    至少会给人家留下这么个印象。

    明的不行那就暗的,不过路达康总归是他督查室的人,若是被人暗中害死,楚凌云不得不查。

    这就需要一个合适的理由,再找个替死鬼。

    楚凌云没想过给他制造意外。

    他不够资格。

    意外不是那么容易去做,而且他在美国做过一次,有些聪明人能够猜到是他干的,他和路达康的矛盾没那么深,费劲心急弄死他,反而是个破绽。

    就算不会留下任何证据,但只要有可能出现纰漏,楚凌云都不会去做。

    他有更合适的办法。

    楚原回家就是为了吸引监视他的人,好让组长查到人。

    “是他。”

    第二天,楚原刚到办公室,楚凌云就对他说道,今天来到办公室,楚凌云自己也检查了遍。

    路达康胆子很大,他敢私下调查楚原,未必不敢在自己这安装窃听器,该小心的必须要小心。

    “果然是他。”

    楚原一怔,随即露出愤怒,路达康胆子不小,他可是路达康的上司。

    他是副主任,路达康之前不过是科长,妥妥的上级。

    “他找了两个人监视你,我已经让人去查是谁了,很快就会有结果。”

    这件事不能用督查室的人,更不能用保密局,必须楚凌云自己来做,冯永和冉五最合适。

    除了他们外,其实还有个人合适,王胜。

    王胜之前在重庆是警察局长,抗战胜利后,楚凌云帮他调回了南京,如今是南京警察局局长。

    他有机会晋升副厅长,被楚凌云按了下来。

    副厅长级别是高,但实权反而不如局长。

    就算升到厅长,也没有局长更合适,楚凌云一直没让他升职。

    路达康身份不一般,这次不能用王胜。

    “组长,您打算怎么做?”

    楚原主动问道,这次是他的事,路达康既然查了他,就不能继续留着。

    但想要杀他不是那么容易,暗杀最简单,可他是督查室的人,他死后组长必须严查,以组长的能力,要是查不出他的死因,反而不好。

    “别急,慢慢来,等消息。”

    之前楚凌云没想过弄死他,准备派他去西北,并没有做太多的准备。

    冯永和冉五的调查很快。

    路达康找的两个人是他的旧部,抗战时期就犯过错,被路达康保了下来。

    军统改编为保密局的时候,他们被裁撤。

    如今两人在非常清淡的单位,他们根本没去上班,挂个名,每个月去领薪水。

    那点薪水都养不活他们,全在外面干私活。

    这两个人现在每天就守在二厅外面,只要发现楚原出去便跟踪监视,不过到楚凌云那边的时候,他们没敢在门口设置监视点,而是在路口。

    楚原去上班的时候,他们重新会在后面跟上。

    “老板,我们查到了个情况,前不久他和保密局档案科的刘科长见过面,我没敢去问刘科长,不过见过面后不久他便开车出过城,我一路打听,最后发现他找的是严老七。”

    路达康是借车出的城,冯永很容易便查了出来。

    “我让冉五控制住了严老七,已经问了出来,路达康找严老七问的是十一年前的一桩旧事,当时您查案的时候,打断了三个人的腿,严老七是其中之一,他们是党务调查处的外线。”

    冯永这么一说,楚凌云便明白路达康去查什么了。

    看来他的确是怀疑了楚原的身份,先是查了保密局的档案,又去找严老七核实。

    当时这三名外线确实说过查到了红党,但泄密的人并不是楚原,而是他,没想到路达康留意了这点,竟然去做了调查。

    “还有,路达康打听过谁会开锁。”

    冯永继续汇报,路达康找的小混混打听,他没用真名,而且做了伪装,以为能掩饰自己。

    但他的伪装太差劲,就是贴了个假胡子,带上帽子和眼镜。

    冯永拿着他的照片,经过引导,很快认出就是他。

    “打听到了吗?”

    “打听到了,他找的是个会开锁的小偷,我没找到那个小偷,在他打听到的第二天小偷便失踪了,我去了小偷家附近,问出路达康和小偷晚上一起吃过饭,点了不少菜,我在小偷家里没有发现任何线索。”

    冯永小声回道,路达康毕竟是特工,杀死小偷后,他特意回去一趟,把那些剩菜远远扔掉。

    这些剩菜肉类居多,现在的天放不了两天就会发臭,一般人家是不会这样浪费食物,留着的话容易引起别人的怀疑。

    路达康做事算是比较严谨。

    可惜他遇到的是楚凌云。

    “那个小偷什么来历?”

    楚凌云立刻问,冯永调查的非常详细:“没什么来历,家里兄弟姐妹多,自小吃了不少苦,南京沦陷的时候全家逃去了武汉,之后又逃往重庆,兄弟姐妹六个死了三个,现在就剩下他一个哥哥姐姐。”

    “他哥哥什么情况?”

    “老实本分的一个人,不赞同弟弟去偷东西,不过当初若不是去偷,他们可能全要饿死。”

    “把他哥哥的情况做个详细调查,另外还有那两个人的家庭情况,全部查清楚。”

    楚凌云吩咐道,进入楚原家中的就是路达康,但他开不了锁,找了个开锁的小偷,事后将小偷杀人灭口。

    这种事路达康干的出来。

    接下来根据冯永的调查结果,再做安排。

    楚原这边照旧,当做没有发现任何异常,每天在督查室工作,晚上大部分时间去楚凌云那,偶尔回家。

    路达康很有耐心,他一直盯着,如果楚原是红党,肯定会露出破绽。

    通信组这边他也经常去,为了掩饰,不仅仅通讯组,内务和后勤组他也会去,和他们混个脸熟。

    “老板,那个小偷的哥哥一直在找他弟弟,去了警察局和很多地方,还说他弟弟被人害死了。”

    两天后,冯永再次过来汇报,小偷的哥哥虽然不赞同弟弟的职业,但两人感情很深。

    “还有路达康的两个旧部,他们家的日子突然好了起来,买了新衣服,还买了肉。”

    路达康的旧部日子过好不意外,现在不管找谁做事,不给钱怎么可能。

    就算是旧部,一样要给他们好处,没人白出力气,更不用说是危险的活。

    “继续加大对小偷哥哥的调查,想办法找到小偷的尸体。”

    “是。”

    冯永领命,尸体并不好找,路达康杀了人,尸体肯定被他处理掉,而且是好几天前的事,现在连个车轱辘印都没了。

    不管多难,只要是老板安排下来的任务,冯永都会尽力去完成,绝不抱怨,更不会多问。

    这就是死士,心里只有老板。

    连续几天,冯永都在查小偷的尸体下落。

    老头子这些天心情变的极差,被他们包围在鲁西南的红党,竟然突围了出去。

    原本以为他们是北上不行便南渡,结果没想到,他们的目标正是南边,强渡黄河,又过了沙河,现在已经快到了汝河附近。

    此时老头子才大梦方醒,红党的目的就是南边,他们在反击。

    被包围的红党还能反击,老头子有多生气可想而知。

    陈木土成为了出气筒,被撤掉了总参谋长的职务,老头子亲自兼任,并且到一线督战,务必要把红党档在淮河以北。

    若是再让他们读过淮河,这些人便可以直插大别山,到时候武汉产生则要面临危险,甚至是南京。

    这一路就只剩下了长江。

    如果让红党占领武汉,他会变成天大的笑话,南京更不用说了,他就在南京。

    老头子亲自去督战,依然没能挡住,红党大军强行突破了他们的重重封锁,最终挺进了大别山。

    这支部队人数不少,威胁到武汉,迫使老头子不得不调兵遣将,先以保护武汉为主。

    北边针对老家的追捕,不得不松了下来。

    在家里,楚凌云和楚原小酌了几口,算是庆祝。

    “老板,找到那个小偷的尸体了,被路达康丢进了玄武湖,把脸砸烂了,不过他的哥哥通过一处胎记,勉强认出了他的身份,衣服也是他的。”

    冯永来向楚凌云汇报,小偷尸体找到了。

    “他哥哥什么反应?”

    “非常伤心,痛苦哀嚎,不断骂着凶手,说要为弟弟报仇。”

    冯永对小偷的家庭调查很深,小偷没有成家,他知道自己过着的是朝不保夕的日子,没敢随便祸害人。

    但他却养活了哥哥和姐姐,并且让姐姐嫁了个好人家。

    他干的事是脏,但对家人是真的好。

    “他哥哥身体怎么样?”

    “挺强壮的,是个苦力。”

    冯永回道,楚凌云点头没有说话,路达康必须死,小偷的哥哥可以利用一下。

    “让他哥哥知道小偷最后晚上是和路达康一起吃的饭,让他记住路达康的样子。”

    楚凌云吩咐道,冯永低头,马上去做这件事。

    冯永会伪装,做不到楚凌云那样装谁像谁,但做个大概却是可以,他伪装成为路达康的模样,故意来到他们吃饭的酒馆。

    路达康就来过一次,又是那么多天前,店里的掌柜的不可能记得那么清楚,不过肯定能认出来他。

    毕竟小偷是这边的老主顾,和他吃过饭后便消失了,现在发现被人害死,他肯定会记住。

    果然,掌柜的一直在偷瞄冯永。

    冯永吃了点东西,随即离开。

    掌柜的立刻出去,把这件事告诉了小偷的哥哥。

    小偷虽然被抓过几次,但他和街坊的关系不错,掌柜的大概率会去说,这个时代的人还是比较淳朴。

    就算他不去说,冉五会帮衬,有办法让他去告状。

    “他长的什么样?”

    小偷哥哥急急问道,掌柜的则有点为难,他又没有照相机,只能靠描述。

    “王掌柜,谢谢您,如果他下次再去,您一定告诉我。”

    小偷哥哥很感激,最后和弟弟在一起的人,极有可能就是杀人凶手,掌柜的说了,那天他们点了很多菜,中间小偷还说这次发财多谢他。

    结果财没有,把命丢了。

    小偷哥哥没想那么多,他亏欠弟弟,不是弟弟他早就饿死了,弟弟被人害死,他必须帮弟弟报仇。

    “放心,一定。”

    王掌柜应道,小偷哥哥离开,他就住在自己弟弟的家中,等着消息。

    弟弟的尸体被鱼啃的不成样子,若不是那块胎记还能看到一点,只怕他都认不出这是他的弟弟。

    哥哥以泪洗面,这个凶手不管是谁,必须要死。

    万事俱备,只欠东风。

    小偷哥哥有给弟弟报仇的心,这是好事,他杀死路达康,自己肯定跑不掉,不过楚凌云不会真让他死,到时候找个替死鬼,把他送出去。

    就算郑厅长知道楚凌云也不怕,更不用说郑厅长不会知道,也不可能知道。

    三天后,冯永趁着路达康监视楚原的时候,再次来到饭店。

    冯永注意到,店里的伙计悄悄出去了。

    计算好时间,冯永起身结账离开。

    他刚出门,伙计便带着小偷哥哥来了,小偷的哥哥怀里还揣着一把杀猪刀。

    “人呢?”

    “刚走。”

    小偷哥哥顾不得多问,立刻追了出去,远远的便看到了冯永。

    冯永怎么可能让他真的伤到自己,注意到有人追自己,马上跑了出去,故意吊着小偷的哥哥,最后来到监视点附近消失。

    小偷哥哥没能找到人,愤怒不已。

    接下来两天,他每天在这边转悠,希望能找到那个杀死弟弟的凶手,冯永逃跑的时候,故意让他看清楚了自己的样子。

    至于他想找到冯永,根本没有那个样子。

    换了个样子,冯永站在他面前也认不出来,冯永确实这么干过。

    路达康的两名旧部一直监视点,每天盯着,如果楚原上班,他们就在二厅外面等着。

    如果楚原下班回家,路达康则会单独来到监视点,和他们一起监视。

    今天楚原便回了家。

    半个小时后,路达康开车过来,把车停在隐蔽的地方,朝着监视点而去。

    小偷哥哥在远处,顶着路达康样子,穿着相同衣服的冯永,故意从他面前经过。

    看到了仇家,小偷哥哥眼睛发红,马上追了过来,冯永一路小跑,在靠近路达康的时候消失不见,冉五接应他到了里面,冯永快速卸妆,冉五则盯着外面。

    小偷哥哥已经注意到了路达康,路达康则莫名其妙的看向这个满脸愤怒的人。

    感谢tkkkk的2000起点币打赏,感谢牧师是我、东临沂水1986各100起点币打赏,5000月票加更,月票到6000还会有加更。

新书推荐: 上青云 (HP)管理员今天辞职了吗 山河志异 昭*******传 末日成途 她多少有点离谱 反派今天考试过关了吗 上*******云 青溪几度 成为我老师的那一天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