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青葫剑仙 > 第2030章 孙钱李的邀请

第2030章 孙钱李的邀请

    第2030章 孙钱李的邀请

    “原来是前辈!”

    梁言看向这个突然出现的巨型男子,并不感到意外。

    这人也和他有过一面之缘了,却是当年参加轩辕斗宝时,遇见的尸道圣人未闻香!

    尸道亦可成圣,普通修士炼尸为金银铜铁,再往上是不化骨和千年游,只有修成“千年游”,才能超脱生死,永恒不灭。

    未闻香也看到了梁言,向他微微点头,并没有多说什么。

    “放心吧,‘散财十二煞’已经准备妥当,只等道友一声号令了。”那钟姓圣人回答道。

    三笑子也笑道:“老酒鬼办事你放心,向来是第一靠谱!‘醉里乾坤’就在东南,须臾便可发动!”

    “好!”

    未闻香满意地点了点头,又道:“我已在下方布置了‘尸神印’,随时都可以发动,现在只等丑时一到,便可集我三人之力,打通‘幽冥结界’。”

    “还有一刻钟。”无念淡淡道。

    几位圣人似乎早就有所约定,此时不用多言,各自盘膝而坐,静等丑时到来。

    梁言却是疑惑不解,看向了身旁的无念。

    “前辈,现在还有时间,可否为晚辈解惑?”

    “问吧。”无念轻声道。

    “此处是什么地方?我师尊就是被关押在这里吗?”

    “此山名为‘幽都山’,下方有一层幽冥结界,穿过结界,便是大名鼎鼎的酆都城!”

    “酆都城?七山十二城之一的‘酆都城’?!”

    “不错!”无念点了点头。

    “难道酆都城也和罗天山一样,是由葬天帝一手创建的?”梁言脸色惊讶道。

    “那倒不是,酆都城城主在数万年前就已经不知所踪,后来葬天帝法力大成,攻陷了此处,城内的大部分修士都投靠了天宫城,只有少部分人不愿意归附,叛城离开了。”

    梁言听后,心中了然,缓缓道:“所以,曾经的‘酆都城’,变成了现在的‘鬼狱’?”

    “正是如此。”无念点头道:“葬天帝把酆都城打造成监牢,利用此地独特的‘死气’来关押俘虏,就连圣人也被囚禁在这里。”

    “也包括我师尊?”

    “是的。”

    “那我们现在是准备打破结界,然后杀进鬼狱吗?”梁言急切问道。

    无念却是微微一笑:“不准确的说,是你一个人杀进鬼狱”

    “我?”梁言愣了一下,“鬼狱之中,难道没有圣人坐镇?”

    “当然有!”

    无念淡淡道:“酆都城关押了大批修士,其中还包括万兽、神霄、天魔三山的山主,葬天帝肯定得派重兵把守!据我调查,天宫四圣中的西方魂圣君和北方妖圣君都坐镇于此。”

    “两大圣人坐镇!”梁言双眼微眯:“前辈,不是我畏惧不前,只是在圣人面前,我这点道行微不足道,进去也是白白牺牲”

    “放心!”

    无念淡淡道:“肯定不会让你直面圣人,等会破开幽冥结界,我和未闻香道友会全力攻城,将魂、妖二圣引出,届时你便可潜入鬼狱,见机行事!”

    话音刚落,不远处的未闻香也开口道:“幽冥结界是酆都城的阵法枢纽,一旦结界被破,里面的禁制威力也会大打折扣。以你的实力,相信足够应对。”

    “两位前辈还真是看得起我!”

    梁言笑了笑,念头一转,又问道:“我们不是有四位圣人吗?”

    “三笑子和钟离道友并非南极仙洲之人,他们不会直接出手,能够帮忙破解结界,已经是天大的人情了。”

    “非南极仙洲之人就不能出手么?”梁言脸色疑惑。

    无念这次没有回答,只是轻轻叹了口气。

    便在此时,未闻香又开口道:“小子,如果我们还有别的选择,就不会把你带到这里来。这个任务只有你能胜任,因为普通人无法进入酆都城,但你不一样,你是活死人,不受酆都死气的影响,能够下到鬼狱的最底层。”

    “原来如此”

    梁言现在是明白了,为何要他来执行这个任务。

    虽然酆都城危险重重,但只要想到怒僧也被关押在内,他就不会推辞。

    梁言没有半点犹豫,脸色肃然道:“两位前辈放心,只要能救出师尊,任它是龙潭虎穴我也要闯一闯!”

    “好!”

    未闻香点了点头,眼中露出赞许之色。

    “圣人之下,你的心机和实力都属一流,但这次要面对的是整个酆都城,里面有鬼修上万,其中不乏实力高强之辈,就算你剑法了得,也万万不可硬来!”

    说到这里,目光一转,看向了不远处的钟离。

    “钟道友,听闻你手中还有一颗‘敕水丹’?不知可否割爱?”

    “怎么?”

    钟离眉头一挑,似笑非笑道:“主意打到我身上来了?你好歹也是商会会长,应该知道天下没有免费的东西吧?”

    “这个当然,都是交易嘛。”

    未闻香轻笑一声,嘴唇微动,改为传音交流。

    两人不知道说了什么,片刻之后,就见钟离笑容满面,从袖中取出一个白玉小瓶。

    “小子,你走大运了,接着!”

    说完,那白玉小瓶腾空而起,转眼就到了梁言的面前。

    梁言伸手接过玉瓶,看了两位圣人一眼。

    他不是傻子,当然知道两人已经在暗中做了交易,未闻香肯定是允诺了什么报酬,钟离才会把“敕水丹”送给自己。

    “这丹药到底有什么神奇?”

    梁言打开瓶塞,一股浓郁的药香扑鼻而来,无端生出一种错觉,仿佛自己也是陆清河那样的修士,一念之间便可操控万千真水!

    只听未闻香悠悠道:“‘敕水丹’可以帮你在短时间内操控洛水,虽然不能利用洛水施展什么玄妙法术,但可以一股脑地倾泻出来,也算是一大杀器!”

    “嗯?”

    梁言的眼中露出一丝惊讶之色。

    他有些奇怪,未闻香如何知道洛神瓶在自己手中?

    但念头一转,马上就想通了前因后果这洛神瓶是令狐柏设局让自己得到的,肯定也是布局中的一环,大概率是为劫狱做准备,所以未闻香知道也不奇怪。

    “明白了。”

    梁言眼中的惊讶之色一闪即逝,拱手道:“多谢前辈赠丹。”

    未闻香摇了摇头:“不用谢我,记住,‘敕水丹’吞入腹中只能持续一刻钟,所以要在关键时刻使用!”

    “好!”

    梁言把瓶塞塞上,又将小瓶收入了袖中。

    经过无念和未闻香的解答之后,他已经对这次行动有了大致的了解。

    眼前虽然有四位圣人,但三笑子和钟离并不会参与营救,只是出手帮他们打破酆都城外围的结界,至于未闻香和无念,他们要对付的是镇守“鬼狱”的魂、妖二圣。

    也就是说,自己要孤身一人潜入酆都城!

    这是一件极具风险的事情,就算梁言现在的实力已经匹敌亚圣,但酆都城中有多少高手?又有多少机关陷阱、阵法禁制?这些都不得而知

    以一人之力对抗一城,简直是闻所未闻!

    不过,梁言的眼中没有半点退缩之意,他有无数个不去鬼狱的理由,却有一个必须要去的理由。

    “师父,我来了!”

    梁言在心中默念了一声,眼神无比坚定。

    便在此时,孙钱李走了过来,对他拱手道:“梁兄,恕我直言,你这次的任务十分艰巨,孤身入鬼狱,生还的概率恐怕还不到一成”

    “我知道。”梁言点了点头,脸色古井不波。

    孙钱李叹了口气:“我们也算是缘分不浅,从炼气期就相识,之前也曾多次合作孙某不忍心看你身死道消,倒是有件宝物可以赠你,危急时刻能够用它来脱困。”

    梁言听后,并没有询问是什么宝物,反而露出似笑非笑之色。

    “孙道友,你刚才说的是‘可以赠送’,说明想要得到这件宝物,就必须得付出点什么。”

    “呵呵,梁兄果然聪明,我是商会之人,任何事情都可以作为交易的筹码。”

    孙钱李说到这里,微微一笑:“只要你答应我,随我一同离开南极仙洲,我不仅把宝物送你,还会在这里等你出来。”

    “离开南极仙洲?”

    梁言眉头微皱,疑惑道:“如今整个南极仙洲都在葬天帝的法阵笼罩之下,你如何出去?”

    孙钱李笑道:“葬天帝虽然法力通天,但终究还未成祖,南极仙洲之外,有人可以接我出去,所以只问你一句:愿不愿意和我同行?”

    梁言听后,心中有些惊疑,下意识地看向无念和未闻香,却见二圣都在原地打坐,看上去不想理会。

    孙钱李又道:“如今南极仙洲气运已乱,天道无情,亿万生灵都要化作齑粉,与其卷入这场腥风血雨,不如随我同行,离开这是非之地。”

    梁言没有马上回答,沉吟了片刻,缓缓道:“孙道友,你为什么要带我走。”

    孙钱李笑道:“我是个商人,看出了你的潜质,所以愿意在你身上下注,希望你能加入我的商会,助我一臂之力。”

    “听起来很动人”

    梁言脸色平静,悠悠道:“趋利避害,是人之天性,修士尤其如此!大道之争素来残酷,每个人都要面对各种各样的选择,一步踏错,任你千百年的苦修,也统统化为泡影”

    “正是如此!”

    孙钱李连连点头:“梁兄看得通透,所谓君子不立危墙之下,如今的南极仙洲已经乱成了一锅粥,最好的选择就是随我离开这里。”

    梁言却笑了起来:“孙道友,如果是两年前的我应该会和你离开,但现在的我”

    说到这里,他的眼神忽然有些飘忽,脑海中又浮现出那个风华绝代的背影。

    一袭白袍,纤尘不染!

    渐渐的,目光重新凝聚,脸上笑容依旧。

    “抱歉,孙道友的好意,我是无福消受了。”

    孙钱李得到他否定的答复,心中惊讶,面露不解之色:“梁兄,葬天帝在南极仙洲布局多年,马上就要发动大阵了,你留在南极仙洲根本改变不了什么,只会断送自己的性命!你看计来,他就愿意和我离开这里,难道你的向道之心还不如他坚定?”

    梁言听后,收起了脸上的笑容,悠悠道:“孙兄,我曾经也以为自己的向道之心无比坚定,但近来常思,向道之心的‘道’究竟是什么?是那虚无缥缈的大道,还是自己心中的道?”

    孙钱李被他问得一愣,竟是无法回答。

    梁言沉默了片刻,忽的展颜一笑:“孙兄,每个人对‘道’的看法都不一样。我辛苦修炼,是为了做自己想做的事情,不用被别人逼迫,如果千百年的修行只换来蝇营狗苟,那我要这一身修为有何用?”

    孙钱李皱眉道:“等你修为高了,当然可以随自己心意行事,但在这之前,有些事情不得不避。”

    梁言却是摇了摇头,笑道:“修行无止境,圣人之上还有天道,终究不能随心所欲。而且有些事情可以避,有些事情却不能,如果我今天随你离开了南极仙洲,那就如了天道所愿,终究还是浑浑噩噩,即使修为再高,也与那行尸走肉没有区别!”

    这番话说出来,梁言忽然觉得心中畅快了许多。

    孙钱李还想再说什么,身后的钟离却开口道:“不用再劝了,你们两个都没错,但他是个剑修,和你不一样。”

    “钟长老”孙钱李脸色疑惑,回头看了他一眼。

    钟离笑道:“你追寻的是‘天道’之大道,剑修追寻的是‘自身’之大道,南辕北辙,谁也说服不了谁。这小子的确是个可塑之才,不过与我们无缘,还是不要强求了。”

    听了钟离的一番话,孙钱李终于放弃了劝说。

    他又看了一眼梁言,叹气道:“既然如此,梁兄保重!”

    梁言向他拱了拱手:“孙兄也保重!天道并非不可逆,令狐城主能以七尺之躯逆九天之命定,说明一切都还有转机。倘若有缘,或许我们还会在其它地方相遇。”

    “或许吧。”孙钱李随口应了一声。

    便在这时,之前一直凝神入定的未闻香睁开了双眼。

    “丑时已至,诸位道友,动手吧!”

新书推荐: [崩铁]老金,爆点金币 停机问题 见天光 窥视星辰[先婚后爱] 一见钟情的我们 有渔 天命之女成神录 大人请入寨 重逢恋人 茶馆老板只想躺平撸毛茸茸(星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