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青葫剑仙 > 第2059章 困局

第2059章 困局

    第2059章 困局

    梁言凭借“玉竹吟”剑法连消带打,挡住了忘川水所化的鱼群,此时距离孟婆不过百丈。

    星光剑气已经围住了对手,把孟婆的所有退路尽数封死,只要梁言全力出剑,孟婆不死也要重伤!

    可就在这个时候,身后一道黑光打来,却不是要救孟婆,而是直取他的命门!

    “不好”

    梁言心念电转,终究还是收回了一半的法力,催动紫雷天音剑向后一斩。

    铮!

    半空中传来剑鸣之声,雷霆剑气奔腾浩荡,将那道诡异的黑光斩成了齑粉!

    虽然防住了身后的偷袭,但他用来斩杀孟婆的一剑也因此威力大减。

    星光剑气洋洋洒洒,落在孟婆头顶,被她以鬼道秘术卸去大半,紧接着身形一转,好似蝴蝶翻飞,从那漫天剑气之中穿梭出来。

    不过,虽然躲开了致命的一剑,但孟婆的身上还是有几处被剑气割伤,手腕、腰身、大腿都留有剑伤,以至于真灵的光芒减弱了不少。

    顾不得身上的伤势,孟婆的遁光一催再催,很快就飞到了百里开外。

    而在同一方向,五个强大的气息迎面而来,身后还跟着十万鬼兵,气势威严!

    “多谢阎君出手相救!”

    孟婆按住遁光,脸色恭敬,向一名身材高大的男子弯腰行礼。

    来人正是秦广王!

    “生死簿”被他祭在头顶,刚才的黑光就是从书中发出,若非这件玄妙法宝,梁言也不可能失手。

    “孟婆,你做得很好,帮我拦住了贼人。”秦广王微微点头,面露嘉许之色。

    孟婆听后微微一笑,来到秦广王身旁,与他并肩而立。

    此时此刻,鬼狱中最强大的力量都集中到了这里。

    五大阎君、孟婆,还有那十万鬼兵!如此大的阵势,就算是丹阳生来了恐怕都不好脱身

    秦广王看向梁言,冷笑一声,悠悠道:“不得不说,你的想法很不错,可惜本座早有提防。实话告诉你吧,本座刚才已经下令斩杀第十七层的囚犯,你要救的那些化劫修士早已经灰飞烟灭,所以你的计划注定失败!”

    梁言听后,瞳孔骤然一缩。

    关押在第十七层的囚犯是他现在最大的筹码,只要能把那些化劫老祖释放出来,再加上自己的神通手段,就足以和鬼狱对抗。

    可如果那些被关押的囚犯都已经死了,仅凭自己一人,实在是独木难支!

    心念电转之间,梁言的脸色越发凝重,但他的心境并没有太大变化,因为现在还不能确定秦广王所言到底是真是假。

    现在的当务之急,还是摆脱鬼狱大军的围剿,尽快下到第十七层去。

    “呵呵。”

    梁言按剑而立,冷笑了一声:“秦广王,你又何必虚张声势,反而显得自己心虚!”

    秦广王听后,双眼微眯,笑道:“以你现在的处境,我还有必要虚张声势吗?”

    梁言大笑道:“怎么?秦广王难道不是怕了?鬼狱十八层,我从第一层杀到了第十六层,而你们鬼狱最强的十殿阎君更是有五人成了我的剑下亡魂!如今,我又救出了七百名通玄真君,可谓兵锋正盛!区区鼠辈怎敢挡我去路?”

    他在声音中用上了神通,犹如滚滚雷霆,响彻四方。

    那十万鬼兵听了,都不由自主地后退一步,有的鬼兵惊慌失措,竟然打乱了阵型。

    “还想干扰我军军心?呵呵,雕虫小技罢了!”

    楚江王轻笑一声,手托鬼塔,连续打出数道法诀。

    那鬼塔在他掌心中转个不停,放出大片灰色雾气,随风飘动,须臾间就扩散了数百里。

    十万鬼兵原本是躁动不安,但被这片灰雾笼罩,心境渐渐平和下来,眼中的惊恐之色也迅速消失。

    楚江王脸色淡然,悠悠道:“梁言,虽然你闯过了前面十五层,却不代表你可以在我的黑绳狱为所欲为。之前一路顺利,是因为你还没有遇到我和大哥!如今被四面包围,看你这跳梁小丑还有何话说?”

    梁言听后笑而不语,神识却早已放出,暗中观察对方阵型中的破绽。

    秦广王、楚江王、阎罗王、宋帝王、都市王,再加上孟婆这六人都是渡二灾以上的高手,其中还有两个亚圣,实力比玄心殿成员只强不弱,的确是棘手!

    以自己现在的实力,最多只能和这两位亚圣中的一人交手,如果是单打独斗的话,祭出“轮回领域”还有七成把握可以斩杀对手。

    可现在要面对这么多人,且不说有暴露天机珠的风险,就算施展“轮回领域”,也不可能挡得住五大阎君、十万鬼兵以及孟婆的围攻。

    “不行正面迎敌的话没有胜算,还是要去第十七层看个究竟,我不相信那些化劫境修士这么容易就死了。”

    梁言想到这里,双眼微眯,暗中向那七百名通玄真君传音道:“请诸位结‘三才九绝阵’,随我杀向远处的鬼山,只要能进入第十七层,我们就还有一线生机!”

    “愿随恩公血战!”

    这一刻,所有人都出奇的团结,因为他们明白自己只有这一条生路,就算战死,也好过那种生不如死的日子。

    “哼,垂死挣扎罢了!”

    秦广王冷笑一声,大袖一挥。

    阎罗王、宋帝王得了他的命令,分别率领五万鬼兵从左右两侧包围过去。

    至于秦广王、楚江王、都市王以及孟婆,都把目标锁定在梁言身上。

    四人不着痕迹地分散开来,一人守住一个方位,把梁言的气机牢牢锁死,不给他一丝可乘之机。

    “给我杀!”

    随着秦广王一声令下,阎罗王、宋帝王各自带领五万鬼兵发起了冲锋。

    梁言脸色不变,在人群中排兵布阵,从容指挥七百名通玄真君对抗十万鬼兵。

    刹那间,鬼狱中爆发了数千年来规模最大的一场战斗。

    一方是镇守这里的酆都城修士,另一方是被拯救出来的囚犯,仇恨积累了不知多少年,终于在这一刻彻底爆发。

    各种各样的法术神通出现在两军的战场上,五行法术、鬼道秘术、体修、魂修各种手段层出不穷!

    “血仇要用血来还!”

    梁言麾下的修士都同仇敌忾,奋勇杀敌。

    虽然鬼兵没有肉身,也没有鲜血,但只要被他们抓住,立刻就会被撕得粉碎,死状惨不忍睹!

    s??????.???

    因为“三才九绝阵”的玄妙,十万鬼狱大军居然压不住七百通玄真君,交手仅片刻就被打得节节败退,死伤无数!

    宋帝王领军左翼,损失尤为惨重,眼看大军不敌,急忙把法诀一掐,祭出“浊秽净瓶”。

    大片浑浊污秽之气从瓶中蔓延而出,浩浩荡荡,犹如一片泥沼池,想要把冲锋在最前面的囚犯吸入其中。

    与此同时,阎罗王手持“幽都斩灵剑”,亲自披挂上阵,把剑光一挥,瞬间就斩杀了十数名囚犯。

    “哼,酆都城的阎君,也就这点本事了!”

    梁言冷笑一声,手中法诀一掐,紫雷天音剑和定光剑一左一右,分别斩向宋帝王和阎罗王。

    两人不敢怠慢,急忙将本命法宝收回,都把自身法力催动到极致,来斗梁言的飞剑。

    短短片刻,双方交手了十数个回合。

    梁言以阵御敌,一边指挥大军厮杀,一边压制两位阎君,同时还要提防不远处虎视眈眈的秦广王、楚江王,恨不能一心百用!

    交手到三十个回合的时候,秦广王双眼微眯,狞笑了一声:“有破绽!”

    话音未落,他便双手掐诀,头顶“生死簿”放出大量黑光,穿梭虚空,居然变成一个个巨大的眼球出现在梁言身旁。

    “嗯?”

    梁言察觉出不对,刚想变换位置,却感觉周围出现了无形的桎梏,死死锁住了自己的身体。

    “这是什么法术?”

    他心中一惊,环顾四周,只见那一个个眼球都紧盯着自己,诡异的力量从瞳孔中蔓延而出,无视空间距离,仿佛无形的枷锁直接套在了自己身上!

    “这小子中了我的‘生死牢”,动手!”

    秦广王大笑一声,大步踏出。

    这一步就跨越了空间,直接来到梁言面前,头顶“生死簿”黑光绽放,化为万千利剑,同时刺向对手。

    眼看形势危急,梁言立刻催动九转金丹,佛门金光透体而出,仿佛成了一个金人。

    “给我破!”

    随着金刚神力澎湃而出,环绕在梁言周围的眼球陆续爆裂,仅仅只是一眨眼的功夫,百来个眼球就只剩下三十个不到。

    “剑来!”

    梁言大袖一挥,凌天剑出现在身前,随后划出一道霜白剑光,把所有黑光都笼罩了进去。

    秦广王的法术全都被冻结在原地,而那寒冰剑气还不停留,如琼雪般飞扬,想要把他也冰封进去。

    “哼!”

    秦广王更不多话,右手握拳,猛地轰出一拳。

    澎湃鬼气缠绕在他的拳头上,把靠近自身的寒冰剑气都震得粉碎,强大的煞气弥漫而出,仿佛一只无形的大手想要扣住梁言。

    梁言心念电转,急忙把身一侧,让过对手的拳锋,同时高高跃起。

    可还不等他飞出十里,头顶忽然出现一团阴云。

    只听闷响如雷,一座百丈高塔从天而降,却是楚江王的“黑绳鬼塔”!无穷鬼气从塔身弥漫而出,演化为各种各样的恶鬼,想要吞噬他的血肉和元神。

    梁言早有预料,把身一转,蜉蝣剑劈出,正中塔身,发出“轰隆隆”的巨响!

    那万千恶鬼都被这一剑兜住,顺着剑气冲上高空,在惨叫声中化为了虚无

    鬼塔悬停在半空之中,一时降不下来,但塔后却是人影一闪,楚江王如鬼魅般出现,双掌齐出,朝梁言劈头盖脸就是一顿猛攻。

    梁言也是反应迅速,见招拆招,从容不迫。

    双方剑来掌往,以快打快,瞬间交手十余招,正是难解难分之际,身后虚空忽然撕裂!

    却是孟婆现身,将竹篮丢出,上百条灵鱼浩浩荡荡,都奔梁言身后冲了过去。

    因为忌惮“忘川水”的诡异,梁言不得不防,他一边抵挡楚江王的猛攻,一边施展《无光剑经》,以黑暗剑气不断吞噬身后的灵鱼。

    可如此一来就露出了破绽!

    秦广王、都市王觑得机会,一个将“生死簿”催动到极致,一个将“业火葫芦”猛拍,业火缠住了梁言,黑光则凝如利剑,洞穿了他的护体灵光。

    噗!

    只听一声闷响,梁言的左肩被黑光穿透,因为受到“生死无常”的影响,鲜血顿时喷涌而出!

    一股钻心的疼痛很快就传遍了全身

    如果是寻常人,这会早就惨叫起来,但梁言却是一声不吭,用法力封住了自己的伤口,同时猛催“剑婴”。

    强大的剑意从他体内爆发,“无光剑经”、“玉竹吟”、“寂灭剑诀”都被他施展到了极致!

    秦广王、楚江王各自眉头一皱,并没尽全力攻杀,而是将一半法力用来防御。

    因为他们都觉得梁言的实力与自己在伯仲之间,如果是单打独斗或许胜负难料,但如今两人联手,再加上孟婆和都市王,对方根本毫无胜算。

    既然对手已经被逼入绝境,那就没有必要与他拼命了,所以在这一刻不约而同地选择了防守。

    砰!

    随着一声巨响,三种截然不同的剑意猛然爆发,形成了一股剑气风暴,把秦广王、楚江王、都市王以及孟婆都震退了数十里。

    梁言借着这股反震之力,向后退开数里,随后指挥七百名通玄真君,一边抵挡鬼兵的围攻,一边向远处那座隐藏了传送法阵的鬼山靠近。

    “想走?那可由不得你!”

    秦广王冷笑一声,与楚江王、都市王、孟婆再度围攻上来,根本不给他一丝喘息的机会。

    眼看形势危急,梁言的脸色也变得无比凝重。

    其实他一直在寻找合适的机会施展“轮回领域”,希望能够出其不意地斩杀一人。可这四人配合默契,而且每次交手都留有余地,并不是全力进攻,这样就很难露出破绽。

    斗法到了现在,梁言始终没有找到合适的时机。

    正是忧心忡忡之际,身后忽然传来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

    这一声巨响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就连正在交手的秦广王、楚江王也是微微一惊,不约而同地放出神识,朝声音的来源处看去。

    只见是那座隐藏了传送法阵的鬼山,一道霞光从山腹内部冲天而起!

    ()

新书推荐: 黑莲花少年身陷修罗场 校草请不要打扰我学习! 成年代文作精后把反派攻略了 赏金岚 昭昭暮星野 奸臣她委身陛下后 此心安处是吾乡 最后一朵玫瑰 都市秘闻 强嫁死对头后逆风翻盘!(重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