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大司乐 > 虚空月轮

虚空月轮

    “始欲识郎时,两心望如一。理丝入残机,何悟不成匹。谁能思不歌?谁能饥不食?日冥当户倚,惆怅底不忆? ”——《子夜歌》

    阿秋见褚元一询问,便如实回答自己此刻是舞部之伎,因半个月后的中秋宫宴需呈献前代子夜之歌,《白纻》之舞,故来栖梧宫寻找前朝舞蹈相关的记录。她思及褚元一亦是前朝旧人,忍不住便问道:“姑姑可曾见过那《白纻》舞的姿态?”

    孰料褚元一圆睁着独目听她说完,神情便似大不豫,不悦地道:“那靡靡之舞,恢复它做什么!”又不耐烦地道:“你就没有别的地方可以去得吗?非要和那班狐狸精搅合在一起!你是何等的身份——”

    一言至此又截住话头,脸上大见悻悻之色。

    阿球未曾听过朝堂议论,自然不知道除了前朝旧臣之外,为何这深宫之中的姑姑亦对这白纻舞颇多微词。且如今舞部的那些少女们,是无论如何也和“狐狸精”三个字挨不上边的。

    但她知褚元一断然没有兴趣也不会去理会舞部如今情形,只是陪笑道:“历来不怕官,只怕管,阿秋现时受着人管,不得不设法筹谋。姑姑可能容我一进栖梧宫,翻阅其中所有卷册记录?”

    褚元一自顾自走到一侧,皱着眉头道:“你要看,那自然由得你。这宫里又有什么是你阿秋看不得的。”

    她自坐在大门旁边的废石之上,昂首望着天空,便不再理阿秋,竟似一心一意沉浸在了自己的心事里。

    阿秋暗道了声“得罪”,心知褚元一多半受过什么刺激,为人行事与正常人不同。便将带来的玫瑰酒与食篮送到褚元一面前,道:“姑姑且用些吧,阿秋进去看看便回。”便起身往里而行。

    那褚元一并不拦阻,就似替她把门的一般,只守住在栖梧宫门口,看着天上月亮发呆。

    顾逸见阿秋进去了,身形一动,亦想跟进去看个究竟。

    钟离无妍却是一侧身,将他堪堪拦住,笑道:“栖梧禁地,少师还请止步。”

    顾逸以眼神指向阿秋消失于大门中的背影,意思很清楚:她进得,我为何进不得?

    钟离无妍笑道:“少师方才也听见元一世妹的话了。这宫里理当没有阿秋姑娘去不得的地方。至于少师,虽然权倾天下,于礼法上毕竟还是有个君臣之别的。”

    顾逸无法,片刻后道:“为保护她,也不可以?”

    钟离无妍笑道:“以阿秋姑娘那身武功,栖梧废宫中又无别人,何用你保护?”

    顾逸道:“栖梧宫久被封禁,且先前那人对于此地痛恨之极,不知道会否像造皇陵一般,对这里施加禁术秘术又或者机关之类。”

    钟离无妍吟吟的笑容终于消失,冷然道:“看来无论老身说什么,少师今日都是进定了?”

    她的一双紫罗绫袖微摆,已在凝聚劲气杀意,眼神亦变得极其锋锐。

    顾逸心中微叹。他若在这里与钟离无妍动上手,少不得惊动褚元一。到时二人联手以二敌一,他虽然不怕,但是这场动静是小不了了。

    虽然如此,他仍然道:“进定了。”同时反手将玉衡掣出腰间,提势待备。

    谁料钟离无妍凝神打量他半晌,手上提聚的“天煞紫罗”真气,片刻后竟消失殆尽。

    她双手一摊,笑吟吟地道:“那老身就不打扰少师了,少师请。”

    顾逸才知方才钟离无妍是故意要看自己发急,只觉啼笑皆非,将玉衡插回腰间,飞身而起,向着远处的栖梧宫掠落而去。

    他的身形融在夜色之中了无痕迹,竟连坐在门口一侧抬头望天的褚元一也似毫无知觉一般。

    阿秋自踏足栖梧宫主殿的那一刻,便顿时怔住了。

    这里与其说是宫室,不如说是藏书阁,四壁卷轶浩繁,书架林立,至少万卷以上琳琅满目的书册束之高阁,不过而今已经落满灰尘,有种时光封存其间的感觉。

    除了书册之外,便是各色笔墨纸砚、古玩珍品,皆一一陈列于架上。阿秋随手拿起一幅图册,对着月光看去,却是前朝名家的《溪山饮马图》,寥寥几笔,尽得秋日淡远明净之意。

    师尊的松雪堂中,名画法帖也甚多,故阿秋亦不以为意,将画放回,又拿起架上一件镇纸细观。

    她原先只觉得此物大如雀卵,小巧可爱。掸去浮尘于月光下一照,竟是一件玛瑙卧犬,晶莹剔透,宝光浑厚,刀法朴拙,也不知道是哪一朝哪一代的古物。

    金银珠玉不难搜罗,只要有钱便可立致,而古物极难罗致,因离开了那个时代,再不是要多少便可生产多少的了。

    由此观来,这栖梧废宫从前的主人,不但从前尊贵无比,即便她此刻已经不在,先后继位的君王,乃至于当时攻入宫中的叛军都对她极为尊重。不但禁闭此地,连这里上万件书画珍玩都是毫发无动。

    阿秋在殿中徐步而行,绕观书架。

    才绕过几座高至穹顶的如山木架,阿秋忽然心生感应,倏然停身止步。

    她感应到此刻殿中,除了她之外,还有一个“人”的存在!

    身为兰陵首席刺者,阿秋对于身外一切事物的异常,感应都远远敏锐过常人。而此刻,她心中更是充满古怪的感觉。

    这座大殿里虽然满是藏书和古玩,书架林立,但这些都是死物,且因多年无人翻阅打扫,便如四壁萧瑟的荒山古庙一般,四下风声簌然,月光洞穿入壁,别有种荒芜凄凉之感。

    她自己是一个活人,有心跳、有呼吸,有体温。在没有刻意收敛和压抑的时候,她缓缓行步游走于这座大殿,就如同一尾游动的鱼儿掀动着一潭沉寂已久的死水,波分浪动,生气搅动着其间的寂静,分外明显。

    但大殿里的这个“人”,却是在她来之前,就已经安静地存在着了,仿佛已经在此存在了上百年千年。这个“人”的气息完美的与这座废宫结合为一体,毫不违和,天衣无缝。

    这个“人”没有呼吸,没有心跳,也没有体温。

    这也是阿秋一进殿没有发现的原因。

    兰陵刺者都是胆大心细的,首席阿秋更是如此,如非与鬼神觑面相逢,她是不会惊慌失态的。上次见到鬼伎而慌张,那是因为荒寒水廊之上,鬼伎与她几乎是对面而行。

    师父教过她,无论遇见何事,当先镇定,未经亲眼所见,不必自乱阵脚。

    因此,即便是凭空发现殿中多了一个“人”,阿秋也强令自己镇静下来,缓缓顺着那个“人”传来的波动方向走去。

    月光如轻纱,朦胧地覆盖在室内。阿秋落足时非常小心,不使惊动蝙蝠野鼠。她所行过的地面,连落于灰尘的足迹都只是隐微可见的一点。

    待得她转过一排书架,一道铺天盖地,自穹窿浮顶垂落的轻纱如烟如瀑,就这么泻落在眼前,挡住了她的视线。

    奇怪的是,这里所有的家具什物,都蒙上了灰尘,带着浓厚的被岁月掩埋的痕迹。但唯独这道隔绝了内殿与外殿的轻纱,洁白柔软一如新制,松松泻落地面如月光,半点没有陈腐发黄的痕迹。

    若阿秋如顾逸一般听赵灵应解说过吴地绡纱,便会识出,这垂帘所用正是白纻舞所用的白色生丝,天然便有防腐、防尘、去虫,经久不坏的特性。

    而阿秋亦可清晰地感应得到,那个“人”就隐于帘后,默默不语。

    仿佛已在此地安静地守候了数十载光阴。

    阿秋素来胆大,伸出素手掀开轻纱之时,也不由得屏住了呼吸,仿佛生怕惊扰到了轻纱后的某种事物。

    曳天泻地的轻纱被拨开之后,一幅美绝人寰、超凡脱俗的景象,凭空展现在阿秋眼前。

    月色下,一名素服广袖的女子振袖而舞,其身姿轻盈飘逸,如千年前的庄周所梦的那只蝴蝶,而她自臂间缠裹、指尖缠绕,身后斜逸而出的,于空中徐徐飘拂的白纻轻纱,更为她平添了一重仙气和姿彩。

    她的神情凝静若渺渺,若往若还,转眄流精,其神凝,有若虚空月轮。

    只一瞥之间,阿秋便觉得神为之夺,仿佛进入了另一个虚幻的天地。

    画中的女子,一手提襟,一手按掌,如步于虚空上,步步生莲,宝带徐徐拂动。

    阿秋情不自禁地,亦对着画像比划出同样姿势。

    女子的姿势再变,双掌错分扬起,如远鸿杳杳,起落孤飞,神情亦是娴静安详垂帘而视,于动中别有极静之意,宝带随身姿翻卷,如祥云托月,飞流曳于虚空。

    阿秋照着样式再比划一式。她的神情亦是收视返听,极静中有变化生动之趣。

    女子姿势变为拈花手姿,垂目双手徐徐而出,独立若鹤。

    阿秋亦是神情波澜不惊,依样再比划出“晾翅”舞姿。

    不知为何,她总觉得,看不清那画中女子的颜容。明明能感觉到对方是极美的,面容之上却似蒙着一层轻纱薄雾,无法辨认。

新书推荐: 我们终将死于太阳 千金辞 朕的后位又被爱卿婉拒了 夏季的柠檬味 白昼如歌 和亲亲怪竹马同居后 温余之下 隋刃 重生后前夫火葬场了 天灾囤货求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