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0章 百界

    第410章 百界

    “居然敢称我为天堂山的正义走狗,深渊753层的污秽木乃伊领主,我记住你了!”

    看着在世界树的镇压之下,逐渐崩溃解体的深渊之门,帝瑞尔眯着眼睛,盯着身形逐渐消散于破碎的深渊之门后的木乃伊领主。

    虽然得到深渊意志认可的深渊大领主,想要将之斩杀,异常麻烦,但也不是弄不死。

    最简单的方法,就是打碎它所统治的深渊层面,然后它就像是一位失去神国的神灵一样,自然就任人宰割。

    深渊大领主本来就是劣化版的神灵,没有神格,没有神职,也没有信徒,唯有在征服了整个深渊层面,得到深渊意志承认后,获得与神国相近的特质,可以无限复活。

    不过,这也只是理论上的,一位恶魔大领主,如果陨落的次数太多了,还是会被深渊意志抛弃掉,或者是被其它恶魔取代。

    这也是一种干掉恶魔领主的方式,扶植另一头恶魔取代它,深渊领主的重生能力,在它被另一头恶魔给干掉后,不会有任何用处。

    深渊意志不会眷顾弱小与失败者,可谓是相当现实的玩意儿。

    “帝瑞尔陛下,我们再次拯救了世界!”

    一位长着威武獒犬脑袋的天使拍打翅膀,落到帝瑞尔的神前,他的手中持有一柄巨剑,身上绽放柔和的光芒。

    这是一位来自天堂山的獒首亚空神族统领,他与他率领的同族就是天堂山承诺给帝瑞尔的支援之一,听从帝瑞尔的号令。

    “所以,你们该启程,前往下一处世界了,现在可不是休息的时候。”

    帝瑞尔瞥了一眼这位亚空神族,得益于他与天堂山走得太近的缘故,所以现在他有新的称号,开始在诸界之中流传,例如天堂山的正义之刃。

    但这是与天堂山处于同一阵营对他私下中的称呼,与天堂山敌对的阵营,比如深渊,地狱,又或者是某一些关系并不是很好的中立阵营,则是在私底下,称他为天堂山的走狗。

    因为帝瑞尔所干的某种事情,在某些方面到,真的像是走狗该干的事情,天堂山给予他需要进行定点打击拯救的世界坐标,他立刻就派遣军团,进行拯救。

    可问题是,他与天堂山是处于合作共赢的关系,天堂山只是为他提供所需要的世界坐标以及支援,而除此之外,天堂山对他并没有任何指挥权力。

    一切行动都由帝瑞尔自行判定,所有的战争都由帝瑞尔决定是否发动,即便是无力拯救世界,选择撤退,天堂山也不可能因此而指责帝瑞尔,当然,目前为止,还没有发生这种事情。

    具体的关系如何,稍有了解的都清楚,但架不住那些心怀恶意,甚至是敌对的势力以此污蔑,恶心帝瑞尔。

    帝瑞尔自然也没有心宽体大到可以完全不在意的地步,他所能够做的就是将一切敢在他面前唧唧歪歪的家伙,轰杀成渣。

    “这,我与我的部下需要修整一段时间!”

    听到帝瑞尔提出的要求,亚空神族顿时一愣,那颗毛茸茸的獒首脑袋上,顿时露出了为难之色。

    “休整?可以,你们现在就返回天堂山修整,然后再给我调换一支军队过来。”

    帝瑞尔的语气充满了冷酷,没有半点体谅支援部队的意思,

    “就在你与我说话的时候,就有无辜的生命,因为恶魔的入侵而丢失宝贵的性命,你们每休息一段时间都会有无数的生灵,因此而丧生,因此,在我的麾下,没有休息。”

    站在道德制高点上的帝瑞尔,发言可谓是颐气指使,哪怕是身上都笼罩在圣光之中,脑袋后面还有一道神性光环的亚空神族,在帝瑞尔面前都是自惭形秽,哑口无言,都不知该如何辩驳。

    因为他说的并没有错,但问题是就算他们号称亚空神族,长时间的征战也是需要休息的,就算是金刚石魔像,也会因为长时间的运转而崩溃,更何况他们的身体硬度还没有达到金刚石那种夸张的程度。

    “我现在就去整军。”

    毛茸茸的大脸上本来还带着几分胜利喜悦的亚空神族,此刻神情也变得冷漠起来,他无法拒绝这位龙王的命令,甚至都没有理由去对抗。

    但遵从这样的命令,无疑是将他那些精神意志已经是相当疲惫的同族兄弟,推向死亡的深渊。

    “我说的还不够清楚吗?你们回天堂山修整,然后给我换一支精神意志饱满的军团过来,一支疲惫之军,怎么打仗?”

    帝瑞尔冷哼一声,他倒也不是不近人情,不给援助军队活路,但支援过来的军团,想要休整就回去休息,然后给他换能打的过来,在他麾下,所有军团都得随时随地出战。

    “是。”

    亚空神族一脸憋屈的离去了,但帝瑞尔对这群长翅膀的狗头天使完全不在意,因为这些家伙并不是很符合他的审美观。

    在他们离去之后,帝瑞尔享受战争胜利之后的收获,世界树将这处位面并联到世界树的体系之中,根须深深地刺入到世界的源力之海内,与之相融合在一起。

    在世界的轰鸣震荡声中,帝瑞尔那本就已然是如巍峨连绵山脉般起伏的身躯再一步开始成长。

    “进攻深渊!”

    巍峨的龙躯长度已经突破三千米,已经尽量不在物质界层面活动的帝瑞尔,开始思考金属龙神给他的最初提议,派遣军团征服深渊,撕裂深渊的层面,借助世界树的力量,吞噬深渊成长。

    可这样做的后果,帝瑞尔再清楚不过了,因为早就有存在示范过了,巴托地狱之主,阿斯摩蒂尔斯。

    这位强大的存在最初也是诞生于深渊之中,但他摒弃了深渊与生俱来的混乱天性,并且从深渊之中撕裂了一部分层面,随后创建了以秩序为主导的巴托地狱。

    这一行为顿时导致了持续了亿万年之久的血战,无穷无尽的魔鬼与恶魔在血战之中厮杀,丧失生命。

    以此就能够看出,深渊意志对于自身被撕裂的这一行径是绝对无法容忍的,只要撕裂深渊,就会面临无穷无尽的恶魔攻击。

    当然这其实也并不是什么可怕的事情,因为恶魔的混乱天性在他们向敌人发起进攻之前,将会有八到九成左右的恶魔相互厮杀,陷入到内耗中,大概最多也就只有一成的力量,才能够向正确的敌人发起攻击。

    ??????????.??????

    正是因此,所占据的层面以及数量远远小于深渊的巴托地狱能够在无穷无尽的恶魔进攻之下撑下来,并且不断的发展壮大至今。

    可地狱能够撑得下,不代表其它人也能够撑得下,挡不住无穷无尽的恶魔进攻,就不要做切割深渊的美梦。

    “只要开始,就不能停下。”

    帝瑞尔依旧在思考,世界树若是能够效仿地狱一样,顶住血战级别的恶魔军团进攻,那么成长度竟然会再度飙升,达到尤为可怕的境地。

    而他也籍此,或许也会成为造物主般的存在,到那时候,恐怕就没有谁会在背地里暗戳戳的说他是什么天堂山的正义打手,而是会说天堂山是他的附庸,仆从国。

    只要足够强大,其地位的转变也不过是在一夕之间。

    弱肉强食,这最根本的法则,不论放在哪里,都是不变的。

    “再等一等吧,不能急。”

    帝瑞尔依旧觉得自己如今的积蓄不够,或许他该去找那头老魔鬼,掂量一下自己的力量。

    不仅如此,他还可以效仿一下那一位老魔鬼,以世界树的力量,再敕封几位神主,达到足以匹敌神灵或者是史诗的水准。

    不然总是他自己亲自下场,未免也太没有格调了。

    敕封的人选顺序,那自然是不用多言,首选自然是自己的血亲与嫡子,然后才轮到自己的伴侣以及眷属。

    “终究还是阔绰起来了,也不用斤斤计较,扣扣搜搜地过日子了,”

    与天堂山合作百年后的帝瑞尔,清点如今世界树所扎根的世界,小型位面数量已经破百,而中型位面也有了七座之多。

    虽然与大世界完全没得比,但帝瑞尔如今所能够支配的源力之多,即便是强大神力都会眼红。

    “安格列斯!”

    阔绰后的帝瑞尔首先想起来了自己的好大儿,那位忠心耿耿的圣血天使,在长达数百年的征战岁月中,这位圣血天使已经用他自身的能力以及行为,证明了他的忠诚与品行。

    毫不夸张的说,如果不是帝瑞尔已然是永生不朽的存在,那么他所建立起来的帝国,其最合适的继承人就是这位安格列斯。

    至于帝瑞尔真正的两位子嗣,欧西里斯与克洛诺斯,他们虽然也随着战争成长起来了,但是跟安格列斯相比,还是有所差距。

    最重要的是对于龙类而言,他们还是未成年的个体,在行为处事上稍显幼稚,可以处理一些小世界的事物,但是并不足以担当大任。

    “父亲!”

    背后的六翼伸展的圣血天使跪在地上,他额头上的龙角已经隐隐形成了一顶冠冕,强大的神性光辉,在他的背后形成了一道金色圆轮。

    这是一位在各方面都已经达到了极致的传奇生物,名副其实的登神者,他身上所缠绕的信仰之力之浓厚,可以说是仅次于帝瑞尔的存在了。

    只需要他的念头一动,他就能够点燃神火,高举神座,成就不朽的神灵,但他一直都在压制。

    “看来你并不愿意成为一位主宰审判的神灵?”

    看着眼前这位忠心耿耿,但同时也是极具野心的子嗣,帝瑞尔的目光之中不免充满玩味。

    以他与天堂山众神的关系,只需要说一声,他这位子嗣都可以占据一些有希望能够晋升至强大神力的神职。

    不过即便是如此,这位子嗣也没有想要封神的意思,他努力的规避信仰之力对他的影响,甚至每隔一段时间,都会将自己身上悄然增长的神性割裂一部分。

    “我只求能够一直追随父亲的步伐!”

    单膝跪倒在地上的圣血天使恭敬回答道。

    除却封神之外,另一位通往永生不朽道路的钥匙,就在这一位至高永恒的神木龙王身上,唯有得到他的允许与认可,才有机会走上这条道路。

    这是世界树之下,所有的传奇都知道的事实。

    “以你的功绩,仅仅只是一滴源力,都不足以嘉奖。”

    帝瑞尔的目光微微垂下,凝视这位不是亲生子嗣,却胜似亲生子嗣的存在,

    “所以,我给伱选择的机会。”

    “请父神示下。”

    “我会给你三份源力,至此之后,你也不必再称为父亲,你可以选择自己的道路,彻底获得自由,我也不会再约束要求你做什么。”

    “父神,我有什么令您感到不满吗?我可以弥补!”

    安格列斯当机道。

    “不要惊慌,先听我说完。”

    帝瑞尔看了一眼这位子嗣,数百年的时光岁月可以证明他的忠诚,但最初的懵懂与单纯早就已经不复存在了。

    眼前跪倒在他面前的是一位心灵意志达到世俗巅峰,思想极度复杂的半神级生物,

    “第二种选择,那么就是我给你一滴源力,但作为补偿,你将获得一部分世界树的权柄,至此后,你将是世界树的光明之主,裁决之神。”

    “我选第二种道路。”

    就是在帝瑞尔话音落下的那一刹那,安格列斯便做出了选择。

    一顿饱跟顿顿饱,这一点差别待遇他还是分得清楚的,离开了世界树,上哪去寻找比这更方便快捷的源力获取途径?

    “那么,你可以继续称呼我为父亲,我也会将你视作子嗣。”

    帝瑞尔向安格列斯探出龙爪,随后向他展示其中所蕴含的一滴源力,那是一颗蕴含世间所有的色彩,但似乎又只有一片漆黑的液滴。

    身为半神的安格列斯,仅仅只是看到源力的第一眼,就被夺走了所有的注意力,近乎丧失心智。

    “这就是源力?”

    “你现在还可以反悔,你还可以获得更多。”

    ()

新书推荐: [崩铁]老金,爆点金币 停机问题 见天光 窥视星辰[先婚后爱] 一见钟情的我们 有渔 天命之女成神录 大人请入寨 重逢恋人 茶馆老板只想躺平撸毛茸茸(星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