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失的他

    当然这些都是后话了。

    高中的课业压力很大,心里哪怕有一万个情绪也承受不住试卷的挤压,变得毫无份量。姜璃倒觉得还好,她总是能稳住班级前三的位置,在每一场考试中都显得游刃有余,只是她会刻意让自己忙碌起来,才能将琐碎的烦心事短暂抛于脑后。

    说起来自从校门口一别,已经很久没有见过尹惜澈了。姜璃在文科班,尹惜澈在理科班,一个在三楼,一个在五楼,如果没有刻意的见面,偌大的学校还是挺难见上一面的。一转眼就临近期中考试了,姜璃让奶奶一早备好午饭,这样就不用挤食堂,省下来很多时间。姜璃不算天资聪颖的孩子,但对于考试绝对踏实用心。就算周六日也不松懈,拜托住宿的好闺蜜晓茵早早起床去图书馆抢位置。

    时间在这样紧张忙碌的节奏中一点一点流逝,如同盛夏的蝉鸣,无论抓的多紧,都无法牢牢握在掌心。

    晓茵却好像在这场无声的硝烟中显得格外游离。

    咚!

    图书馆里,姜璃的笔帽在晓茵的头上清脆一击,她才不知名的思绪里回过神来。

    姜璃蹙着眉头说:“你是来学习还是来发呆的?”

    晓茵好像自动屏蔽掉了这句话的信息,自顾自的说:“问你一个问题,你觉得杨家辉帅不帅?”

    姜璃甩给她一个大白眼,“别人都在准备考试,就你在这儿犯花痴?回头我就给林叔叔告发你!”

    林晓茵:“我只是问你他长得帅不帅,又没有早恋,你要是把杨抖搂出去,我就把你暗恋尹惜澈的事也给说了,who怕who!”

    “喂,你们两个,要吵架出去吵。”隔壁桌的学生传来厌弃的眼神。

    于是两小只灰溜溜的退出现场,决定把战场转移到校门口新开的奶茶店。

    由于还不到饭点,人不是很多,林晓茵一眼就望见了坐在角落刷题的杨家辉。

    “喂!杨家辉。”林晓茵很热情的同他打招呼,一副很熟络的样子。

    杨家辉是她们班的班长,也是体委,经常与同学们打交道,只不过姜璃很少观察别人,只对面前这个相处了半年的班长有一个“个子很高,戴着眼镜”的印象。由于晓茵的关注,姜璃便趁机仔细观察了下面前这个男生的面相。剑眉星目,鼻梁高挺,五官条件很优越,微分碎盖在他脸上衬托的恰到好处,宽大的校服规矩的套在他高高瘦瘦的体型上更凸显出一身少年气,像是TVB电视剧里走出来的标致男演员,也难怪林晓茵这个花痴女会心动。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姜璃感觉杨家辉在看到林晓茵的那一秒眼睛亮了一下,不过下一秒便隐匿在了厚重的镜片后面,让人看不透思绪。

    “你们怎么也来了,这个点儿不是应该待在图书馆吗?”杨家辉说着,便把隔壁桌的椅子板凳扯了过去,示意二人坐下。

    “看看你不行啊,怎么整天跟个书呆子似的,都进奶茶店了还看书学习,学的进去嘛。”晓茵一边说一边把桌子上唯一的奶茶移到自己的餐位,看来是要“大快朵颐”了。

    “我又不像你,每次都能在图书馆抢到位置。”杨家辉也不顺着晓茵的心意,在晓茵准备插吸管的空档又把奶茶移了回去。

    晓茵肉眼可见的委屈、生气、不悦,眼眶里好像真有水气在打转转。

    “不是哎呦你又来,好了好了,我给你再点一杯不就好了,干嘛喝我剩下的。”还好杨家辉及时举手投降,仿佛正中晓茵下怀,一边美滋滋的喝面前这一杯,一边等待新点的奶茶过来。

    这二人的一唱一和快赶上打情骂俏了,姜璃感觉自己的存在多少有点多余,便萌生了移除电灯泡的打算。刚想借口离开,却听见晓茵问了杨这样一句——“你最近有见过尹惜澈吗?”

    没想到,杨家辉是认识尹惜澈的人。

    杨家辉:“我姑姑上次去他家讨债,不知道还清没有,我也有段时间没见过了。”

    林晓茵:“那你知道他平时都呆在哪些地方吗?”

    杨家辉:“他妹妹在我家楼下的辅导机构上补习班,有一次是尹惜澈来接被我撞见了,我不确定今天他还来不来。你问这个干嘛?”

    林晓茵:“这家伙欠我钱。”

    奶茶刚好做好,不过来不及在店里喝了,林晓茵拉着姜璃的手走向门外,补习班快要放学了。

    除了姜璃自己,林晓茵仿佛是这个世界上最懂她的人,就算姜璃闭口不提,晓茵也知道她每天把自己淹没在忙碌里的原因,有些问题不需要回答,看行动就是答案。

    而姜璃,每天上学都会有意无意的经过理科六班。

新书推荐: 穿越还需维持人设 愿卿如星,我如月 禁止悲伤 之死靡它 我靠祖传医术在异界苟命 魔王今天死了吗 快穿:童话HE之后,公主的黑化日常 醉青枫 历劫回来找个上神当老公 未央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