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见

    傅君的妈妈发短信要求和林子楠见面的时候,林子楠正在呼哧呼哧地大口吸着热辣辣的螺蛳粉。

    “林小姐,你好。我是傅君的母亲,请问你最近是否有时间,想约你见面,有事相商。”才扫了一眼这条陌生号码发来的短信,就让林子楠呛得直咳嗽,鼻涕眼泪都下来了。

    林子楠抓起手机,瞪大眼睛看着这短短两句话,似乎要把手机看个窟窿出来。脑子里千万个念头乱马奔腾似地碾过:“这位大佛又要找我干什么?我都已经斩断跟那帮人的所有联系了,她是怎么找到我的?傅君不是都已经结婚生娃了吗,这都多少年的陈芝麻烂谷子的事儿了,他妈妈怎么还揪着我不放呢?莫非这是傅君病危,见我是他最后的遗愿?”

    这个念头都出来了的时候,林子楠把脑子使劲晃了晃。“清醒一点啊,林子楠,想什么呢。奇了怪了,为什么陌生人的消息不能屏蔽。拒收陌生人的消息在哪设置?现在设还来得及吗?已经接收的消息对方那边会显示发送成功吗?稳住,稳住……”

    林子楠绝望地闭了闭眼。“还是想想怎么回复吧。”

    “您好,您是不是找错人了,这个号码的主人……”

    林子楠正在编辑着短信,又一条新的信息进来了。

    “林小姐,如果方便的话,周末在你们小区门口附近的咖啡厅如何。具体时间你来定。”

    林子楠手一抖,差点点击了发送。看完新短信,脑子差点震成空白。“小区?这意思是连我住哪都知道了?这尊大佛就不能放过我吗?她到底是怎么找到我的?苍天啊!怎么办啊?!不行的话,换个工作换个住所吧。”

    林子楠瞪着手机屏幕,一时间不知道自己该干什么才好。

    半晌,缓缓打下几个字。“好。周六九点半。”点击完发送,林子楠的脑袋还处于发懵的状态。直到对方回复了一个“好。到时见。”林子楠才回过神来。“天哪!我这是干了什么?造孽啊!”

    有多久没有想起过傅君了,恐怕真的很久很久了,久到自己都记不清这个人的长相了。记忆中似乎那些神态和表情还是鲜活的,却无论如何也拼凑不起具体的五官。如果说林子楠的整个青春无异于是在学习的茫茫苦海中奋力划动着一叶扁舟,那么傅君的出现简直等同于一次惊涛骇浪。差点把她那小破船给掀翻了,亏得她稳。

    虽然说,林子楠在学习上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天赋,高中时成绩也就一直保持在中上游,但这并不意味着她没把学习当回事。相反,她很早的时候就明白,人生在特定的时候是有着特定的使命的,比如高中的使命就是为了高考奋斗,因此,虽然她学习不算刻苦,但一直以来整体上也还算得去,可能拼一拼也能进个前几名,但奈何她懒,使命再重,也得给睡觉让位。

    林子楠的家住在老城区,小区是开放式的,周边有一个配套的商业街。自从省城的发展中心开始向西南迁移,老城区眼看着一步一步走向没落。她家楼下的商业街也从五花八门的商店,逐渐变成了餐饮店和酒吧。自从有了这个转变,大大降低了林子楠的生活质量,因为酒吧总是在夜里生意特别好,而她偏偏是一个睡眠浅而又嗜睡如命的人。

    那天晚上,楼底下的“夜不归”酒吧依然是音乐轰鸣。林子楠本来已经对这些声音有了一定的免疫力,正昏昏沉沉地处于将睡未睡的状态。突然一阵嘈杂的人声传来,其中夹杂着咒骂、叫喊。林子楠一下子给惊醒了,她烦躁无比地翻了个身。“你是不是有病?!““我看你才有病!”……林子楠简直要崩溃了,从头底下捞出枕头,将头盖住。“那就分手啊!”“分手就分手!”……“我看你今晚到底能怎么样!”……声音还是透过无数阻隔,将那些关键字眼一字不落地输入进了林子楠的耳朵。她在心里默默把这群只知道谈恋爱不知道为别人睡眠质量着想的人渣们问候了个遍。问候完觉得自己更火大了,转眼响起易怒使人衰老的至理名言,赶紧又默念起“不生气真经”:“别人生气我不气,气出病来无人理。人生本是一场梦,为了小事莫生气。”“唉,不是说人生本是一场梦吗,到我这,想做个梦怎么就这么难呢?!而且我又不是想做白日梦!”

    正当林子楠悲愤交加之际,楼下的吵闹声更加大了,看来剧情大有愈演愈烈之势。开始有酒瓶砸地的爆破声、人群斗殴的声音、男生的怒吼声和女孩子们的尖叫声。“出血了,出血了!”“别打了!”“快打120!”“快找人包扎一下!”各种声音像是执意要把林子楠的梦碾碎一般,连剧情都给她推得滴水不漏。林子楠怒火攻心,再加上缺觉,在神志不清的状态下,她迷迷瞪瞪怒气冲冲地就套上外套出了门。

    “你打电话给谁?你打电话准备干吗?我就问你打电话找谁来?!“

    “你这是干嘛,兄弟!你怎么样也不能动手打女人!”

    “你别拉着我!”

    “放手!”

    林子楠噔噔噔地下楼,再噔噔噔地冲到“夜不归”酒吧门口时,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副光景。一个女生在拉着另外一个女生,一个男生在拉着另外一个男生,中间还站着一个看似劝架的男生,旁边还三三两两地散落着几个人。都是一群年轻人,甚至开起来像是一群高中生。看着霓虹灯光在他们脸上明明灭灭,因为林子楠的突然出现,所有人的动作和话语一下子被打断了。所有人都疑惑地看着林子楠,看着大家像是被按了暂停键的样子,林子楠自己一时间没明白过来自己为什么会出现在这个陌生的场景中。

    突然回过神来的林子楠一下子丢失掉了来时的勇气,但又更加害怕被识破,只好壮着胆子冲那个站着中间的男生大吼:“吵什么吵?!不知道现在是睡觉时间的吗?!你们不睡别人也不用睡的吗?!分个手而已,用得着这样寻死觅活的吗?!”

    说完立马掉过头,装出来时气势汹汹的样子,脚噔噔噔地趁众人还在蒙圈的状态时赶紧溜走了。

    直到进了小区单元门,林子楠才长舒一口气,神智完全清醒了,暗道:“哎呦,林子楠你看看你,这都是干了些什么事儿?!这要他们是三中那帮混混,这以后你再被那帮人认出来,那麻烦你可就得吃不了兜着走了!!!”只听见商业街那边传来很大一声吼:“我是劝架的啊!”林子楠脑子嗡地一声,拉了个苦瓜脸,“我这都是干了些什么破事儿哦?!”

    第二天出门,林子楠特地穿了一件连帽卫衣,戴上帽子,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的。出小区门口的时候还小心地四处张望,并没有看到有谁在堵她。林子楠松了口气,觉得自己可能太小题大做了。“再说了,昨晚灯光那么暗,大概也看不清人的脸吧。”她自我安慰道。

    由于昨晚一闹,让林子楠后半夜都处在极度懊恼之中,后悔自己行事如此之冲动,导致一整晚都没睡好。林子楠昏昏沉沉地一边拖着沉重的步子,一边打着哈欠,慢腾腾地穿过高二年级楼层的走廊。一个穿校服的别班男生靠在栏杆上,冲她吹了声口哨。林子楠还处于梦游状态,并没有察觉到这名男生是冲自己吹口哨的。拐了个弯,进了教室,走了几步,发现自己的座位上坐着别人,然后四下一看,旁边的同学竟然一个也不认识。林子楠这才知道自己走错了教室。“又走错了啊。”她挠了挠头,打了声哈欠,转身出了教室。这一切都被刚才那个冲她吹口哨的男生看在眼里,林子楠走到门口时,恍若听见男生的嗤笑声。“有什么好笑的,又不是进错厕所了。”林子楠迷迷糊糊地心里暗暗念叨着,进了自己班级的教室。

    做完早操之后,林子楠感觉整个人精神好多了。正准备融入爬楼梯的大军之中,她突然感觉自己的卫衣帽子被人拽了一下。林子楠回头一看,是个不认识的同学,以为是他认错人了,也就没好意思开口吼人,转过头去准备再次挤入爬楼梯的队伍中去。然而,她卫衣的帽子再次被人拽了一下,这次,甚至那人都没松手。她转过头去,没好气地质问道:“你干嘛呢?你谁啊?”

    “哈。这就不认识我啦?”

    “你放手。我不认识你,你认错人了吧。”

    男生松开手,正对着林子楠。脸上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然后捏着嗓子怪声怪气地说:吵什么吵?!不知道现在是睡觉时间的吗?!你们不睡别人也不用睡的吗?!分个手而已,用得着这样寻死觅活的吗?!”

    林子楠脑袋嗡地一声炸开了。

新书推荐: 都想 [海贼王]容身之地 和狗卷的恋爱高专 火影Down The Rabbit-hole 迹部同学恨我是根木头 [HP]My Constellion 伪信徒狂想曲 一心退休却不小心卷了所有人 三个男主也火葬场吗 近卿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