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忆

    这清净一直持续到了下午放学。

    林子楠好不容易挨过了一天,今天一整天,她一到下课就担心教室门口突然出现傅君那尊大神的身影,这种日子太难熬了。她连课间小眯一顿的习惯都给吓没了。终于到放学了,解脱啊!

    林子楠正和孙佳琪、杨雨慧一起有说有笑地往学校大门口走去。经过宣传栏的时候,林子楠又看到傅君那张笑得阳光四溢的照片,心里小紧张了一下,连忙把目光转开了去。

    刚出大门,林子楠就看到傅君坐在自行车上,双脚支撑在地上,正冲她笑着。看到那张阳光四溢的脸本人,林子楠一瞬间都有点恍惚了。这该不是自己睡魔怔了吧?定睛一看,果然是傅君那尊大神。林子楠赶紧把目光转向地面上,心里默念:“不是找我的,不是找我的。”林子楠一边低头,一边默默把连帽卫衣的帽子戴起来。经过傅君时,她一直保持这副鸵鸟状。虽然他们之间隔着不大不小来来往往的人群,但林子楠依旧紧张得不行。

    傅君看她这副模样,心里又莫名其妙地开始有点生气了。他见她像是不认识他一样,甚至是害怕和他有什么瓜葛一样,心里竟升腾起要故意捉弄她的念头。

    傅君按响了车铃,蹬起车赶上了前方不远处的林子楠。他一边不紧不慢地踩着车,跟着林子楠,一边按铃。孙佳琪和杨雨慧听见响动,回头看到是傅君,有些吃惊。她俩四目相对,确认过眼神之后,一起推了推林子楠,将她推向傅君那边去。林子楠依然像是铁了心在地上找钱一样,目不斜视,只看地面。

    傅君见状,响亮地说了一声:“谢了啊!”孙佳琪和杨雨慧赶紧摇头摆手,立马跟林子楠说:“楠楠,我们还有点别的事,先走了。”说完俩人一起快步撤了。林子楠正喊着:“哎哎哎,等等我,我也一起去……”没料到傅君把车往她面前一横,说:“林子楠,我找你有事呢。上车。”

    林子楠一看,没办法了,只有硬着头皮说:“这位同学,你看咱也不认识,我不可能坐你的车的。”

    “不上车也行,那我俩边走边谈。”

    “我觉得我们没什么好谈的。”

    “那就是说我哥们儿那天挨一顿骂是白挨了?”

    “同学,我都说了,那天不是我。你在说什么我听不懂。”林子楠一边死不认账,一边暗自琢磨:“哥们儿,我了个去的,也就是说那天我吼的不是他了?!那他三番五次找我干嘛呀?莫不是给他哥们出气?”

    “啧啧啧。这重办卡了底气就是足啊。说谎都不用打草稿了。”

    “同学,真的不是我。你真的认错人了。”

    “嗯。你这么说,倒也有这个可能。毕竟当时我站得有点远,看来我得找我哥们儿来确认下。”

    林子楠一听此话,顿时心里铃声大作。“同……同学,咱……咱有话好好说。你就说你想怎么解决这事儿吧。你哥们儿在……在附近吗?”林子楠说完四下看了看,这一看不要紧,发现四周到处都是用眼神探听消息的吃瓜群众们。

    林子楠赶忙说:“走吧走吧,咱边走边说。这里人太多了。”

    傅君看着她这一系列的转变,心里笑得可欢了,暗暗觉得这丫头可真是有意思啊。

    林子楠说完,绕过自行车,加快步调前进。傅君赶紧跟了上去。

    知道过完十字路口,放学的人潮往各个不同的方向散开去了,林子楠才开始抬眼望向傅君。

    “是我吼的。你说吧,想要怎样。”在她说话的那一刹那,路灯突然齐刷刷地亮了起来。林子楠转过脸来,看着他。夜幕将至未至,稍许昏暗的光线下,林子楠的脸迎着路灯,眼眸里温润如水的暖橙色光泽显得格外明亮。一时间,傅君有些恍惚。

    “喂!”林子楠看傅君半晌没回话,又喊了句。

    傅君被她这一喊,回过神来,觉得有点尴尬,于是装模作样的咳嗽了一声。

    “想要怎样啊?我现在还没想好。”

    林子楠本来想着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一听这话,倒没底了。

    她急中生智,反将一军,说到:“同学,你这半夜去酒吧。你家里人知道吗?学校知道吗?”

    傅君本还有点尴尬,一听这话,乐了。

    “不知道的。他们都被蒙在鼓里呢。要不你去我家举报一下,然后再去学校举报一下?”

    林子楠一听,心凉了半截,暗想:“这傅君不是大神吗?学校把他捧得那叫一个捧在手里怕摔着含在嘴里怕化了,就这?就这?这还是全校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的榜样吗?”

    林子楠只好硬着头皮说:“你就不怕毁了你在全校师生心目中的光辉形象吗?”

    傅君哈哈一笑,说:“欸?我有什么光辉形象?我只是一个没人认识的无名小卒而已。”

    “撒谎。全校没人不认识你吧。”

    “所以说,你也认识我?”

    “当然。”林子楠脱口而出刚。话刚落音,她就察觉出不对劲起来。之前还一副装作不认识,左一个“同学”右一个“同学”地喊着,如今又说认识。林子楠懊悔不已,心底不知道暗暗把自己这张嘴给拍了多少下了。

    “那我叫什么?”

    “傅君。”林子楠老老实实地回答道。

    “嗯。这还差不多。走吧,上车。我送你回家。”

    “不用了。我们不熟。”

    “也对。那咱每天放学多聊聊。聊聊就熟了。”

    “我不是这个意思。”林子楠本来没有觉得自己嘴笨,不知道为什么一面对傅君,好像大脑就会自动短路,思绪成了一滩浆糊,说什么好像都不对。

    他们在一起的那段时间,林子楠总有这样的感觉。不知道是因为傅君真的很聪明,还是因为她笨,他总是三言两语就能画个坑,让林子楠往下跳。林子楠每次栽完坑,就会暗暗下决心下次多长个心眼,决不在同一条河上翻两次船。事实上,她也的确没有翻两次,她翻了无数次。

    傅君就这样莫名其妙地进入了她的生活之中,她曾以很多种方式去拒绝去抵抗,都无果,最后只好接受了这样一个事实。林子楠也因为傅君的关系,被推到了聚光灯下,导致那段日子给她的感觉特别的不真实。

    她总是处于一种想逃离的状态,但傅君却又给她带来了很多很多的快乐。那时候的他们可真开心啊,每天明明没有做什么特别的事情,也会傻乐到睡觉都会笑出声。虽然林子楠总想从他俩的关系中抽身出去,但心里还是不舍的。整段回忆又甜又酸,情感总是不停地在两个极端奔走,向过山车一样刺激。

    这也是林子楠如今不愿意回忆起那段往事的原因之一。当然,最主要的原因还是因为傅君的妈妈。

    后来他俩早恋的事情被傅君的妈妈知道了,她是如此急切地想要斩断他们的关系,于是也选择了最凌厉的方式。那段记忆真是惨不忍睹,足以淹没之前的一切甜蜜。

    林子楠将思绪从回忆里拉出来,摇了摇头,微不可察地叹了口气。“算了,不想了。不论这女人要干嘛,现在我也不是好欺负的了!她想干嘛我都不怕!”林子楠暗暗给自己打气。

    “大不了我就换个工作换个住所换个手机号换个城市。”“逃跑”永远都是林子楠的Plan B。但是,如今逃跑计划的成本很高,不到万不得已,则不用。

    “究竟是谁把我的信息泄露给傅君的妈妈了?高中那帮同学,除了雨慧,其他人都没有再联系过了。所以是雨慧吗?”虽然林子楠一万个不愿意相信自己唯一坚持联系到现在的死党,居然做出此等级别的背信弃义之事,但排除了所有的不可能之后,矛头只指向了杨雨慧一个人。只有这一个漏网之鱼!

    “雨慧。”林子楠给杨雨慧发了一条微信。正斟酌着该如何逼供出来,杨雨慧那边倒不打自招了。

    “对不住啊楠楠。我真是实在怕了那个老巫婆。自罚给你做一个月的周末爱心午餐。求放过!”

    林子楠一看,刚要生气,一看后面“爱心午餐”四个大字,气就消了一半。杨雨慧的厨艺实在了得,她做饭,那没爱心的时候都能与大厨一较高下,如果混入爱心和愧疚之情的话,那必定是人间美味的。

    “两个月。”林子楠翻了翻白眼,恶狠狠地敲下三个字。

    “成交!”杨雨慧那边急速就回了信息,像是生怕林子楠反悔似的。林子楠有点憋闷,心想:“为啥刚没说三个月呢?两个月是不是太便宜这家伙了?”

    “唉,还是想想怎么应付这周周末要见的这尊大佛吧……”

    林子楠找了一张纸和笔,打算将傅君妈妈可能说的话一一列出来,然后再将自己的回答一一写下来。两个模拟小人在她脑海里唇枪舌战了三百个回合之后,林子楠的纸上还是空白一片。没什么别的原因,就因为在模拟她自己的时候,那小人可比她本人硬气多了。实战的时候,她绝对是三个回合就要摇白旗的主儿。

    她胡乱在纸上画了几个圈圈。“怎么办啊怎么办……”

新书推荐: 我靠打印天灾成为末世万人迷boss 神君笔下cp注定he 星星与闪灯 你一直在啊 恋爱日记 前朝余孽逆袭女帝 古早虐文暗卫生存计 宁州月 重生后抱住战神将军大腿 殓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