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84 章

    查理斯托克作为莱克特的棋子在这场游戏中是不是心甘情愿,以斯帖不得知。

    以斯帖和麦考夫说起这件事的时候,她认为查理斯托克是一个突破口。

    她正在给利奥倒狗粮和牛奶,随后走去厨房倒了一杯水。

    “查理斯托克?那个病人?我记得茱莉亚调查过他。”麦考夫似乎在脑海中搜寻着这个名字。

    “对,就是他。这次谈话,他出乎意料的坦诚,直接提起了查理斯托克的名字。”以斯帖轻啜着杯中的水,眉头紧锁,“他这个人,我总是捉摸不透。”

    麦考夫微微一笑,为自己倒上一杯威士忌,“他对你来说,就像一本难以解读的书。只不过,这本书的内容可能并不那么引人入胜。”

    以斯帖闻言,放下水杯,望向麦考夫,“你今天似乎也有些心事?”

    “没有。”麦考夫否认,并不愿意多谈今天和威尔格雷厄姆的对话。

    他坐到了以斯帖身边,他钢蓝色的眼睛低垂着看着手中的酒:“莱克特和你说了什么?就查理斯托克?”

    “我以为你这次监听了我们的谈话。他说了法国时的一些事。说起了他曾经杀过的一个屠夫。还说了他的叔叔罗伯特。这是我第一次听他说起他的亲人。”以斯帖心情复杂,听到罗伯特的这个名字,“不过我们今天聊得最多的就是米莎莱克特。”

    麦考夫看出了以斯帖的复杂情绪,他轻声提醒道:“频繁提及他的应激源并不是明智之举,这样可能会刺激到他。”以斯帖轻轻靠在麦考夫的肩膀上,轻声回应:“我明白,但我总觉得,如果能与他面对面交谈,或许能了解他更多。”

    麦考夫微微皱眉,声音冷静而坚定:“这并不可行。”

    他的拒绝虽然平和,语气也冷淡,但却透露出一种不容置疑的坚定。

    以斯帖的手机振动了一下,她拿起来一看居然是斯托克的短信。

    麦考夫感觉肩膀的重量一轻,偏过头看着以斯帖坐直了身体看着手机:“怎么了?”

    “查理斯托克的短信。”以斯帖将手机举到他的面前,“他邀请我去看一场《春之祭》的舞台剧。”

    麦考夫看着手机屏幕上的文字,眉头一皱:“他倒是迫不及待。今天你才和莱克特通完电话呢。”

    “对方沉不住气,对我们来说不是好事吗?”以斯帖轻笑,她琥珀色的眼睛像是揉进了点点星光,“我知道分寸。查理斯托克还没露出马脚呢。还有莱克特……”

    以斯帖的心中突然涌起一股莫名的焦虑,脑海中浮现出了沃尔特的身影。麦考夫敏锐地捕捉到了她的情绪变化,他轻轻地将手搭在她的肩膀上,轻声问道:“怎么了?”

    “没什么,就是有点想沃尔特。”以斯帖对弟弟沃尔特的感情比家里的任何人都要深,包括威利。

    也许是因为她一直充当着沃尔特保护者的角色。

    以斯帖回想起之前和沃尔特的联系,虽然并不频繁,但每次交流都让她感到温暖和安心。如今身处异国他乡,她觉得一切都变了。

    “改天回去看看他。”

    麦考夫虽然不明白为何以斯帖会突然如此思念沃尔特,但他没有多问,只是默默地安慰着她。他知道,以斯帖和沃尔特之间的感情,是他们姐弟之间独有的默契和牵绊。

    以斯帖点头,今天和莱克特谈话的时候也想到了沃尔特。

    今日对话,看似一直是她在问,莱克特在答,但一直是莱克特主导着谈话走向,以斯帖好几次差点被他带偏。

    以斯帖轻啜完杯中的水,突然向麦考夫透露:“阿黛尔的演唱会要开始了,我这儿还有两张票。”

    演唱会?

    这两个字在麦考夫的脑海中划过一道陌生的轨迹。

    他向来对歌剧这种还算高雅的消遣敬而远之,觉得太过喧闹,更别提演唱会了。

    在他眼中,演唱会现场必然是人声鼎沸,他向来不喜欢这种嘈杂的环境。

    他也不喜欢人多的地方。

    不过,他目光转向以斯帖,发现她正专注地回复着短信,钢蓝色的眼眸闪烁着光芒。他突然有些心动。

    “什么时候?”他问道。

    以斯帖思绪从手机回复中抽离,回忆起那个日期:“十二号,晚上。有时间吗?”

    麦考夫计算了一下工作量发现如果紧赶慢赶一下还是能空出那晚的时间。

    “有时间。”

    以斯帖弯了弯眼睛,她回复了斯托克一个模棱两可的时间,决计并不那么爽快的答应他。

    另外,以斯帖又登上了了Sister和菲莉丝约了见面的时间。

    说真的,莫莉对杰克克劳福德绝无好感。

    因为克劳福德总是将威尔卷入各种案件之中,甚至于莱克特都是因为克劳福德的原因。

    虽然莫莉从不在孩子面前表现,可天性敏感的以斯帖总是能察觉到母亲的情绪。

    克劳福德是一个好人,但是他的本事对莱克特这样的罪犯来说有些不够看。

    他将威尔卷入莱克特的局中,却无法在一滩浑水中将威尔保全。

    菲莉丝似乎比她父亲要谨慎一些,也从不轻易相信别人。

    比起艾德勒,她更适合做盟友。

    只是上一辈的牵扯太深,以斯帖总是有些踌躇。

    不知道菲莉丝与她——谁能让谁泥足深陷。

    以斯帖沉浸在思绪中,手机铃声突兀响起。她本以为是斯托克的打来的电话,但屏幕上的名字却让她惊讶不已。

    她走到窗边,轻声接听,声音里满是疑惑。

    “真是稀奇!一向都是我给你打电话。”

    麦考夫一边喝着威士忌,一边看着她,从她秀美的嘴唇中读出她说的话也是一种消遣。

    “是的,毕竟你是需要祷告的人。”神父的话温温和和,他语气中带着几分忧愁,“事实上我…我想请你帮个忙。”

    “好,你说吧。”

    以斯帖爽快地说道,她看着窗外有些安静的街道,夜的寂静已经随着黑暗蔓延,路灯似乎只能驱散黑暗,却无法打破寂静。

    以斯帖的痛快并没有打消神父的疑虑,他依旧踌躇,语气中透着几分不安。

    “我和我的哥哥,杰拉德,我们关系并不好,也许就没联系了。最近联系不上他。你能不能……”

    帮忙找一找。

    “我知道了。这件事我请朋友帮忙。”

    以斯帖的病人不少,其中又不乏精英人士,不知不觉中这些病人无形之中形成了一张网。

    找个人的话确实没有问题。

    “谢谢。”神父似乎松了一口气。

    “不用客气。”以斯帖轻轻放下电话,重又坐回到麦考夫身边。麦考夫微微侧目,好奇地问:“谁的电话?”

    “神父的。”以斯帖淡淡回应,“他想让我帮个小忙。”

    麦考夫眉头微皱,似乎对神父的请求并不感兴趣,转而问道:“那《春之祭》的事呢?”

    “我还没答应呢。”以斯帖白了他一眼,“《春之祭》在月底才出演,还早呢。”

    “你是知道他不怀好意的。”麦考夫抬起眼眸,瞥见以斯帖平静的神情,心中却涌起一股莫名的烦躁。他清楚斯托克不怀好意,更清楚以斯帖对此心知肚明。

    以斯帖歪着头有些不解:“我们都知道他不怀好意。”

    她话说到一半,就见麦考夫别开的脸,她有些回过神,连忙表示:“你……别担心,如果不是莱克特,我对斯托克真是一点也不感兴趣。”

    麦考夫对于以斯帖的迟钝有些无奈,又因为如此轻易被她看穿他的心思的懊恼,对于她如此直接表达的安心,一时间百感交集,心情复杂。

    上一个能让他心情真的复杂的,还是他的弟弟的夏洛克。

    以斯帖见麦考夫,他凌厉逼人的脸庞一半隐藏在黑暗中晦涩不明,他半垂着眼眸让她看不清楚他如海般深邃的眼睛。

    正当她感到不知所措时,麦考夫突然抬手,轻轻摸了摸她的头,声音低沉而温柔:“你记得注意安全。”

    那一刻,以斯帖仿佛闻到了艾蒿、小豆蔻与安息香脂交织而成的独特香气。她忍不住动了动鼻子,向麦考夫靠近了一些:“你换了香水吗?是午夜绅士吗?”

    麦考夫眼里闪过一丝惊讶,顺势搂过以斯帖的腰,觉得她的腰身还是太过纤细,他挑眉:“你的鼻子还是出乎意料的灵敏。”

    以斯帖抿嘴笑,她皱了皱鼻子:“你早上喷的香水吗?现在几乎淡得闻不到了。不过我还挺喜欢这个味道的。”

    “我可从没见过你使用过香水。”麦考夫抚摸着她如同绸缎一般的头发,语气平淡而温和。

    “想象一下吧,亲爱的。我的鼻子敏感,香水从香水瓶中喷出的那一刻,无论多么美妙的香味,对我来说就是灾难。”以斯帖试过一次印象深刻,实在是不想经历。

    麦考夫猜到了这一点,所以他并没有在家里用香水,他其实也注意到了以斯帖身上味道,大概是沐浴后涂抹的精油,是淡淡佛手柑的味道。

    他突然很想尝尝佛手柑味道的糖。

新书推荐: 南北东西 水果奶茶暴富手册 醉梦人 北风如意 几点上线? 此路是我开 李花落羽 拂月山 [崩铁]老金,爆点金币 停机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