尴尬

    与杨逍的拉扯,让灭绝师太的内心陷入了一片心虚纷乱之中。她的眼神有些慌乱,不自觉地避开杨逍的目光,那素来坚定的神情此刻也染上了几分迷茫与纠结。她紧咬着嘴唇,双手微微颤抖着,似乎正竭力想要整理好这如乱麻般的心情。

    就在灭绝师太正不知该如何是好,大脑一片混沌的时候,展红绫如一阵疾风般忽然跑了过来。移花宫这边的风雪极大,凛冽的寒风裹挟着鹅毛般的雪花肆意飞舞。展红绫的身上落满了厚厚的积雪,她的头发也被雪花染白,仿佛一下子苍老了几分。她的脸庞被冻得通红,眼神中满是焦急与惊慌。

    展红绫大口喘着粗气,断断续续地说道:“方姐姐,铁心兰姐姐出事了。”她的声音带着哭腔,话语间还夹杂着牙齿打颤的声音。

    听到这话,灭绝师太的心头猛地一颤,刚才的纠结瞬间被抛到了九霄云外。她的眼睛瞬间瞪大,满是惊愕与担忧,迅速地将自己的手从杨逍那还紧握着的手里用力抽了出来。她的动作有些慌乱,甚至因为太过急切而差点摔倒。

    灭绝师太三步并作两步,匆匆跑到展红绫的面前,一把抓住展红绫的双臂,声音因为紧张而变得有些尖锐:“红绫妹妹,你说什么?铁心兰怎么会出事的?你快说清楚!”她的目光紧紧盯着展红绫,仿佛要从她的脸上看出事情的始末。

    展红绫看着灭绝师太,她的眼圈早已泛红,泪水在眼眶里打着转,似乎随时都会滚落下来。她的嘴唇微微颤抖着,声音也带着一丝哭腔:“我……我也不清楚。我刚刚路过心兰姐姐房间的时候,就闻到了一股浓重的血腥味。我当时心里就‘咯噔’一下,觉得不对劲,然后就看到门是虚掩着的。出于担心,我便小心翼翼地推开门去看看。结果……结果一推开门就看到心兰姐姐躺在地上,胸口上……胸口上插了一把刀。”说到这里,展红绫的声音已经有些哽咽,她的身体也因为恐惧和悲伤而微微颤抖着。

    她深吸了一口气,努力平复了一下情绪,继续说道:“我当时吓坏了,脑子一片空白。等我缓过神来,就赶紧四处找凶手,可是找了一圈,都没有找到。然后我就想到了老先生,赶忙去找他来给心兰姐姐治病。老先生看了之后说,心兰姐姐的情况很危急,需要有内力的人来注入内力才能救她,所以我就赶快来找方姐姐你了。”

    灭绝师太听着展红绫的叙述,脸色越发凝重,她的眉头紧紧皱起,形成了一个深深的“川”字。她的双手不自觉地握成了拳头,关节因为用力而泛白。

    灭绝师太微微颔首,语气坚定地说道:“走,快带我去看看铁心兰。”

    展红绫点点头,带着灭绝师太在风雪中疾行。一路上,灭绝师太的心情愈发沉重,她的脚步也越来越快,仿佛恨不得立刻飞到铁心兰的身边。

    终于来到了铁心兰的房间,一股浓烈的血腥味扑鼻而来。灭绝师太的心头一紧,只见铁心兰面色苍白地躺在地上,胸口的那把刀格外刺眼,鲜血已经染红了她的衣衫。

    灭绝师太快步走到铁心兰身边,蹲下身子,轻轻握住铁心兰的手,眼中满是疼惜:“心兰,你一定要撑住,我会救你的。”

    说罢,灭绝师太深吸一口气,缓缓运起内力,将手掌贴在铁心兰的后背上,小心翼翼地将内力注入她的体内。她的额头渐渐渗出了细密的汗珠,可她的眼神却始终坚定,没有丝毫的退缩。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灭绝师太的内力源源不断地输入铁心兰的体内。她的脸色也变得有些苍白,但她依然咬紧牙关,坚持着。

    展红绫在一旁焦急地看着,双手紧紧绞在一起,嘴里不停地念叨着:“心兰姐姐,你一定要好起来啊……”

    不知过了多久,灭绝师太终于缓缓收回了内力,她疲惫地坐在地上,大口喘着粗气。

    “方姐姐,心兰姐姐她怎么样了?”展红绫急切地问道。

    灭绝师太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有些虚弱地说道:“暂时稳住了她的伤势,但还需要进一步观察。红绫,你去打些热水来,帮心兰擦擦身子。”

    展红绫连忙应了一声,转身去打水。

    灭绝师太看着昏迷中的铁心兰,心中暗暗发誓,一定要找出凶手,为铁心兰报仇……

    杨逍静静地站在灭绝师太的身旁,犹如一尊守护的雕像,一动不动地守着她。他的目光始终紧紧地落在灭绝师太的身上,不曾有片刻的偏移。

    看到灭绝师太因为为铁心兰输送内力而变得如此疲惫,杨逍的心中涌起一阵难以言喻的心疼。他的眉头不自觉地微微皱起,那原本深邃而明亮的眼眸中此刻满是忧虑与疼惜。他的嘴唇轻轻动了动,似乎想要说些什么,可话到嘴边,却又像被什么无形的力量给阻拦住了,终究没有说出口。

    他只是那样默默地看着灭绝师太,眼神中饱含着关切与担忧。他的双手下意识地攥紧,手指因为用力而微微发白,仿佛这样就能将自己内心的不安与心疼压制下去。杨逍想要上前去,想要伸出手为灭绝师太拭去额头上的汗珠,想要轻轻地搀扶着她,让她能稍微轻松一些。可是,他又害怕自己的举动会惹得灭绝师太讨厌,会让她更加心烦意乱。

    于是,杨逍只能克制着自己的冲动,努力让自己保持着原地不动的姿势。然而,他的眼神却始终没有离开过灭绝师太,那关切的目光犹如温暖的阳光,想要尽力驱散灭绝师太身上的疲惫。

    杨逍的呼吸也变得有些急促起来,他在心里默默地念叨着:“方姑娘,你一定要快点恢复过来啊,莫要累坏了自己的身子……”他的牙齿轻轻咬着下唇,留下了一道浅浅的痕迹,显示出他内心的纠结与不安。

    时间仿佛在这一刻变得格外漫长,杨逍感觉每一秒都如同一个世纪那般难熬。他的双脚像是被钉在了地上,可他的眼神却始终追随着灭绝师太的一举一动。

    当灭绝师太因为疲惫而微微晃动了一下身体时,杨逍的身体也不由自主地向前倾了倾,仿佛想要在第一时间扶住她。他的脸上闪过一丝紧张的神色,心中更是“咯噔”一下,紧张到了极点。

    杨逍的喉咙动了动,终于忍不住轻声说道:“方姑娘,你……你还好吧?”他的声音很轻很轻,带着一丝小心翼翼,生怕自己的话语会打扰到灭绝师太,又或者惹得她不高兴。

    灭绝师太没有回应,杨逍也不敢再多说什么,只是依旧用那关切的眼神注视着她。他的眼神中仿佛包含着千言万语,有对她的心疼,有对她的担忧,也有对自己此刻无能为力的懊恼。

    杨逍就这样静静地站着,如同一个忠诚的卫士。他的眼神不曾有丝毫的懈怠,仿佛只要他这样看着,就能给予灭绝师太一些力量,一些支持。

    过了一会儿,杨逍看到灭绝师太的脸上露出了一丝痛苦的神情,他的心里顿时一紧,差点就忍不住冲上前去。他的双手紧紧握成拳头,手心里已满是汗水。

    “方姑娘,你若是累了,就歇息一会儿吧,莫要逞强啊。”杨逍再次忍不住开口说道,他的声音中带着一丝恳求的意味。

    然而,灭绝师太依旧没有回应他。杨逍轻叹一口气,只能继续在一旁默默地守护着,用自己关切的眼神给予她无声的支持……

    杨逍那小心翼翼的模样,如同细密的丝线,轻轻地缠绕在灭绝师太的心头,让她的心中泛起了一种难以名状的不是滋味的感觉。

    灭绝师太微微抬起头,目光缓缓地落在了杨逍的身上。她的眼神中带着几分复杂的情绪,有一丝无奈,有一丝感慨,似乎还夹杂着些许连她自己都尚未理清的情愫。

    她的嘴唇轻轻颤动了一下,仿佛想要说些什么,可最终还是没有发出任何声音。只是那眼神,在杨逍的身上停留了片刻,像是想要透过他此刻的模样,看穿他内心的想法。

    灭绝师太轻轻叹了口气,这口气仿佛带着她心中的那一丝烦闷。她的右手不自觉地抬起,手指轻轻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似乎想要借此缓解一下内心的纠结。

    她再次看向杨逍,眼神中多了一丝探究。杨逍依旧保持着那小心谨慎的姿态,微微低垂着头,偶尔抬起眼眸,偷偷地瞄一眼灭绝师太,那眼神中带着忐忑和不安,仿佛一个做错事的孩子,在等待着大人的责罚。

    灭绝师太的眉头微微皱起,她张了张嘴,却只是发出了一声几不可闻的叹息。她的手缓缓放下,手指无意识地搓动着衣角,显示出她内心的不平静。

    “杨逍……”灭绝师太终于轻轻唤出了他的名字,声音很轻,轻得仿佛只是她内心的呢喃。

    杨逍听到这声呼唤,身体微微一震,他迅速抬起头,眼中闪过一丝惊喜,又夹杂着一丝紧张。“方姑娘……”他回应道,声音中带着一丝小心翼翼。

    灭绝师太看着他,嘴唇动了动,却又像是被什么东西堵住了喉咙,那些到了嘴边的话,硬是无法说出来。她的眼神有些迷茫,似乎自己也不清楚此刻内心究竟是怎样的一种感受。

    杨逍紧张地看着灭绝师太,他的双手不自觉地握成了拳头,手心里已满是汗水。他想要从灭绝师太的表情和眼神中读懂她的心思,可却发现自己根本无从捉摸。

    “我……”灭绝师太又尝试着开口,可只说了一个字,便又陷入了沉默。

    她的目光从杨逍的脸上移开,看向了别处,眼神有些游离。过了一会儿,她再次转过头来,看着杨逍,眼神中多了一丝坚定。

    “杨逍,你不必如此……”灭绝师太缓缓地说道,声音中带着一丝疲惫。

    杨逍闻言,脸上露出一丝苦涩的笑容,他张了张嘴,想要解释些什么,却又觉得任何的言语在此刻都显得那么苍白无力。

    灭绝师太看着他的样子,心中又是一阵烦闷。她转过身去,背对着杨逍,双手抱在胸前。

    杨逍站在原地,有些不知所措。他想要上前一步,却又犹豫着停下了脚步。

    “姑娘……我只是……”杨逍终于鼓起勇气再次开口。

    灭绝师太依旧背对着他,没有回应。

    杨逍无奈地低下头,眼神中满是失落。

    时间仿佛在这一刻凝固了,两人就这么僵持着,谁也没有再说话,只有沉默在空气中弥漫……

新书推荐: 南北东西 水果奶茶暴富手册 醉梦人 北风如意 几点上线? 此路是我开 李花落羽 拂月山 [崩铁]老金,爆点金币 停机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