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昼

    “顾老大,饶了我。”面对顾云舒,五大三粗的寸头男完全没有了之前的趾高气扬,活像个鹌鹑一样瑟瑟发抖。

    忍着头部传来的剧痛,他颤声道:“我下次再也不敢了。”

    “我看你敢的很啊!”顾云舒一手将葛峰的脑袋按在地上,居高临下道:“没记错的话,我来这里的第一天就说过,你可以没有底线,但不要犯到我手里!”

    “我一直都记得您的吩咐,都是她勾引我的,如果不是那个臭婊丨子故意躺着我面前,我也不会色迷心窍啊!”

    寸头男依旧在努力为自己辩解,此刻的他血流满面宛如地狱恶鬼,语气却极其卑微,“只要您饶了我这一次,我保证不会再有下一次,以后一定为您当牛做马,您说往东我绝不往西!”

    “不需要!”

    顾云舒没空和他掰扯,索性她的夜视能力还算不错,松手以后,她抬脚准确地踩在他的胸骨上。

    只听得“喀呲”一声,寸头男的胸骨断了,而后整个宿舍的矿工都听到了他杀猪般的惨叫声。

    这下子,所有人都被吵醒了。

    面对众人畏惧的眼神,顾云舒内心没有丝毫波澜。

    她的目的就是杀鸡给猴看,跟某些人讲道理是没有用的,只能用武力来证明。

    如果从今以后这种事情能少一点,她也可以少一点麻烦。

    接着,顾云舒将寸头男一脚踢开,而后对那个吓得不轻的女矿工道:“跟我出来一趟。”

    “好。”女矿工有些惊惶未定,但还是乖巧地跟在顾云舒后面出了宿舍门。

    一路跟到院子里,她跪倒在地,一边啜泣一边解释道:“大人,谢谢您救了我,但我没有勾引那个人,我刚刚躺下,就被其他矿工推到了他的身边。”

    “先起来吧,我没有不相信你。”

    顾云舒将人扶了起来,又替她理了理耳边凌乱的发丝。

    和大部分蓬头垢面的女矿工不同,她的面上虽然有不少脏污,但依旧可见清丽的面容。

    这样的人,压根不可能看上面貌凶神恶煞的寸头男。

    况且,在顾云舒来这之前,寸头男就已经是矿区一霸了,这样的人,嘴里根本就没有一句实话。

    “你叫什么名字?”

    “米娅。”

    “很好听的名字,你是今天刚来的矿区对吗?”顾云舒这样问道。

    矿场的人口流动性很大,每天都有人死,死了一批,又很快会换上新的一批。

    以米娅这样出色的容貌,如果见过顾云舒一定不会忘记。

    “是的,大人,真的很感谢您救了我,如果日后您有所差遣,我绝无二话。”

    漂亮的金发姑娘俯身一拜,蔚蓝的眼睛里写满了认真。

    “我不需要你的报答,而且,我也只是一个普通的矿工,不是什么大人。”

    顾云舒坦然陈述事实,又接着道:“这样,今后你就睡在我旁边吧,也好有个照应,不必感谢我,我能帮你的也只有这些了。”

    “记住,眼泪是最没有用的东西!你要想活下去,只能靠自己!”

    “我明白。”

    “好了,时候不早了,你洗把脸,早点去休息吧,不要误了明天上工的时辰!”

    “恩。”

    米娅走后,顾云舒打开水龙头,冲洗手上黏腻的血液,一连洗了好几次直到手掌心发红……

    *

    第二天,依旧是枯燥的矿石开采工作。掘沟、剥离和运输这矿石开采老三样顾云舒现在已经能够如数家珍了,每一凿子下去都能准确分离岩土而不伤到里面的矿石,过去的她绝对想不到自己有一天还能成为挖矿小能手。

    谁能想到呢,将一个医学生变成合格的矿工只需要短短七天,人的适应能力可真是可怕。

    她从日出一直工作到了日落,一直忙到手上再度刺痛到麻木才接到了下工的通知。

    有时候身体恢复能力太好也不是一件好事,只要手上不长茧子,哪怕旧的水疱会在休息时很快消退,但新的水疱还会在工作时再度出现,如此周而复始,不得不说是一种异常的折磨。

    顾云舒走到食堂的时候,矿工们纷纷避开,好像是在躲避什么煞神,除了张长寿也只有米娅跟她打了个招呼。

    听米娅说顾云舒才知道,原来是寸头男在今天上工的时候被机器人给带走了。

    在这个矿场,被带走就等于宣告死亡。

    其实,从昨晚踩碎寸头男的胸骨以后顾云舒就想到了这个结果。

    她并没有什么心理负担,这样的人渣本来就不该活着。

    “你们会怕我吗?”顾云舒忽然问道。

    “您是为了救我,我怎么可能会怕您。”米娅笑着说:“我要是这么狼心狗肺,也就不值得您救了。”

    她认真道:“如果可以,我以后想成为像您一样的人。”

    “云舒,你比我们都要勇敢。”张长寿苦笑,“我是一个懦夫,懦夫在勇敢者面前,只会抬不起头。”

    “张叔,别这么说。”

    其实明哲保身才是矿场的生存之道,张长寿这样,也无可厚非。

    错的不是人,而是这个不把人当人的矿场。

    希望终有一天,他们都能离开这个鬼地方,顾云舒这样想道。

    *

    “顾小姐,等等。”

    尚未踏进宿舍的大门,顾云舒就被人给叫住了。

    叫她的人是一个长相温婉的女人,女人的声音很好听,能让人不由自主地卸下心防。

    女人接着道:“你好,我叫江夏,有事想要和你聊一下,不知道你现在方不方便?”

    “不方便。”顾云舒直接拒绝,江夏的脸虽然和她一样布满灰尘,但手和脖子处的皮肤都很干净白皙,一看就不是普通的矿工。虽然不知道她是怎么混进来的,但和她一点关系也没有。

    “不要急着拒绝。”江夏压低声音道:“你难道就不想离开这个矿场吗?”

    闻言,顾云舒心中一震,但还是没有点头,而是反问道:“如果我没记错的话,我们应该是第一次见面吧!”

    “你是第一次见我,但我早听过你的名字,我关注你很久了。”江夏道:“我们都是被矿场奴役的苦命人,为什么就不能互相帮助呢?”

    “你说的没错。”

    顾云舒对于江夏突然找上门来有些怀疑。

    她考虑再三,还是选择先和她聊一聊,她不会放过离开矿场的任何机会,哪怕明知有危险!

    走到一处偏僻的地方,江夏接着道:“我其实是白昼的人,顾小姐,不知道你有没有听说过白昼?”

    对于白昼,顾云舒有所耳闻。

    这是一个起源于摇光星的反抗军组织,号称能给被压迫的人带来未来和新世界。

    这样的组织,无疑是九曜公司的眼中钉肉中刺。

    矿场里头有些人,就是被白昼给牵连从而没了公民的身份。

    “我知道白昼,但和你们找我有什么关系呢?”

    顾云舒对陌生人尚有忌惮,更何况是陌生的组织。她没有什么救世济人的愿望,她只想要好好活着。

    面对她的疑问,江夏选择开门见山:“我想邀请你加入我们,实不相瞒,我们来这里就是为了解放矿场的。”

    “你们有很多人?”顾云舒抓住了江夏话语里的关键点。

    “不多,但都是白昼的精英骨干。”江夏道:“你的身手很不错,我们需要你的加入。”

    顾云舒和她对视:“我凭什么相信你,你又为什么会选择我?”

    “就凭白昼是正义之师,也凭我们是公司打压之下唯一存活的反抗军组织,只有我们才能给拾荒者带来光明和希望。”江夏自信道:“只要你选择加入我们,一定可以离开矿场,这是双赢难道不是吗?”

    “至于为什么选择你,只因为你是矿工当中为数不多还保留有善良和血性的人,而白昼正需要你这样的人才!”

    她鼓动道:“云舒,加入我们,一起迎接光明的到来,好吗?”

新书推荐: 停机问题 见天光 窥视星辰[先婚后爱] 一见钟情的我们 有渔 天命之女成神录 大人请入寨 重逢恋人 茶馆老板只想躺平撸毛茸茸(星际) 重生后成了替身女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