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异

    “我个人建议您选择第二种,虽然对我们来说找到一位有担保能力的公民很难,但如果是您的话应该没有问题。一个半月后,城里会派出超凡者巡视营地,那应当会是一个好机会。”

    “至于钱的话您也不用太担心,我已经攒了八万星币,您是超凡者补上剩下的两万也不难。”

    奥兰多说得轻描淡写,绝口不提这笔钱是他们祖上三代所有的积蓄。

    而且,并不是所有的营地首领都能有这样的积蓄。

    “谢谢你们。”顾云舒没有拒绝他们的好意,又问:“我应该怎么样获取剩下的两万星币呢?”

    “七月初七也就是一周以后是新的狩猎日,到时候我们可以一起去猎取怪异。等到巡视团过来的时候,就可以将怪异的尸体换成星币。”米娅道。

    “你们每周都会有一次狩猎吗?”

    “按照联邦法律规定,营地的拾荒者必须每半个月参与一次狩猎,每次一周。”

    对于拾荒者来说,怪异无疑是极其危险的,这样的频率倒也算正常。

    当然,安定城能提供狩猎所需的枪丨支弹药,前提是有足够的怪异尸体来换取。

    顾云舒大致了解了一下狩猎的相关情况,又主动道:“米娅,我们接下来先处理一下你的事情吧,说说,害你的人在哪,我可以直接帮你解决了。”

    她不太喜欢欠人情,既然她大概率要在这里待一个半月,完全可以顺手帮米娅把麻烦给解决了。如今的她虽然无法再借取枫晚的力量,但在普通人中应当可以以一敌百。

    “父亲早在得知我失踪之时就封锁了营地,贝尔说三天前还有人曾见过他,所以他现在肯定还在营地。”米娅婉拒道:“晞晞,谢谢你的好意,但我想自己报仇,还想问问他为什么要这么对我!”

    *

    奥兰多没有耽搁立刻在三号营地发布了通缉令,道尔顿家族在三号拾荒者营地经营了足足上百年,所以他对于营地有着超然的控制力。

    是以,在民兵带着画像大力搜寻之下,半天以后路易斯就被抓到了。

    在找人的过程中,顾云舒也大致了解了一下路易斯情况。

    他是奥兰多结拜兄弟的儿子,自小和米娅一起长大。自打五年前他的父亲去世以后,更是和米娅日日生活在一起,虽然米娅没有说,但顾云舒听得出来她曾经是喜欢他的。

    只是,对方恐怕不是这么想的。

    “小娅,我可以解释。”见到米娅,被绳子捆得结结实实的路易斯没有大惊失色,反倒是冷静得可怕,“我其实只是想早点报仇,我从没想过要害你。章涛说只是暂时关你一段时间,我没想过他会把你带到营地外。我也是发现他跑了才意识到不对……”

    三号拾荒者营地并不完全能算是奥兰多的一言堂,依然有着其他势力的存在,而章涛就是其中一股势力黑虎帮的帮主。

    “你以为我会相信吗?你什么时候和章涛关系这么好了?”米娅冷笑:“章涛一直以来都想夺取我父亲首领的位置,你凭什么觉得他会善待我?”

    “让我猜猜,你和章涛合作绑架我,再传出我被光头李绑架的消息来,是想让我父亲和光头李同归于尽,然后你再轻松接收我父亲剩下的势力和黑虎帮共掌三号营地对吗?”

    “我们从小一起长大,你为什么会这样想我?”路易斯看起来有些委屈。他其实长得不错,是典型的西方美少年,站在阳光下白得耀眼,委屈巴巴的样子很容易让人卸下心防。

    可惜,在场的人都不吃这一套。

    其他人且不说,即便是米娅,生死之间走了一遭,再严重的恋爱脑也治好了。

    “路易斯,我不想听你狡辩,我不会蠢到被你骗第二次。”米娅直接拿枪指着路易斯,“我只是想要一个答案,仅此而已。”

    说话的同时,她开枪了,她有意让子弹擦着他的头发飞过,接着,她一字一顿道:“你知道的,百步以内,我从不失手,下一次,就不是擦伤了!”

    眼见米娅就要再度开枪,路易斯终于慌了,他的心理素质不算太好,之前之所以能保持冷静不过是仗着米娅喜欢他罢了。

    “如果不是章涛告诉我,我还不知道当年你的父亲为了首领之位伙同秃头李害死了我的父亲,身为人子,我想报仇又有什么错?不过是成王败寇罢了!”路易斯的表情突然变得狰狞,他抬高声音道:“我确实没想过害死你,可你和你的父亲一样,都是冷血无情的人!”

    “愚蠢!章涛的话你也能信?如果我真害死了你的父亲,又怎么可能留着你!”倘若不是米娅说了要亲手报仇,奥兰多真想一刀剁了这个小白眼狼。

    “我对你视如己出,你就是这么报答我的吗?你还敢伤害小娅,你忘了三年前是谁从怪异口中把你救出来的吗?”

    “什么视如己出,真是可笑,若真是视如己出你怎么可能明知米娅学不了却依然不愿意把家传武学传给我?如果不是心虚,你为什么始终不帮我报仇?”路易斯瞧见米娅把枪放下,声音顿时拔高道:“你留着我救我,不过是为了你的美名罢了。”

    “说到底,你不过是为了一己私欲罢了。”作为旁观者,顾云舒看得分明。

    “你现在说这些,也不过是想让米娅以为你是被人蒙骗放你一马罢了。”

    她一针见血道:“你连抚养你长大救你性命的恩人也不信,又怎么可能信一个弃你逃跑的外人?”

    “你胡说什么?”小心思被戳破,路易斯一时有些心虚,他涨红了脸,色厉内荏道:“你这个外人懂什么!”

    “你没救了!”路易斯表情的变化米娅看在眼里,她知道顾云舒说的是对的,心中也愈发悲凉。

    或许,对于路易斯来说,大概这些年的友情恩情都敌不过所谓的权势吧!

    是她看错了人,也差点害了父亲。这个错误既然由她开始,也就由她结束吧!

    米娅再度举枪,子弹穿颅而过,一枪爆头。

    可是,就在她准备转身离去之时,异变突生。

    一个黄色的影子从路易斯的尸体中窜出,然后直指米娅的咽喉。

    然而,顾云舒比它更快,她拿过奥兰多身上的佩刀,顺势一劈。

    只见银光一闪,刀刃上突然出现了一条细密的血线,下一秒,黄色的影子从空中坠落,那竟是一只怪异!

新书推荐: 重逢恋人 茶馆老板只想躺平撸毛茸茸(星际) 重生后成了替身女帝 九州山海志异缘 打败宿傩后五条悟说要嫁给你 穿越女她错过了官配男主 【世界之外】伏线 宇宙魔方 一不小心和竹马恋爱了 狂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