惩戒

    这一切都发生得太快,青年甚至来不及反应,就被无形的气剑抵住了咽喉。

    更可怕的是,他贴身携带护身封印物也没有起到任何效果就被破开了。

    这里怎么会有这么强的超凡者,她怎么敢这样对他!难道不就不害怕苏阀的报复吗?

    面对这样意料之外的情况,青年异常震怒,也有些慌乱。

    此刻,卫兵们更是不知道该干什么才好了,拿枪的手都在颤抖。

    他们很清楚,如果开枪触怒对方让青年被杀他们会死,而不开枪任由青年死亡他们也同样会死,说到底,他们只不过是比拾荒者高级一点的蝼蚁罢了……

    就在气剑划破皮肤,要更进一步之时,青年彻底慌了,大声喊道:“等等,你不能杀我,我是苏阀的苏博涵!”

    “阁下请息怒,苏少误以为您是拾荒者才会言语冒犯,这都是误会啊!”一个同样穿着联邦军队制服的超凡者见情况不对忙上前一步,表明身份劝道:“我是驻扎在安定城的联邦第五军团少校布鲁斯,希望阁下能给我一个面子。”

    布鲁斯其实也不喜欢这位苏阀分支的大少爷,但是若是任由苏博涵被杀,整个第五军团都会被开罪。而且,他好不容易才搭上苏阀的线,可不能就这么轻易放弃。

    “我的确是拾荒者。”顾云舒没有接他的话,只是简单地陈述事实。

    “这怎么可能?”布鲁斯震惊道:“自从百年前开始,拾荒者里头就没有再出现过超凡者了!”

    “百年前没有,不代表百年后也会没有。”出声的是一个和青年面貌有几分相似的少女,她双手插兜,淡然道:“我这哥哥从小脑子就不太好,我替他给阁下道歉,为了弥补他犯下的错误,我可以做主将他空间手环里所有的白晶都送给你。”

    “此外,我可以给你担保,助你成为公民。”

    少女走过来,主动伸手道:“我叫苏宛央,不知道阁下可否愿意交我这个朋友?”

    并非所有公民都可以替拾荒者担保,苏宛央这么说,说明她至少是第六等公民。

    气剑倏然消散。

    顾云舒喜欢苏宛央爽快的性子,当即握住她的手道:“我是顾晞,你这个朋友,我交定了。”

    *

    苏博涵见到的是一群怪异的尸体。

    “不是只有一只怪异吗?这里怎么这么多的隐翅虫,得有上千只吧!”他张了张嘴似乎想说什么待看到顾云舒看向他时又赶紧把嘴闭上了。

    原来,这种怪异确实也叫隐翅虫。

    他看了顾云舒好一会,才干巴巴道:“这些都是你杀的?”

    “没错。”

    “你还有探查怪异方面的超凡能力?你真是拾荒者吗?”

    苏博涵有些诧异,能够准确探查怪异的超凡能力并不多见,这是一种特殊的天赋,便是首都星拥有这种能力的人也是万中无一。是以,拥有这样天赋的人每次一出现基本就会被教会和财阀给抢光了。

    他不相信拾荒者里头会有这样的人才,说不准啊,这就是某位已经改头换面的联邦通缉犯。

    他眼眸一转,越想越觉得合理,顿时想出了不下十种报复的方法。

    他现在是不能拿她怎么样,可等回到了城里,就由不得她了!

    敢惹他,还坑了他那么多白晶,就算成了公民也得赔命!

    *

    注意到苏博涵阴狠的目光,顾云舒只觉得有点好笑。

    她并不怕他报复他,跳梁的小丑,她能杀第一次自然也能杀第二次,至于下一次,他恐怕就没有这么好运了。

    察觉到情况有些不对,布鲁斯再度出来缓和气氛道:“这次任务能有顾小姐这样能准确探查怪异的人才在,想必能事半功倍。苏少,你说是吧!”

    说着,他朝苏博涵使了个颜色,示意他收敛点。

    苏博涵会意立刻换上一副笑脸道:“布鲁斯少校说的对,顾小姐毕竟是家妹看上的人才,当然非同一般。”

    “确实比你这个蠢才强。”苏宛央一点面子也没有给他留,显然是想为顾云舒撑腰。

    她这个人平时比较冷漠,但只要是她认定的朋友,谁也不能欺负!

    “你……”苏博涵气结,念及如今的情况,到底不敢当场翻脸,只能硬生生转移话题道:“先把怪异探测仪打开,看看有没有漏网之鱼,曼德尔,你来带队清除怪异。”

    “明白!”被称为曼德尔的超凡者出列,朝苏博涵一礼后就要带人离开。

    “等等。”苏宛央叫住了曼德尔,“我的占卜需要活口,记住抓活的。”

    闻言,曼德尔看了苏博涵一眼,见他没有明显反对才点头应下。

    到底是苏阀分支派给苏博涵的亲卫,曼德尔的行动速度很快,半个小时后,就带着卫兵绑来了十几个人。

    而在这时,留下来的超凡者也已经布置出了可以能让怪异现形的仪式。

    整个仪式相当复杂,直到这个时候,顾云舒才体会到枫晚留给她的异化能力有多么地强大。

    不需要使用任何仪式,她用触手就能直接把怪异抓出来,并且此过程完全不会伤到被寄生的人体。

    与之截然不同的是,这些被寄生的拾荒者在怪异被仪式驱逐后无一例外都重伤陷入昏迷之中。

    但是,这其实已经是最好的结果了,如果不是苏宛央要求,曼德尔根本不会留下活口,而是连人带怪一起灭杀。

    *

    就在仪式完成的瞬间,一根银色的丝线从苏宛央指尖出现,而后将扑腾的隐翅虫死死捆住,待到丝线将所有的隐翅虫都蚕食殆尽,丝线消散,虚空中出现了一张银色的卡牌。

    她伸手摘下了卡牌,看了好半天才道:“线索在幻海之森的方向,而且,是人为!”

    “是谁干的?”苏博涵目光不善地看着和奥兰多站在一起的拾荒者,“和这帮废物有没有关系?”

    “与他们无关,甚至于我也看不见那个人的真实样貌。”

    苏宛央的语气很严肃,一般来说这样针对性的占卜以她A级的占卜能力完全能够看到幕后操纵者的真实样貌。

    但是,事实上她仅仅只能看见一个模糊的黑影,这说明,对方至少是S级。

    S级已经是超凡者中的领帅了,就算是姜家的超凡骑士团,也没有几个S级。

    “你莫不是想为了你新认识的朋友故意替这些下等人开脱?”苏博涵完全不理解她的担心,还在阴阳怪气道:“你什么时候也会对蝼蚁发善心了,还是说,你也参与了?”

    “你要不要说话前先过过脑子!”苏宛央咋舌,完全难以理解眼前这个蠢货还能是她同父的哥哥。

    “你不要以为有奶奶护着我就不敢拿你怎么样?”一而再再而三被自己瞧不起的妹妹骂蠢,苏博涵终于炸了,“我才是继承人,你再不识相点小心等我……”

    “真是聒噪!”

    接话的是顾云舒,她懒得和他掰扯。想了想,她没有杀他,而是随手拿起一块废旧金属片掷出,一次性将苏博涵那碍眼的五颜六色的头发连头皮带发根一同削了个干净。

    下一刻,苏博涵惨叫一声跌坐在地,正在放的狠话戛然而止,直到顾云舒离开了才敢痛哭流涕……

    其余旁观的超凡者面面相觑,谁也不敢在这种时候上去触霉头。

    安定城里谁都知道苏大少最宝贵自己那一头五彩斑斓的头发,这下好了,一根也没了。

    这位顾小姐可真是杀人又诛心啊!

新书推荐: 水果奶茶暴富手册 醉梦人 北风如意 几点上线? 此路是我开 李花落羽 拂月山 [崩铁]老金,爆点金币 停机问题 见天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