愧疚

    金丝拥团,金锁环绕,黑烟沾染金团,黑羽飞散。

    金与黑相融成界,护住正在闭目调气的南锖覃。

    他猛的睁开双眼,变换手中法印,金黑之气全数归于他体内。

    体内相冲的两股气得到平衡,他解开结界,起身外出。

    “文姑娘失血过多,昏迷了三日不醒,老夫无能为力。”披灰衣,留长白胡的老医语重心长道。

    此言一出,无非是给文珈珈下了死刑。

    北芸抓住老医焦急道:“真的没有别的办法了吗?”

    老医摇了摇头,不语。

    一旁的思远指着老医骂道:“庸医,上次你都能治好,这次怎么就不行了?”

    老医顺了把下巴的胡子,解释道:“上次来的及时,再加上失血不算多,才无碍。”

    “这次腕间的伤不是普通刀剑划破,而是有仙力加持的武器,凡人血肉沾染上根本不可能愈合伤口。”

    停与门口的南锖覃恰巧听见老医口中所说,火急火燎踏进屋内,来到榻前。

    如今的文珈珈脸上血色全褪,愈发青白,生气无一丝。

    北芸和思远看到南锖覃到来,赶忙行礼,“二公子好。”

    南锖覃无闲心理会,抬起文珈珈的手腕查看。

    血肉外露,鲜血供应不断地往外流。

    他眉眼凝结一块,黑眸寒气刺人。

    他轻轻放下文珈珈手腕,掏出一粒丹药塞入她口中。

    调动灵力输送至文珈珈体内,金色气滞留在她身躯,久久不散。

    他停下,看向后方老医,“老大夫,你过来再看看。”

    老医瞬间搞明白是何原因导致伤口不愈,端着笑来到文珈珈旁边,抓住手腕探脉象。

    间隔不久,老医收回手,缓缓道:“脉象平稳,已无事,不到一刻,文姑娘就能醒来。”

    说完,他笑呵呵地离去。

    南锖覃看向北芸吩咐道:“你守着她,她醒来或许不愿见我。”

    没搞明白南锖覃后半句意思的北芸只能迷惑地应下来,“二公子放心,我一定照顾好珈珈。”

    南锖覃恋恋不舍地望着文珈珈,冷漠地“嗯”了一声,离去。

    屋内只剩北芸和思远两个清醒地大眼瞪小眼,一头雾水。

    “梦梦,梦梦……”

    “危险,别去……你一定要等我……”

    榻上文珈珈冷汗淋漓,嘴里不停念叨。

    隐隐约约听清几个词,思远大腿一拍,惊愕道:“哇塞,锰锰等我?”

    “这个莫不是文珈珈藏了许久的情夫?”

    她接着又添油加醋道:“看二公子那个失魂落魄的样子,一定是受了情伤,真是苦了二公子一片真情。”

    昏迷中的文珈珈在毫不知情下被冠上了渣女之名。

    思远突然又想起什么,指着文珈珈激动道:“没看出来啊,文珈珈她吃着碗里的想着锅里的,画本里说的她这种是什么……”

    “多情之人!”

    北芸抬手拍着思远的头,没好气道:“你还真是越说越离谱了。”

    “画本里面的东西怎么可能跟现实一样。”

    思远吃疼,捂着头呲牙咧嘴,抱怨道:“哎哟,北芸姐姐你下手也太重了,我只是开玩笑的。”

    玩笑二字一出,北芸又使劲拍去,“有你这么开玩笑的吗,要是再不阻止你,你都那个脑袋都能写本书出来了。”

    头上又吃一击,思远大声惊呼:“疼疼疼,北芸姐姐我错了。”

    呼痛声闯入文珈珈耳中,她眼皮一掀开,迷迷糊糊地撑起身,茫然道:“什么疼,哪儿疼?”

    听到文珈珈的声音,北芸和思远赶忙凑到跟前。

    北芸率先出口关心道:“珈珈你没事了吧?”

    文珈珈动动全身,发现无任何地方有疼痛,下意识抬起手腕看去。

    两只手腕光洁无痕。

    是他……

    她放下手腕摇了摇头,接着四处巡视,只见北芸和思远,不见翠丫身影,询问道:“思远你怎么来了,翠丫呢?”

    思远不满道:“要不是你托翠丫给我拿了十两银子,我还不想来呢。”话锋一转,接着说:“至于翠丫,她家里有人告病,回家去送药了。”

    文珈珈追问道:“翠丫什么时候走的?”

    思远如实回答:“她啊,三天前就走了。”

    文珈珈脑海里立刻回忆起,她走之前,翠丫似乎有话未讲完,估计是想和她告别,走的急错过了。

    她踢开被子,起身感谢道:“让二位费心了。”

    北芸和思远异口同声道:“是老夫人特此下令让我们好好看着你。”

    “老夫人?”文珈珈一脸疑惑。

    “老夫人说是你拼命带回来了二公子,是二公子的救命恩人,让我们一定要好好待你。”北芸解释道。

    谁是谁的救命恩人对文珈珈来说,她一定不是,出手相救最多的还是南锖覃。

    她摇了摇头,“救得最多的还是南二公子。”

    此话一出,北芸和思远更加不解。

    思远多嘴道:“那为啥,二公子离去时会说你文珈珈不愿见他?”

    文珈珈:“???”

    刚等到文案三人组的一人出现,才有了法子黏住南锖覃续写剧情,哪里来的不愿见。

    她还想着南锖覃能帮她遇到男女主呢。

    毕竟都是同门,一定会有机会相见。

    她不知道南锖覃是抽了哪门子风,会得出这个歪理。

    再不去纠正他的想法,友谊的小船就要翻了。

    她问道:“你们知不知道,二公子一般会在哪里待着?”

    北芸细致想了想,回答道:“二公子不喜近人,多数都是在他的院中待着。”

    找到位置,文珈珈心慌脚乱地向北芸和思远告别离去。

    她左问右问,才找到南锖覃的院子,走进院内,眼下一片荒凉。

    她不由的“啧”声出口,奔着屋门去,推门而入。

    暖光流入屋内,南锖覃寻光看去。

    耀阳落与身肩,青丝同光亮彩,衣裙微皱,裙带飘飘。

    文珈珈靠近,问道:“你在干什么?”

    南锖覃跳下床榻,如实道:“打坐。”

    文珈珈撇嘴吐槽:“打坐多无趣,坐多了屁股可就扁了。”

    南锖覃:“……”

    见南锖覃一言不发,文珈珈当即挑明来意:“我听说,你在外造我谣,说我不愿意见你,可是你说的?”

    南锖覃低下头,闷声道:“是我,但我没有造谣。”

    文珈珈瞧着如今的南锖覃有种看做错事的愧疚小狗样,她不知道她怎么会有这个既视感,属实罪孽。

    她快速晃头,晃去眼中杂念,“你没造谣个屁,我是什么地方让二公子误会了,让你认定我不想见你?”

    南锖覃抬起头,愧疚道:“是我划开了你的手腕,让你差点血尽人亡。”

    芝麻大点的事发展到这个地步,文珈珈很是佩服,她就事论事道:“第一,如果你不划开我的手腕用血烧死法尸,我俩就都要去见阎王了。”

    “第二,是我让你划破的,你没任何错,一切都是我自愿。”

    话说到这个地步,文珈珈以为自己说的够清楚了,而南锖覃依然愧疚,“可是,是我用了仙器划破,才让你伤口不愈合的。”

    文珈珈全然不知道此事,她一直以为是愧疚划她手臂,怜香惜玉了。

    “既然如此,你要真愧疚,你给你自己也划上一刀,咱们两清。”

    南锖覃拔出长剑,手举半空漏出手腕。

    文珈珈见南锖覃开始照做,赶忙抓住他的手腕,阻拦道:“不是哇,我说着玩的,你别当着了啊。”

    “就算愧疚也有个度吧,我想你一定是不知道仙器会让我血流不止的。”

    “归根结底,这个事情你没有任何错,也没有任何对不起我。”

    她趁着南锖覃愣神,悄悄拿过他手中的长剑丢下,接着安慰道:“没事的,都过去了,你不必自责,你看你还不是把我救回来了。”

    “此事无需再议,我俩两清好不好?”

    女子眼含真挚,如沐春风走进南锖覃内心,他鬼使神差地答应:“好。”

    得到想要的答复,文珈珈开心一笑,搂着南锖覃,大咧咧道:“果然是仙君,大气!”

    突然,南锖覃侧过头注视着文珈珈,眼底情绪复杂,问道:“你愿意跟我一同回门吗?”

    少年期待不已,视线如同火般炙热。

    文珈珈不适地松开南锖覃,想了想,展颜一笑:“好啊,何时走?”

    南锖覃春风袭面,笑意铺满,轻声道:“即刻。”

    听到“即刻”,文珈珈内心不由的赞叹:不愧是没耐心的他,一生只做速度男人!

    “你说即刻走,不给老夫人打声招呼吗?”

    南锖覃明显一愣,神情不自然极了。

    文珈珈知道南锖覃跟府上的人关系不好,“既然要走,还是吱个声,不然不知道的以为你失踪了,跑去报官闹出乌龙,就麻烦了。”

    南锖覃点头答应,“好。”

    话完,他牵住文珈珈,带着她去往老夫人院内。

    还没等文珈珈反应过来,眼前的场景早就变了又变,

    她不由得在心中再次赞叹:果然是速度男人,真快!

    好巧不巧,老夫人走出屋内,打了个照面。

    生平第一次见南锖覃主动前来,老夫人吃惊不已,转念一想,定是有事相求,“小覃,何事前来?”

新书推荐: 天作之合,但指男友和别人[ABO] 悲海同歌 清汤小崽崽在娃综 我欲救亡夫,徒弟总插一脚 女反派 八爷夫妻互穿日常(清穿) 神豪爸爸他超级飒【快穿】 [体竞]国宝兽医在体坛 小黑屋(番外合集) 嫁给前任他堂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