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女?忍者?

    在这里停留了几天,我摸清附近地形后就试着带琳去远一点的地方。

    值得庆幸的是琳虽然记忆和我的经脉一样碎,但依旧在缓步恢复,碰到熟悉的事物和话语也会有反应,忍术体术这样的常识也清楚,看起来没有太大的后遗症。

    我暗暗松了口气,开启白眼四下扫了一遍,和忍村时代不同的是就算忍者在旁边如何打生打死没有特殊理由那些平民是不会随意离开的。

    不仅是路途上可能遇到的危险,各地的城主贵族也不会让领地人民乱窜,再说了除了国都,任何地方的平民都过着朝不保夕的日子,活在哪儿死在哪儿对他们来说意义不大。

    在我们落点那处20里不到就有一处村庄,我戴着帷帽在远处观察村子,几乎都是普通人,有查克拉的人很少,更别说有着完整的查克拉经络的人了,只有一个,还是和琳差不多甚至小不少的男孩。

    我从卷轴里翻出了一套换洗的常服,虽然不太华贵就料子而言超出这个时代平民太多了,一般的忍者说不定都穿不上,我戴上帷帽伪装委托人,琳则是我的忍者,根据情况不同我再编造一个身世出来,反正一般而言忍者不会第一时间杀死一个贵族。

    我用不了封印术,于是这两天我紧急创造了一个基于我和琳特殊情况的查克拉封印,我的眼睛太显眼了,我必须遮起来,我很快就决定教琳把我身上的查克拉波动封印了,只要不是白眼,连级别不高的写轮眼都看不穿。

    解印也只需要琳将三尾查克拉输送给我冲破封禁。

    虽然封印效果不强但我又不需要完全阻断查克拉流动,否则遇到危机情况根本反应不过来。

    不过琳和三尾倒是出乎我意料的和谐,三尾性格温和不好动,自从雾隐得到它后一直试图把它封印到人柱力体内,然而雾隐技术不行,也缺少能够容纳尾兽的人,三尾老是睡不成觉,每隔一段时间就会被团吧团吧塞小瓶子里,这让它暴躁极了。

    我的封印来源于漩涡封印场,不夸张地说玖辛奈老师成为人柱力的时候都没有用上这么多高级封印,所以三尾发过火后也就偃旗息鼓了,再加上琳脾气好,对尾兽也没那么极端情绪,三尾甚至告诉了琳它的名字是矶抚。

    “走吧,琳,现在我就是武家的贵女,你就是我的守护忍了。”我语含笑意理了理眼前的幕篱,原地调整了一番我的姿态和步伐,一些遥远的记忆在脑海中隐约浮现,我一马当先朝村子走去。

    琳尽职地跟在我身后,“是,绯姬。”

    村庄门口有一圈低矮的篱墙,有一个十多岁的少年和几个老头看守,防护能力只能说聊胜于无。

    少年声音嘶哑问我们:“你们是谁?来这里干什么?村子里不接待外客。”

    琳回答他:“我家主人不耐赶路希望在此留宿,事后会留下钱财。”

    我叹了口气,琳态度太温和了,这可是不将平民当人的战国乱世啊,没办法,只能我来做这个恶人了。

    我冷淡出声:“既然如此那就不必多费口舌了,琳。”

    琳听懂了我的意思,她默然一瞬然后抬起双手,不出所料,那少年身边一个佝偻干瘦的老头急忙开口:“大人息怒,阿芥不是有意冒犯您的,不用钱财,村子里会为您备上最好的房间和饭菜的,能为您服务是我们的荣幸。”

    我没回答,只是轻轻点了点头,琳对那老头说:“最好的食物、最好的房间。”

    琳顿了顿还是指着那个少年说:“不要让他出现,否则后果你们承担不起。”

    少年似乎说了什么,我凭借忍者的耳力隐约听到了,但还是若无其事跟着琳朝村子里走。

    这里很贫瘠,然而比起路上看到的那些覆灭的村子来说这里又算得上富裕,我们需要打听一下这个时代的基本信息,城镇里知道得多风险也大,而且要是运作得好我这个马甲说不定能发挥大作用。

    我站在所谓的最好的院子门外看琳有模有样地指挥村民清扫,经过村门口那一遭琳已经初步明白了贵族精髓,就在这时,她敏锐地对院中树干上发了一支苦无,“谁?”

    一个小少年跳下来,他看着也就八九岁,未语先笑:“我不是故意的,只是和你们一样要在这儿歇一脚罢了。”

    琳毫不犹豫驱赶他:“这里是我们的地方,你离开吧。”

    “不行呢,万一你们和我的任务有关系怎么办啊?”

    琳和对面的小少年都戒备着对方,空气中火药味逐渐浓郁,我隔着幕篱问那个看不清楚的小少年:“你叫什么?”

    少年过了一会儿才告诉我:“泉季郎。”

    “我给你下任务,带我去附近最大的城镇。”

    少年狐疑地看了看琳,“你确定要雇佣我?”

    我微微偏头啜泣两声,“妾自远方而来,不曾想会路遇不幸,仆人护卫被波及,唯有妾在家忍保护下逃走,若将妾安全送到附近大城必回报百金。”

    琳震惊地看着我拿腔捏调,自然而然流露出疑惑:“绯、绯姬大人!?”

    很好,这几天的训练还是有效的,至少没露馅。

    我继续说,还拿手绢侧身抹泪:“琳,不必如此,妾已身如浮萍,不知何时便会追随御台所大人而去,只是可怜你为妾出生入死却难归故乡了。”

    少年的视线落在我的手绢衣物上,又在我被粗砾磨伤的手上徘徊,最后点点头朗声说:“好吧,我接你这个任务,三天后如果你还在这儿我就送你去附近的朝日城。”

    我站直身体隐晦地笑笑:“那就多谢你了,泉季郎,只是此地简陋,还麻烦你为妾寻来一些衣物。”

    说着我示意琳把卷轴拿出来,琳此时已经反应过来,顺着就把一个漩涡基础符文卷轴从储物卷轴中拿出,“护卫妾的忍者死去,唯有琳还留有几份遗物,妾并不需要这些,就交与泉季郎处理吧。”

    少年泉季郎没拒绝拿了东西就消失了。

    我面色如常坐在村人给我抬来的凳子上,一边看着来来往往却不敢看我的村民一边思考我的漏洞。

    水之国大名曾因其母亲伊集院夫人和一个火之国和尚有私情而被怀疑血统不正,如今具体年限不知,但我在战场边缘看到的一些忍具形制和木叶现在用的几乎不差,而那形制是在战国末期开始盛行的,也就是说距离战国结束不多于五十年。

    当然,这只是我初步构建的身份,水之国远离大陆,而在忍族时代忍者除大忍族外少有出国的任务,不管真假,一个御台所的名声就足够令他们心动,因为在忍族时代支撑一个忍族的主力是由贵族下发的战争任务。

    那个少年……我捻了捻故意擦伤的手掌,他可是我在这附近找到的最合适的人选。

    当晚我和琳装模作样演了一场,为了真实性我没有告诉琳太多,只是让她依照本性就好,琳在外面守夜,我躺在床上辗转反侧,不仅是第一晚、第二晚、第三晚也是这样,三天后,泉季郎如约抵达。

    他身边跟了一个青年,青年身着深蓝长袍高领族服,扎了个低马尾,不着痕迹地打量了我一圈,然后自我介绍道:“我是宇智波岁,后辈不懂规矩私自接了任务,我来替他看看,宇智波从不趁人之危提价,姬君告诉我们一些信息也方便我们更好地完成任务。请问姬君有仇人追杀吗?”

    宇智波岁没问我来历而是直接问有没有人追杀,我翘了翘唇角,声音戚戚地说,“……追杀?谁会追杀妾呢?”

    琳适时呵斥:“不要太过分了!绯姬大人可是武家贵女,谁敢追杀她?!”

    我牵起琳的手忧伤地叹息:

    “君去归来去

    春霞漫漫行路远

    归来是何年。*”

    大宇智波不说话了,我借着宽大的衣袖遮掩在琳手背写了两个暗文然后放开她的手,琳沉默地酝酿了一下,深吸一口气沉沉开口:“若是你们能保护绯姬,那我就教你们封印术。”

    我站在一旁静静观察,失去了右眼的视野我有些不适应,隔着幕篱看不清两个宇智波的表情,但我知道他们会同意的。

    果不其然,大宇智波严肃地点点头:“我们宇智波接下这个任务了,绯姬大人,您确定要去朝日城吗?”

    其实我觉得去哪个城都差不多,不过既然宇智波岁问了我也就顺着他说:“宇智波君有什么推荐吗?实不相瞒,妾自出生后第一次来火之国,曾听闻火之国气候温暖十分宜居,还请宇智波君送妾到安全之地,待妾联系上舅舅后定会重金回报。”

    “那我们便带您去南贺川下流的千叶城吧,那里靠近宇智波族地还有温泉,您可以边休养边联系家人。”泉季郎笑眯眯对我说,他蹲在我面前意思很明显,“您的忍者能跟上我们宇智波的速度吗?”

    我当然不觉得琳跟不上,就算比不过大宇智波,但比这个小宇智波也不可能一败涂地,她可是有三尾当电池的!

    于是我傲慢地哼了一声,“我的忍者怎么可能比你们差,既然你们宇智波是火之国的豪族,不知比起千手漩涡又如何?”

    小宇智波也相当自信地回复我:“自然是更好!”

    我趴在他背上,垂下的幕篱落在了他耳边,他不自在地微微偏了偏脑袋,我幽幽说:“那就拭目以待了,泉季郎君。”

    小少年飞快地穿梭在树林间,听到我的话笑了几声,然后轻快地告诉我:“不是泉季郎,我叫泉奈,宇智波泉奈。”

    说着他搂紧了我,张扬道:“你的忍者确实不赖,我要加速了!”

    风吹开了我的幕篱,我看见了这个名为泉奈的宇智波隐藏在高领族服下的脸,是和他给我的印象差不多的笑唇白肤,上扬的眼尾和漆黑的眼瞳,有一种白纸浓墨的古典之美。

    察觉到我的视线他分心看过来,我不慌不忙地调整了角度让他看不见我的眼睛。

    “泉奈君,琳要超过你了,要努力啊。”

    “赢了就告诉我你的名字吧?绯姬。”

    “真是大胆,区区忍者也想知道贵族名讳?”

    “可我觉得你不在乎这些诶?”

    ——狡猾机敏的家伙。

    我漫不经心满口谎言回答他:“你赢了就告诉你。”

    “一言为定。”

新书推荐: 停机问题 见天光 窥视星辰[先婚后爱] 一见钟情的我们 有渔 天命之女成神录 大人请入寨 重逢恋人 茶馆老板只想躺平撸毛茸茸(星际) 重生后成了替身女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