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

    松田警官终于站在了地上。

    在疯狂用眨眼向班长示意他大概明白了现状并且不会多嘴以后,松田警官呼吸上了新鲜的空气,终于没了“班长牌手部空气净化器”的限制。

    松田警官单知道零和景光这两个家伙自从警校毕业就消失在了警察系统之内,没来得及仔细打听他们的去向,今天难得再见,有些兴奋,此时也反应了过来——

    这副神秘兮兮的样子,还有班长这守口如瓶的态度……

    大概他是在执行什么秘密任务吧。

    松田警官因睡眠不足而尚未启动的大脑此时缓缓开始运转,大概捋清了这其中利害,但又忍不住好奇——所以零的任务和这个小心眼医生有关吗?这么一个看上去快要猝死的医生到底有什么值得他和班长一同出马的?

    可惜没人能解答他的疑问,眼前,三个互相认识的人开始互相介绍起来。

    “伊达警官,这位是——”远山医生顿了一下,着重咬字,“安室透,安室先生,这位是在搜查一课工作的伊达航警官。至于旁边这位……”

    “啊,这是我的同事松田阵平,和我们同行的还有萩原警官,他还在验血。”伊达接过话茬,对远山医生说。

    作为见面的礼仪,这番介绍后双方应该相互握手,松田眼睁睁看着零和班长一本正经地假装头一次见面,差点没笑出声来。

    无论怎么样,让一个陌生医生来互相介绍他们认识也太好笑了,尤其是降谷,装的还挺像那么一回事。

    还没等松田调整好表情,握完手的降谷警官笑眯眯地抓住了松田的手。

    “松田警官是吧?”降谷颇为殷切地和他握手,微笑流于表面,眼睛里则写着“你要是笑出来就完蛋了”的威胁,“我小时候最崇拜警察了,儿时的梦想就是成为警视总监。”

    松田警官挑了挑眉,皮笑肉不笑地回握回去,这家伙——仗着大家都在演戏夹带私货!

    工作一年了,谁不知道松田离警视总监最近的一次是在警校毕业典礼上?当年豪言壮志要揍人一顿的松田警官如今连警视总监的汽车尾气都没摸着。

    这家伙……

    这家伙……

    两个人久别重逢,这种幼稚地默契却是一拍即合,借着握手的借口互相暗自较劲。

    “诶,这……”远山医生站在一边颇感欣慰的对伊达警官说,“看来这两位朋友很有眼缘啊,看,这握手多么亲切!”

    伊达想说:亲切个鬼啊!没看到他们俩都快发展成掰手腕大赛了!但转念一想,这也确实是因为他们俩关系好。只是可怜了伊达警官,只能抹了把汗找补:“确实,一见如故、一见如故啊!”

    “既然这样,二位就先交流交流感情,”远山医生脚底抹油,上半身还留在原地,下半身已经转向食堂的方向了,“我就不打扰了哈,我先走了。”

    “不行!”

    “不行!”

    听到她这临阵脱逃的话,本来还在较劲的两人瞬间恢复了正常,两道目光投射过来。

    锐利的剑,锐利的眼!

    做贼一样准备逃跑的远山医生被两个警察盯上,这压迫感真是无与伦比。

    “远山医生,说好请我吃饭来着?”降谷警官微笑着拍了拍远山医生的肩头。

    “远山医生,不解释一下你请喝茶的杯子是从哪里来的吗?”松田警官微笑着拍了拍远山医生的另一边肩头。

    等等,远山医生总觉得这个构图不太对劲,她不应该是置身事外的搅屎棍吗?

    怎么突然变成两位警察中间的犯罪嫌疑人了?

    -

    萩原警官很快检查完毕。

    看着突然冒出来的、消失了一年的警校同期,他先是看了一圈所有人的表情。

    松田在对他挤眉弄眼,班长在努力眨眼,不知道是不是在传递什么摩斯密码,而久违的零一脸笑意,向他微微点了点头。

    于是萩原顺利地接上了戏,又是一番成年人的礼貌(虚伪)社交,几个早已经认识的人再次认识了一下。

    走向食堂的大部队从两个人变成了五个人。

    远山医生捂着自己的饭卡欲哭无泪。

    她只是有一点小小的报复心理而已,为什么贼老天会把这一切变成现在这种场面啊!

    【等等,他们四个这个组合……】远山医生回头瞄了一眼,四个人没什么语言交流,但表情交流极为丰富,【所以为什么在这里的是我啊,我应该在车底,不应该在车里~】

    终于又听到了心声,虽然只是扭曲的歌声,降谷警官还是连忙集中精神。

    【要是把我删除,替换成诸伏,这不是妥妥警校组团建?】

    警校组?降谷警官向来擅长抓关键词,看来说的就是他们同期这五个人。

    【现在这种局面,要是放到柯南剧情里,肯定会被喷——“这个女的哪里来的好碍眼啊,赶快给我换成诸伏”这样的话吧?】

    柯南?剧情?降谷警官再次捕捉到关键信息。

    柯南?这个名字只能让降谷联想到柯南道尔,是那位塑造出福尔摩斯的英国作家。

    而剧情——又是指什么?一本书的剧情?或是一部电影、一部电视剧的剧情?

    降谷警官突然想起一部著名电影——《楚门的世界》,这电影还是他上警校的时候看的——周五的傍晚,所有人一起坐在大操场上,显色不佳的投影仪费力的工作。

    但简陋的放映设施也没能减弱这部精彩的电影带给他们的震撼。

    彼时,看完电影,景光的表情有些沉郁,问他:“如果我们真的是……活在“楚门的世界”里的人呢?”

    他当时笑着引用电影里的台词宽慰:“那我会告诉所有观众——‘谢谢你们的关注与喜爱,以及——假如再也见不到你,祝你早安、午安、晚安’。”

    他们当时只是说笑,一句带过,但此时这种猜想真的变为可能,他又觉得后背有些发凉。

    可惜没来得及给他往深想下去的时间,远山医生还在输出心声。

    【说起来……看昨天那条子的意思,诸伏应该也已经潜入组织了吧?那么那件事到底是什么时候发生的呢?】

    哪件事?哪件事啊!

    降谷警官有一种想要冲上去摇着远山医生的肩膀让她把话说清楚的冲动,怎么有人在脑子里想还要省略啊!多想一点是会多消耗一点脑细胞吗!

    【不过现在他连代号都没有得到,应该离那时间还远吧?改天要不然偷偷向他打听一下现在剧情进展到那一步了?】远山医生暗自琢磨,【等等,现在不就是个打听的好时间吗?反正这几个家伙都和剧情的进展息息相关,也不怕暴露什么……】

    等的就是这个!

    降谷警官无比期待。

    这次没有琴酒、没有误会,远山医生的思绪总不至于再度跑偏吧!

    远山医生也是这样想的。

    不过他们所有人都忽略了一个事实。

    他们在医院——远山医生的老巢,而作为医生浓度最高的地方之一——食堂,今天早上刚在全院出名的远山医生,根本不可能收获宁静。

    “远——山——!”一道声音越过整个食堂精准降落在他们一行人的耳中,远山医生迷茫地回头。

    一个女医生气势汹汹地走了过来。

    “高桥师姐?”降谷听见远山医生有些意外的声音。

    “你还知道叫我师姐呢!”被称作高桥的医生一脸悲愤,“师门不幸,师门不幸啊!我们师门从你师太爷爷那一辈就开始专业研究菊花,如今问题居然出在你身上!远山,太让你师姐失望了!”

新书推荐: [崩铁]老金,爆点金币 停机问题 见天光 窥视星辰[先婚后爱] 一见钟情的我们 有渔 天命之女成神录 大人请入寨 重逢恋人 茶馆老板只想躺平撸毛茸茸(星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