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 章

    悠悠和师妹住在同一栋楼,刚才凑超市单的时候,俩人就微信上决定共享一些大份量商品。

    所以她俩是一起从办公室离开的,从办公楼出来时,人并不多,俩人也比较平常心,等到了宿舍取快递区,才发现混乱无处不在。

    悠悠看到很多人拿着箱子在路上,师妹感慨道:“原来是真的,真有钱。”

    悠悠用表情告诉了师妹自己的疑问,师妹说:“我们同届有个小群,里面有人说,有些老板财大气粗,为了不影响实验和工作进度,为学生们在外面租了酒店。”

    悠悠向来独来独往,自然不知道这些故事,悠悠第一反应竟是,这个酒店费用应该放到项目的哪一部分里面报销呢。

    路上的混乱和外卖架上的混乱是和谐共处的,外卖架上根本就没有一眼能看到的空余位置,骑手们堵在那儿想尽量放在架子上,而寻找自己外卖的学生们拿着手机的手电筒在努力寻找自己的外送品。

    以往按照手机尾号放件的秩序被打破了,骑手们为了赚钱和不超时,只好大件往地下随手一扔,有心的还拍一个照片,不在意的直接骑车赶往下一个地点。

    悠悠和师妹也加入了寻找大军,拥挤不堪,正在努力通过形状来鉴定自己的包裹时,突然听到有个男生喊了一下,别踩啊,我手机刚掉了,麻烦各位注意下脚下。

    悠悠赶紧拿着手机往地下一照,想拿手机帮男生寻找一下,没想到,地面亮的就好像在屋子里一样,是大家都纷纷把手机照向地了,男生高喊,谢谢,太谢谢各位同学了。

    男生掉手机这一事儿好像打撒了之前的混乱,有同学喊了一声,要不咱们也排排队吧,同一时间就固定人数在找。

    有同学应道,是啊,要不然太乱了,如果是易碎或者易打翻的东西被碰掉就不好了。

    也有人沉默,师妹大声道:“可以啊,要不然咱们在找自己件的过程中,也把原本的号码秩序稍微整理下,这样子后面也能更快速的寻找。”

    后面有人疑问道:“那谁先找呢?”

    悠悠道:“我可以排后面一点,我的东西很安全,没有易碎易打翻的,是超市外卖。”

    人群中有声音补充道:“不如我们按照外卖类别吧,如果是汤水的外卖,先去寻找,然后是普通外卖,最后是超市外卖。”

    悠悠看见门口的保安走过来,以为他要来维持秩序,保安拿着喇叭走过来道:“你们可以把刚才说的录下来,我放在门口播放,这样后来的人也就知道怎么办了。”

    刚才杂乱无章,不过10分钟后,已经井然有序,悠悠和师妹不急不躁的排队等待中,后面来的学生们听到前面录的话,也自觉接受了新秩序。

    排队等候了一小会儿,悠悠和师妹就拿到了东西,往回走了。

    进入宿舍区反而宁静了,和外面的嘈杂相映照倒有一丝丝的空寂和可怕,师妹伸出那个没拿东西的手拽了拽悠悠的衣袖,道:“师姐,你说咱们会放多久的假。”

    悠悠深深的呼吸了下空气,仿佛要将时间叹出来一般:“不知道,无能为力的事情,越猜测越焦虑,我只能说我希望的时间是一周。”

    现在时间对她们来说,不在是稀缺货,不需要急忙吃完饭再回到实验室,她们有足够的时间从晚餐吃到宵夜,可她们没有地方可吃。

    再慢悠悠的走,也无法将这小小的宿舍区走出地久天长,几分钟,俩人就走到了宿舍楼下。

    悠悠和师妹走进一楼大厅,大厅里的自助柜里已是空无一物,宿管阿姨站在门口,对她俩说:“进来后要测下体温。”

    悠悠和师妹沉默着快速通过门禁来到阿姨对面测体温,俩人都是正常体温,测完之后,她俩把袋子放下,准备来分物资。

    宿管阿姨立马指着她俩说:“你们回自己楼层分吧,别在门口。”

    悠悠皱眉道:“在这儿有什么问题吗?”

    宿管阿姨被问到了,搪塞道:“反正别聚集。”

    师妹反驳道:“我们俩个人怎么是聚集呢?人数都不符合。”

    宿管阿姨也瞪着眼睛说:“我们也是听指挥,你们上去爱咋弄咋弄。”

    悠悠边弄边说道:“如果我们在这里是聚集,那在楼上也是聚集,反之亦然。好了,弄完了。”

    师妹听了悠悠的话,嘿嘿一笑道:“不愧是实验人,速度可靠。”

    宿管阿姨也不是第一次,书面形式的执行政策来“教育”她们了。

    尤其这几年,用悠悠的话来说就是,权力这种东西,往往是自以为是的拥有者才最沉迷,因为虚幻不真实。

    真有权力的人,才不轻易行使,巴不得包装好多层而不让人知道。

    悠悠大学时期,是会“听话”的,现在的她离“听话”之间的距离就是那些不合逻辑的条条框框。

    折腾了几个小时,悠悠感觉到了食欲的涨势,尤其是刚刚分物资时看到她的酸辣米线,她已经不自觉的在吞咽了,可惜只有口水。

    和师妹在电梯里分开后,走出楼梯口,她急速前行到宿舍,刚拿出钥匙,就发现,宿舍门并没关紧,悠悠推门而入。

    悠悠宿舍是一个长方形的三人间,长方形被三个上床下桌的床位和卫生间瓜分了。

    悠悠住靠近窗户的床铺,对面是郭襄的床铺,郭襄和悠悠并不是一个院的,也算是混寝,郭襄后面是卫生间,卫生间对着的是空床位,她们的另一个室友是本地人。

    第一年还常来午睡,自从宿舍严格管理后,她就蜗牛搬家一般,把东西逐渐搬到办公室了,大方的告诉她俩,这桌子就是你们的茶水间了,尽情装点它吧。

    不得不说,在这狭小的宿舍中,少了一个人,郭襄和悠悠的空间还是大了不少,那张桌子不仅是俩人的茶水间,还是杂物间。

    悠悠推门进来后,拉长音调道:“好饿啊,你吃了没,我买了好多吃的。”

    郭襄啃着鸡爪道:“吃完了,现在小食一下,你需要热水不?我刚打的。”

    悠悠眼睛立马亮了,精神也不萎靡了,“你太好了吧!”

    郭襄边啃边道:“我就知道你肯定点了需要热水的东西,天这么冷,你怎么会点外卖呢?把门关上吧,咱俩一时半会儿也不出去了。”

    悠悠把大包食物小包电脑卸下来放到杂物间,从大包里掏出酸辣米线,按照说明泡米线。

    悠悠和郭襄吐槽今天拍摄到一半就被迫停下来了,浪费了今天切的样品。

    郭襄点头道:“你们做实验就是受限,不像我,完全不受影响。”

    郭襄说她男朋友刚也抱怨了一下,说起她男朋友,郭襄突然想到一件事:“悠悠,你还记得上周六在体育场的时候,你和你们组的人打羽毛球,我去找我男朋友,他也在打羽毛球,记得吗?”

    悠悠把泡好的米线捞出来,点头道:“记得啊,他还和我打招呼了呢,他问我场地约到几点?我说我们人多,可就约到一个场地,所以约的久一点,约了一个小时。他说他们马上到点了。”

    郭襄从座位上站起来,走到悠悠身边,继续道:“那你还记得和他一起打球的那个男生吗?”

    悠悠看着郭襄,好奇道:“怎么了,他有什么故事吗?我有酒,你说吧!”

    郭襄扑哧一笑道:“他倒是想有故事,就是缺个女主角。”

    悠悠已经开始冲调酸辣米线的汤了,饿着肚子的悠悠无心敷衍道:“哦,那我们祝他早日有故事,本善女愿为他开酒一瓶。”

    郭襄看悠悠这表情就泄气了,悠悠听到声音后,无奈道:“怎么,本善女有啥问题吗?”

    郭襄戳戳悠悠的肚子说:“就知道吃,还没想明白怎么回事吗?”

    悠悠将米线倒入汤里,搅匀后,淡然道:“知道啊,他是不是问邵星,我的情况了。”

    郭襄啧啧称赞道:“你发现了啊?”

    悠悠继续平淡道:“猜到了啊,那又怎样。”

    郭襄把凳子拽过来,跨坐在凳子上,将脑子放置在双臂间,发问:“那你总是期待一见钟情,如果永远不会一见钟情,你就不想试试日久生情吗?”

新书推荐: 天作之合,但指男友和别人[ABO] 悲海同歌 清汤小崽崽在娃综 我欲救亡夫,徒弟总插一脚 女反派 八爷夫妻互穿日常(清穿) 神豪爸爸他超级飒【快穿】 [体竞]国宝兽医在体坛 小黑屋(番外合集) 嫁给前任他堂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