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老师X无敌X三月之期

    众所周知,动漫里所有的白毛银发都是坂田银时cos的——“所以让银桑借用一下造型怎么了啊!”

    坂田银时双手扒拉着窗栏,像块银白色抹布吊在窗外随风飞舞。

    五条悟大长腿曲起蹲在窗栏上,砸地鼠似的狂敲着他像弹钢琴一样飞速躲避、又飞速扒回的十指。

    “我没有说不让坂田老师借用啊。”五条悟用亲亲蜜蜜、宛如女子高中生般可爱的语气道,“人家只是在测试坂田老师有没有这个实力完全cos出老子的帅气呢。”

    一句话里换了三个自称。

    森奈央看向跟在五条悟身后进门的夏油杰,没忍住指着窗边耍宝的白毛二人组道:“五条老师很明显就是在生气吧。因为被借用了造型?”

    “被坂田老师说出他中二时期的发言而感到羞耻了吧。”任职于异能大学咒术科的外校老师夏油杰弯着笑眯眯的狐狸眼,双手揣在宽松的裤兜里走进活动室,路过森奈央的时候抽手揉了揉她的脑袋,“奈酱上午好啊。”

    “上午好……但是,五条老师居然还有羞耻心这种东西?”森奈央大为震撼。

    五条悟可是凭借着白发蓝眼的超绝颜值、超一米九的过人身高;在校庆上穿着高中女生制服裙大跳宅舞;在甜品店里和坂田银时抱在一起说两人其实是同性恋人、以此蹭得情侣第二份甜品半价优惠等诸多要素,荣登异能大学校园论坛《“最强”师德榜》榜首的男人。

    PS:最强的双引号要加黑加粗。

    其赫赫威名即便在整个大学城里也是声名远扬,有小道消息称各大高校的学子们已经在筹划开一个大学城联合论坛,不过就算到时候榜单重开,森奈央也不认为五条老师会在这种投票竞选中落于下风。

    “嘛,因为说这种话的是坂田老师吧。”

    夏油杰坐到椅子上,贴心地为森奈央分析道:“毕竟是[那个]坂田老师。他很擅长寥寥几句话就引起他人的情绪波动吧?就连脸也是,柳生君养的那只猴子不是还在拿坂田老师的脸当马桶用吗?毕竟坂田老师就是那种人形自走靶吧。”

    “你到底要连用几个[毕竟]啊?不要把别人随意归纳成马桶和靶子啊你这个怪刘海眯眯眼!”坂田银时终于在五条悟的放水之下爬了回来,“小奈央,银八老师我啊可是正在为你奋斗,你就这么看着老师被外校人欺负?”

    面对辅导员的抱(撒)怨(娇),森奈央熟门熟路地从自己的桌子底下掏出一根棒棒糖,撕开包装塞进他嘴里。

    坂田银时叼着糖,随手抽了把椅子,椅背朝前、反坐到椅子上:“呦西,原谅你了。”

    “奈酱偏心!我的……唔。”抢在五条悟扬声抗议时,森奈央熟练地在他嘴里塞入了第二根棒棒糖。

    眼瞅着两只白毛猫眨眼的功夫就都乖顺下来,夏油杰扶着额头,更加熟练地吐槽:“这两个家伙是万圣节上不给糖就捣乱、得到糖果就安静的小鬼吗?”

    森奈央:“嗯?夏油老师你也想要?”

    她说着,手同时摸进书桌,为了随时随地镇压白毛猫,她的糖果库存总是满仓状态。

    夏油杰:“别把我降到和他们俩一样用一颗糖果就能制服的档次啊,奈酱。”

    “是老师上次吃过很喜欢的薄荷味的哦?”

    “……那来一颗吧。”

    成功把狐狸拉到与猫同档次的森奈央同样找了把椅子坐下,靠着桌子托着腮,问起三人中最靠谱的夏油老师。

    “夏油老师,还有其他老师要来吗?”

    “有啊。坂田老师的邮件是群发的,我和悟接到消息的时候刚好在科技大附近,干脆就提前过来了。其他学校的老师代表应该也快到了吧。”夏油杰嘴里含着糖,坐在椅子上双手抱胸翘起二郎腿,嚣张的姿态其实比隔壁把两条腿都架在桌子上的五条悟好不到哪里去,但或许是因为他有一副极具佛相、清隽又端庄的面容,看起来比两位吊儿郎当的白毛要亲和许多。

    证据之一就是,他们仨一块去街上买甜品时,夏油杰反倒是被要电话最多的那一个。

    “哈哈,看来我不是最晚的。”

    温润的男声在门外响起,几人齐齐望去,只见一位穿着和服、踩着木屐的杏发青年,双手互揣在和服兜里,眉眼弯弯笑着走了进来。

    “松阳老师。”别说森奈央,连坂田银时、五条悟和夏油杰都站起来向他打了招呼。

    吉田松阳作为科技大的校长,据说已经在科技大待了许多许多年,也曾去各大高校游学任职过,具体年龄几何一直是科技大论坛的未解之谜之一,就连坂田银时等人也都曾是他的学生。

    不过光看外表的话,年级成谜的吉田松阳反倒和今年芳龄28的五条悟一样,是个清秀俊朗的童颜大帅哥。

    自松阳老师进来后,三位或嚣张或咸鱼的老师们都默默收敛了一些。

    不收敛的话,哪怕是最强也会被笑眯眯的吉田松阳一拳揍进地里——悄咪咪说,其实五条悟私下评估过,松阳老师在他头顶上锤出的大包绝对比夜蛾正道老师揍出来的大!

    “啊啦,人这么多吗?”女子大学的代表老师志村妙也走了进来,她手里提着饭盒,另一只手忧虑地扶着脸颊,“我只带了一份炒鸡蛋呢。”

    她把饭盒放到桌子上打开,盒子里正盛着一团漆黑的、散发着无比幽深黑暗气息的不明物质。

    “糟糕,这可不够分啊。”

    “这个吃完绝对会催化出特级咒灵吧?”五条悟捏着自己的圆框小墨镜镜架往下压,睁大眼睛凑近了仔细打量。

    夏油杰嘴角抽搐:“别吃,绝对别吃。”之前不幸品尝过一次,他闭上眼险些见到了太奶,醒来之后就觉得咒灵球其实也没那么难吃。

    “太失礼了。”阿妙佯装生气,一边跺脚,一边把黑暗物质等分成几块,“这可是我精心烹调了好久的爱的料理……撒,大家快吃吧。”

    坂田银时汗如雨下,竭力招架阿妙快塞进他嘴里的筷子:“等等啊阿妙,我们是来谈事情的,不是来野餐的!”

    “所以我带着阿妙你千辛万苦抢购到的打折鸡蛋,下场就是这个吗?”英雄学院的代表老师琦玉走进来的时候正撞见这一幕,一向乏味平直的简笔画呆眼都忍不住瞪正经了,犀利地指责道,“给我向鸡蛋道歉啊!”

    随后进门的里包恩对此作品的评价倒是很高:“这个气息足以和碧洋琪的料理一较高下了。”

    七八岁外表的男孩拿手压着黑色礼帽,在帽檐遮掩下的阴影里勾起一个略显鬼畜的微笑,“下次就用来当蠢纲的惩罚道具吧。”

    “纲吉君没被你玩死真的是他福大命大啊。”坂田银时随口吐槽,问道,“还有人没?学园都市那里没人来?”

    “那边还是一如既往的排外,直接回绝了。要找一个科学系代表老师的话……齐木老师呢?他不是就在科技大任职吗?”

    “齐木那家伙也拒绝了。他说他在研究什么时光机,让我们不要打扰他。”

    “听起来很厉害的样子。那海洋大学也没人来?空条呢?”

    “承太郎带学生去海边研学了。他还真是有够喜欢海豚的。”

    “那长谷川老师呢?”

    “啊……长谷川老师就算了吧。”x N

    ……

    森奈央看着万事屋社团里渐渐聚齐的各校(部分)教师代表,不知为何,觉得自己此时强得可怕。

    “好了好了,”这群人都是坂田银时摇号过来的,理所应当地由他站出来主持大局。

    这位银发天然卷的死鱼眼老师拍拍手掌吸引众人的注意力,随后便一手扶着椅背一手挠头,懒洋洋道:“大家收到邮件后都看过了吧,现在已经清楚事件的严重性了吧。”

    “看过了,又有人想毁灭世界是吧?”琦玉顶着呆呆的鸡蛋脸,举起手,“谁,在哪儿,我去给他一拳就行了吧。”

    “罪不至死,罪不至死。”森奈央连忙拦住琦玉老师,“只是我哥浅犯了一下下中二病,稍微有点想颠覆世界当新世界的王,也没有真的打算毁灭世界,轻轻地简单地暴打一顿就可以了。”

    “哇,奈酱你用了好多副词啊。”

    森奈央叹了口气:“毕竟是血缘相连的哥哥,没法干脆地看着他送死。虽然是表的。”

    “这个尺度很难把握哦。照奈酱的说法,十年后的白兰·杰索真的能够颠覆世界,那他找到的七个守护者必然不是什么小角色。”五条悟双手十指交叉抱在后脑勺,懒散地将大半个身子都压在椅背上,仅靠椅子两只后脚支撑,一下一下摇晃自己坐着的椅子。

    “沢田同学说每个平行世界白兰找到的守护者都不一样,那么对于我们这个世界,他之前的经历就没有什么参考意义。不知对方实力,下手该轻该重,这是其一。”

    “其二,白兰同学目前只是一个即将过来当交换生的普通人吧。一个什么想法都没有的普通男大。”

    夏油杰微笑:“那我们就不能现在出手。”

    “所以说嘛,我们要怎么阻止,什么时候阻止,都是个问题啊。”五条悟大喇喇地晃着脚说,“而且为了维系奈酱那点脆弱的亲情,我们还不能直接一拳爆杀。很麻烦哦。”

    “辛苦了五条老师。”森奈央低下卑微的脑袋,“这周的甜品我请了。”

    “好耶!”五条猫猫兴高采烈地举起双手双脚。

    “听起来好麻烦。”阿妙老师思索着竖起食指,别出心裁地建议道,“要不干脆打个电话过去,问问这位白兰·杰索同学什么时候想颠覆世界了?”

    “喂喂喂,谁会这么离谱地告诉别人自己有颠覆世界的想法啊。”坂田银时睁着死鱼眼吐槽,扭头喊森奈央,“小奈央,你干脆就——你还真打电话啊?!”

    正拨通国际通话的森奈央茫然抬眼:“……啊,我觉得阿妙老师说得挺有道理的,哦哦接通了。”

    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到了森奈央身上。

    森奈央按开免提:“摩西摩西,是笨蛋白兰吗?”

    电话那头传来甜腻腻的男声:“是笨蛋奈央啊,有什么事吗?”

    “我想问下,你最近有没有什么颠覆世界的想法?”森奈央边说,边打开便签笔记准备记录,“或者以后什么时候有这个想法了,可以发邮件告诉我吗?……对对,别打电话,我可能在上课,手机会关静音。”

    “发邮件倒是没问题。”白兰说,“我现在就可以告诉笨蛋奈央,我已经有颠覆世界的想法了哦。”

    “啊。”

    “啊?”

    “啊!”

    “可以出手了?”琦玉老师披风一甩站了起来。

    坂田银时一把捂住他的嘴巴,拼命比嘘:“小声点小声点!”

    白兰:“嗯?笨蛋奈央,你那边什么动静?”

    “没什么,学校里的猫学长在打架。”森奈央敷衍回答,追问道,“你闲得没事,非要颠覆世界干嘛?”

    “因为做了个梦呢。”白兰似是陷入了回忆,借由电子设备跨越数千里传来的语气有些缥缈,“特别厉害的梦哦。在梦里我找到了六个小伙伴,七个人一起成为了新世界的王,还让你给我端洗脚水来着哈哈哈哈。”

    “……”森奈央的拳头硬了,“你就不怕我往你的洗脚水里倒开水?”

    “梦里头的你已经倒了呀。”白兰漫不经心地说着,伴随着包装袋被撕拉开的动静,他的声音也变得黏黏糊糊。据森奈央对他的了解,十有八九又是在吃棉花糖了,“不过谁让你是笨蛋奈央呢,做哥哥的只好原谅你啦。”

    “可惜有个叫沢田纲吉的人输给我后,强行和我立下束缚,害得我得从头开始颠覆世界。还好梦里的我也很机智,直接一个反束缚,把对手换成了你。”

    “刚好笨蛋奈央之前18岁生日我没有送礼物,就用这个游戏充当怎么样?”

    森奈央:“……你真的是笨蛋吗白兰?”

    “可是纲吉君都已经输了啊。让他再重来一次,简直就是耍赖嘛。”

    白兰又往嘴里塞了一块棉花糖,说话的声音掺足了十倍的糖分:“这个梦真的超级无敌真实,所以我决定——按照梦里的计划,提前十年开始颠覆世界!”

    “嘛,反正现在也闲得无聊。”

    “可是,你现在出手的话,”森奈央环视一圈活动室里已经摩拳擦掌、伸胳膊伸腿开始做热身运动的老师们,干巴巴地道,“……可能会死。”

    眼睛一睁一闭的功夫就能让森奈央跪在地上大喊求你别死的那种死。

    白兰:嗯?

    “哈哈哈。”白兰愣了一下后笑道,“我知道你们大学城是有很多厉害的家伙啦。”

    “但是这里友情提醒一下,由于我和纲吉君定下的束缚约定,我和你的战斗只能靠包括你我在内的七位守护者决出胜负。如果是额外势力的介入导致其中一方败北,那么无论是我还是纲吉君,恐怕下一秒就都会吐血身亡。”

    白兰满不在意道:“我是无所谓啦,不过奈央没有办法看着纲吉君和我一起死吧?”

    “为了这位人质着想,笨蛋奈央就来玩玩看嘛——我们小时候常玩的对决游戏。”白兰笑道,“介于奈央太笨了,我就额外再补充说明一下,守护者可不是随随便便找几个人就可以的。”

    “哈?守护者还有要求?”森奈央不由将询问的视线投向里包恩老师。

    “给笨蛋奈央透露的信息已经够多了吧。”白兰准备挂断电话,“下个星期我就来你们大学城当交换生咯。为了避免战线拖长太过枯燥乏味,胜负对决日干脆就……嗯,定在三个月后吧。拜拜~”

    “喂等等,笨蛋白兰?”森奈央没来得及阻止,电话那头已经传来了忙音。

    “啊啊……小奈央的表哥果然是那种看起来开朗亲切,实际上自说自话、任性自我的笨蛋。”坂田银时无聊地拿小拇指抠完鼻子,随意地弹了一下手指,嫌弃道,“光听声音就知道了。”

    “还是个可恶的白毛。”森奈央补充道。

    “是那种经常给人添麻烦的类型吧。”坂田银时猜测。

    “还超级喜欢甜品,一次能吃下和自己等重的棉花糖。”森奈央控诉,“我都怕他糖尿病超标。”

    “说话的语气还黏黏糊糊的,他以为他是什么女子高中生吗?”坂田银时批评。

    “可不是嘛,不过是仗着父母遗传的基因好,顶着一张轻浮的小白脸装嫩,特别喜欢撒娇。”森奈央摇头。

    两人你一言我一语,说着说着,旁听的众人表情变得奇怪起来,目光不自觉齐齐转向活动室里的另一个人。

    五条悟大人正拍桌捧腹大笑:“哈哈哈哈这个世界上还有这种笨蛋人设啊哈哈哈哈。”

    众人:……

    众人:这个家伙,一点自觉都没有吗?(震惊)

新书推荐: 黑莲花少年身陷修罗场 校草请不要打扰我学习! 成年代文作精后把反派攻略了 赏金岚 昭昭暮星野 奸臣她委身陛下后 此心安处是吾乡 最后一朵玫瑰 都市秘闻 强嫁死对头后逆风翻盘!(重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