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见端倪

    裴知蓝第二日起来,眼眶下黝黑一片。

    素锦心疼的不行,“娘子最近绣了不少东西,是不是累着了。”

    这几日,裴知蓝为了琢磨茶楼的秋日礼盒,绣了不少花样。

    裴知蓝摇了摇头,绣东西方便,花样甚至都不用她想,从空间藏书中随便挑一些来就是了,主要还是被梦魇困惑到了。

    不过这事就不需要和素锦说了,小丫头原本就胆小,那梦中的事情光怪陆离的。

    用粉膏遮了下脸色,裴知蓝这才出门,今日和季莹约了出去游玩。

    季太夫人特意私底下给了她五千贯交子,让她看到喜欢的就买,不够就留侯府的账,自会有人去结:“多买些头面首饰,多宝阁这几日上了新,小娘子买些喜气的,也过了那几个月了,戴些无妨。”

    裴知蓝知道太夫人心疼她呢,过了百日便让她穿着鲜亮些,不必再着素服。太夫人心思澄澈,不拘那些虚礼。

    是裴知蓝自己认为还是不必过于招摇。她虽没有与这一次时空的父母相处过,但既身体受他们庇护这么多年,自然也需尽孝。

    何况只是衣物首饰这些,裴知蓝原本也不爱太过重妆。

    所以太夫人给裴知蓝的这些钱,最后全让裴知蓝拿去给府中其余小娘子买东西了。

    季莹今日梳双蟠髻,前后戴了金花头银簪和金花背梳,穿黄色纱衫,带着裴知蓝直奔多宝阁而去。

    那多宝阁的掌柜一见季莹便殷勤的过来,又挥手让人端了一盘头面让季莹挑选。

    一看便是常被宰的客。

    裴知蓝这次打定了主意由她来付钱,正要开口,季莹拉着她坐下,随手翻了翻,便偏过头撅起嘴。

    “又拿些过气的花样来。”

    “季娘子,这可都是时新货色,前些日子清河郡王妃还定了一套。”

    托盘上摆了整整一盘首饰,二十八件为一套头面,分金银和珠翠各一套,簪钗居多,裴知蓝拿起一支竹叶钗,瞧着还挺雅致的。

    季莹看了眼便哼了一声,“把这一套金银的包起来,送去府里。”

    就这么定了?

    饶是镇定如裴知蓝这会儿也吓了一跳,都没问价呢。

    那掌柜的见怪不怪,笑得合不拢嘴,忙道:“季娘子大气,一会儿就遣人送去,要不要再看看其余首饰。”

    说着,便让人上了各色冠饰、戒指、手镯、项饰、佩件。

    裴知蓝看的眼花缭乱,抢在季莹前付了款,这套金银的头面要五百两银子。

    季莹被抢了先,还有些恼怒,“作甚,这是我买给你的。”

    看着季莹大有再买几套给自己的想法,裴知蓝连忙拉住她,她根本不缺这些东西,没的在这里被当冤大头宰了,她是看出来了,这些东西大有讲价的可能性,只季莹来了后,倒像是一口价付款的,怪不得那掌柜看到季莹笑的如此谄媚,这不是现成的人傻钱多吗。

    “左右再过些日子,小舅母就会请金银匠和珠翠匠来府上打首饰,我瞧着这些时样也就一般,只有你给我买的那套好看些,我们再去逛逛其他地方吧。”

    一句季莹买的最好看,总算把这个小娘子哄出了多宝阁。

    “咦,那不是娴娘子吗?她今日也出了府。”

    素锦指着多宝阁对面的一道身影,黄色衣裙一闪而过,那家铺席是一家香料铺。

    素锦上次就是来这里买的香料,所以她有印象。

    季莹看到梅月娴又哼了一声,她还记恨着上次因为梅月娴而被罚的事。

    得了,好不容易哄好的小娘子,又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了。

    香料铺,是回去制香吗?

    但是据她所知,娴娘也好,吴姨母也好,她们都不会制香。

    裴知蓝对着素锦说了两句,素锦点了点头。

    这边莹娘还在生气,裴知蓝只好拉着人往卖吃食的街巷去了,她算是看出来了,这位娇娇表妹,要么说好话哄着,要么给她弄些好吃的堵了嘴。

    “娘子,我好像瞧着府里的莹娘子和裴娘子了。”梅月娴这里的丫头也看见了裴知蓝她们,梅月娴点了点头,她早就注意到她们了,看着她们进去的多宝阁,又看着她们带了一大包东西出来,那掌柜还亲自迎送,想来花了一大笔在里头。

    梅月娴这会倒是想到了母亲说的钱的事情,她自己是不在乎这些的,但是看到别的同龄小娘子可以随意到多宝阁买东西,说不羡慕又是假的。

    她虽然不差钱,但却没那个能力去京中最贵的首饰铺一次性买那么多首饰。

    “走吧,姨妈好几日没有熏香了,我看这几日她都没睡好。”

    主仆几人收回视线,将香料买了,好几大包,母亲特意吩咐了,这个香料是专门给姨母买的,是以她格外小心。

    秋风扫落叶,天气逐渐转凉,裴知蓝和季莹一直逛到夜色初现才回府。

    裴知蓝给府中的小娘子都买了东西,让何氏送去给了各房,特意说了是她和季莹一同买的。

    何氏笑着对心腹丫头道:“莹娘哪会记得买东西给府里的人,定是裴娘自己买的,还愿意带上莹娘的名,真正是心善的好孩子。”

    季莹回了自己院,发现侯府大娘子在里头,脸上的笑意不多时便落了下来。

    侯府大娘子由丫头搀扶坐着,看向季莹。

    那是自己的母亲,可每次看她的目光都很奇怪,仿佛在透过她看什么其他人似的,季莹原本今日出去和裴知蓝玩十分愉悦,但侯府大娘子似乎不是这么想的。

    “上次你父亲让你好好学礼仪,怎么才学了几天就不学了,今日还在外头玩到这么晚?”

    侯府大娘子对季莹招了招手,季莹乖乖扑到她怀里,“娘。我今日是和表姐出去玩了。”

    “你裴姐姐忙得很,你又是个欢脱的性子,可别麻烦到她了。”侯府大娘子自然知道她是和哪个表姐出去的,只说了这么一句。

    侯府大娘子身体向来不怎么好,说了会儿话就累了,由紫丹牵着离去。

    人一走,季莹砸了一个茶杯。

    紫丹小心翼翼的看了眼侯府大娘子的脸色不敢说话。

    这几日侯府大娘子都没让她们在院子里熏香,精神特别差,也不让她们请大夫来。

    -

    季阡在侯府整整休憩了半个月,官家急召,才去赴任,走之前将松风留下。

    季阡看着桌上燃尽的香神色莫名。

    “琴荷院有任何事都来上报与我。”

    “是”

    松风虽不理解,但既是郎君吩咐,自然照做。

    季阡一离开侯府,最失望的莫过于吴姨母。而最高兴的却是梅月娴。

    “表哥走了,下次回府都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了。”

    吴姨母看着花容月貌的女儿,心里煎熬,再拖下去,娴娘年纪就大了,这可是她唯一的女儿,她自然想给她最好的。

    “娴娘,你这几日就好好侍奉你姨母,她最是心软,哄好了她,才好让她在你表哥面前多说说好话。”她就不信自己姐姐这么喜爱娴娘,没有把娴娘许配给大郎君的想法。

    就算季太夫人看重那裴娘子,但总归也是要听一听儿媳妇儿的意见。

    实在不行......“娴娘,若让你给你表哥当妾室——”

    “娘!你在说什么呢!”娴娘睁大了眼,不敢置信,这是她母亲说出来的话,她和她母亲这么多年不就是因为父亲宠爱小娘才过得艰难吗?

    “是母亲想岔了。”吴姨母也反应过来,拉过梅月娴的手拍了拍,“只是娴娘,以你表哥的身份,以后肯定也会有很多妾室。”

    梅月娴挺起脖子和腰板,“我自然知道,哪家人没个三妻四妾,也就姨丈对姨母一心一意了,这么多年连个通房丫头没有。表哥这个身份地位,自是不可能只守着一个人过的。”可她从来没想过要嫁给表哥。只是这话如今没法和正在兴头上的母亲说。

    吴姨母顿了顿,没再说什么。

    梅娴月看着被弃置在矮桌上的两支香,咬了咬唇。

    -

    自上次事情后,季府很是风平浪静了一阵。

    裴知蓝琢磨不透,是原本季府便是如此,还是因她到来而风波渐起。

    不过与大表兄一谈后,倒是查的事有了不少眉目。

    母亲早年在京中经营过绢帛生意,不管是麻布还是纱罗都有所涉及,直到与父亲定亲那年,这生意才停了下来。

    而母亲的绢帛生意,其中持股的不仅仅有母亲,还有其他人。

    吴家......

    正好那日与季莹外出碰到娴娘买香,裴知蓝特意让人跟着看娴娘买香是为何用。

    查的婆子来报,说是娴娘拿着香回府后,又着人将香送去了侯夫人吴氏的院子。

    让查事的两人离开后。

    裴知蓝沉思片刻,两件事虽未查清明细,但所指的无一不是侯府大娘子吴氏。

    若真是吴氏,那倒是可以解释为何之前在季府之事会如此神不知鬼不觉。

    但此事干系重大,还要试上一试才行。

    这段日子在季府,除了家宴和季太夫人院子外,裴知蓝轻易不吃其他院子里的东西,就连她自己院子送来的吃食,她也用东西测过才会入口。

    长此以往的也不是个事,只有千日做贼的哪有千日防贼的,防不胜防。

    裴知蓝决定主动出击。

    若是成了,刚好替季府清理门户,若是不成,她就搬出府去。

    那人显然是针对她一人的。

    裴知蓝将那只阴阳玉佩拿了出来,只是为了这块玉佩吗?

    要说府中对裴知蓝最看不顺眼的人是谁,毫无疑问便是那吴姨母。

    裴知蓝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招了吴姨母的恨,她和吴姨母完全没交情不说,她甚至几乎不到侯府大娘子面前凑,该是与吴姨母没什么交集才对。也就平日里在季太夫人那里才会和娴娘见面,两人也是各说各的,至少面上礼节过得去。

    但吴姨母对她有意见,这事还挺显眼的。

    也好,她这次便要用吴姨母来试试吴氏。

新书推荐: 天作之合,但指男友和别人[ABO] 悲海同歌 清汤小崽崽在娃综 我欲救亡夫,徒弟总插一脚 女反派 八爷夫妻互穿日常(清穿) 神豪爸爸他超级飒【快穿】 [体竞]国宝兽医在体坛 小黑屋(番外合集) 嫁给前任他堂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