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花丛中的惠子改 > 番外 遗忘的信件

番外 遗忘的信件

    雨天,阴冷,潮湿。

    发霉的木板踩起来咯咯作响。

    像掉牙的老太太嘶哑的笑声。

    令人牙酸。

    走廊上扬尘很大,微弱的灯光下灰蒙蒙的一片。

    惠子慢慢地推开厚重的木门,上面的漆饰已经剥落。

    很久......没有来过了啊。

    惠子望向角落里静静叠积的的纸箱。

    胶带上虽然落了灰,但封存的很完好。

    惠子恬静的脸上浮现了一丝笑容。

    不过,惠子的视线移到墙角——那块地板上已经漫上了一片暗色的水渍。

    “滴答——”

    弥漫浮灰的寂静中,水声格外清晰,悠长。

    惠子不再耽误时间,走上前抱起纸箱就往外搬。

    好一会儿,长长的沉寂被惠子急促的脚步所扰乱,来来回回,伴随着木板腐朽的呻吟,少女的影子伏下又直立起来,屋内的纸箱很快就剩下最后一个了。

    惠子手指扣住纸箱的下沿,湿滑一片。

    带着雨水的凉意。

    “呼——”

    箱子出乎意料的沉,惠子手指发力,指尖陷入到纸箱底部。

    很好,很稳当。

    惠子的脚步脚步放慢,不疾不徐走到堆着纸箱的隔间,弯腰把手一松。

    “砰——”

    箱子落地,惠子竟然感受到地板的震动。

    幸亏平时有些锻炼没落下呢,不然得费不小的力气。

    惠子想到。

    之所以这样想是因为惠子做完这些体力活儿也只是胸口微喘而已,其实她刚才下盘稳健,足以见她基本功扎实。

    惠子抚了抚胸口,发觉自己手上有些蓝色的痕迹。

    “这是......颜料?”

    惠子镇静地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白衬衣上的指印,又看了一眼侧下沿漫上深色水迹的纸箱。

    “果然在底部吗......”

    惠子端详着自己白皙纤长的手指,看上去不沾阳春水,其实骨节分明,有不少薄茧,是很有力的。

    此时沾上了蓝色颜料,那颜色又偏深,愈发衬得手白净,竟有一种妖异的美感。

    “唉——”

    惠子看着手叹了一口气。

    虽然说纸箱底部浸湿了,但应该没破,只怕是自己刚刚一用力......

    里面的一部分东西估计是浸水了。

    惠子想着,这一不做二不休,既然都搬出来了,干脆都理出来吧。

    “撕拉——”

    惠子撕开封条,打开纸箱,入目便是一套保存得很好的茶具。

    惠子脸上不自觉露出一抹淡笑,但很快就消失了,无端地让人感到沉郁。

    茶具装在精致的盒子里,盒子里用丝绸填充起来。

    怪不得搬的时候一点声响也没有,包裹得这样细致一向是外婆的作风。

    她是个优雅和善的女人,即使老了也一样,言行举止处处透露出庄重;她始终遵守着严谨的家训。

    不过她却活得随心所欲,在规矩里放纵自我,又是相当奇特的性格。

    惠子还记得小时候顽劣被外婆罚跪,外婆就在她前面用这套茶具沏茶。

    要等她沏完,品完三杯才让自己休息。

    品一杯茶的时间是一刻钟。

    至于沏茶的时间看她老人家心情。

    不过虽说是这样,外婆总是在品完第一杯茶之后,在惠子膝盖下塞一个软枕。

    然后温言细语地训斥道:前面吃点苦头长长记性;后面虽然的到一些优待,但不能松懈,磨磨心性。

    这个时候,外婆就和惠子一起安静地等待时间慢慢淌过。

    谁也不说话。

    祖孙二人极有默契地享受这片刻安宁。

    若是那是再下点雨就更好了,外婆会愉悦地邀请自己的小孙女儿到庭前廊下看雨,而老宅庭院里有相当清丽的溪流景观。

    惠子和外婆就一起看雨露流过脉络,从叶尖滑落,连带着叶上的翠色一并滴入从中那幽深,再积成一道道小径流从四面八方汇入到溪中。

    滋养万物,抚润人心。

    当然,跪还是要跪的。

    惠子跪着,外婆是跪坐的,这样二人差不多一样高。不过外婆的姿势里带着浑然天成的矜贵优雅。

    但是这一点都不像惩罚了,惠子后来总是想道。

    外婆也总会说:“被小惠子陪着看雨,是多么幸福的一件事啊。”

    从那时起,惠子就极爱雨。

    可是从什么时候开始,雨让惠子感到了冷,是那种坠入深海的冷,从灵魂里,冷到彻骨。

    是妹妹瑛子患重病的时候吗?

    她记得,瑛子住进医院的那天,是个雨天。

    还是更早......早在外婆离她而去的时候,她就被强行剥离一层名为外婆的保护罩。

    让她第一次知道,雨可以这么冰冷,她再也不能钻进那个敬慕的老人怀里,获取一丝暖意了。

    后来,拿到瑛子病危通知书的时候,似乎连带着皮和血肉一并被剥走了,只剩下一把骨头浸泡在雨的寒意里。

    好冷......,好冷啊......

    外婆......

    外婆......

    带我走吧......

    惠子下巴下压,下颚紧绷,强行把自己从魔怔中拉出来。

    这种想法......真是可怕呀......

    当初差一点把她拖入深渊呢.....

    幸好,幸好还有家人陪在身边,瑛子、父亲母亲都为着自己担忧着,正是这种羁绊把惠子拉了出来,使她重新振作。

    不过想来,那段时间,实在是浑浑噩噩啊。

    连那时候的记忆也是模模糊糊的。

    惠子摩挲着盒子,感受到悲伤随着雨水一波一波涌来,只是刻骨的伤痛好像隔了一层厚膜,仍是让人钝痛得难受,但惠子不会再想深入,自暴自弃溺死在那片海中了。

    她知道自己当时受了打击,忘记了很多事情,可只再多想一下,脑海里却是一片空茫。

    就像保护机制一样,一旦到临界点,就自动切断电源。

    惠子常常做梦,却像在海雾中行驶,茫然而困惑。

    可惠子感觉,在记忆深处,隐约有一道温暖的意识在指引自己不要迷失。

    那道意识让惠子感到亲切有依赖,她想,那大概是外婆曾经的教导在指引她。

    惠子轻轻放下茶具,又把纸箱里的东西一一捡出来。

    里面的东西很杂,有外婆的,父母的,还有瑛子和自己的。

    惠子拿起了一个小木钟,上面的指针已经停了,但是挺完好,特别是背面有几个不整齐的刻字——赠瑛子。

    惠子想起来这是自己刚上国小的时候去学了篆刻,手没力气,刻痕粗糙幼稚,但早早做好了打算在送给瑛子的礼物上给她刻字,这三个字算是她当时竭尽全力所能达到的最好水平了。

    当她送给瑛子的时候,瑛子却眼泪汪汪地说:“姐姐的,手、手受伤了.....”

    当瑛子小小的手抱着小木钟的时候,一边哭一边笑,惠子就在想,天底下怎么会有这样好的妹妹。

    惠子看着这字也有些好笑,现在看上去丑得没法见人,不过自己现在在篆刻方面有所小成,过段时间给瑛子准备一份更好的礼物。

    想想真是很快,从那时起已经快十年了。

    惠子现在在十七岁,在立海大高二年组上学。

    不过她是刚刚从国外转回来的,还没正式去学校报到呢。

    惠子继续整理,不知不觉到了底部。

    一个黄色小球安安稳稳地躺在角落。

    惠子伸手抓住小球,摸起来还有些毛茸茸的触感。

    不过很陈旧了,上面有用过的痕迹。

    “原来......我以前还对网球感兴趣过吗?”

    “真是一点也想不起来呢。”

    惠子喃喃自语。

    “这是.....?”

    惠子又拿起底部最后的几张纸,准确来说,是一个信封,还有一幅画。

    信封上的封漆竟然没有被打开过。

    正反两面雪白一片,没有署名,也没有收件人。

    “给谁的呢......”

    惠子语调顿了一下,心中默念一句抱歉,说道:“打开看看吧。”

    她看到这个信封的时候,就有一种急切的,想要打开信封的念头。

    很奇怪,惠子心中有一种隐秘的期待,她预感到,信封里面有什么东西对她很重要。

    手指折边划过,惠子慢慢地打开了信封。

    信封里只有一张纸,上面只有一句话:

    “送给你鸢尾花”

    六个字,没有标点。

    惠子的理解能力不错,不过这时候有些猜不准,如果加上标点的话,这句话在她看来至少有两种解释方式。

    一种极淡的清香散入空气中。

    信封里还有一些干花瓣,没想到这么久了还能有味道。

    惠子抚摸着字迹,心头有些杂念。

    很秀雅的字迹,感觉像是一个温柔纤细的人。

    不过笔锋内敛有力,不自觉又给人一种强势的感觉。

    还有就是,惠子甚至感受到了写字之人的心境,一种永恒的安定,像是宇宙深处的漩涡,遥远而又神秘,但毋庸置疑的是,它蕴藏着强大的力量。

    惠子垂眸,她竟然感到可靠和安心。

    实在是奇怪。

    惠子的目光移到画上,幽深的纯黑色眼睛闪过诧异。

    一朵蓝紫色的鸢尾花跃然于纸上。

    着笔细腻,微微绽放的姿态很有灵气。

    妖、雅、秀、美四种感觉融合在一起产生了令人惊叹的效果,那种奇妙的感觉,从视觉神经扩散到整个身体。

    那是一种层层透出的生气,像叠浪一般涌来。

    虽一眼都是蓝紫,但并不单一和压抑,反而很明丽,没有刻意凿刻的痕迹,是一种天赋和技法的双重融合的体现。

    实在是一幅佳作,只可惜美中不足的是画上染了水迹。

    惠子虽不专精于绘画,大也略通一二,特别在鉴赏力上可以说是拔尖的。

    这也是得益于从小接触到的优渥环境,让她开阔了眼界,同时惠子也身具这样难得的天赋。

    但,惠子在这一瞬间也涌上了千万思绪:这画究竟是谁画的?又为什么在这里呢?是不是......和信封有什么联系呢......

    对了,还有颜料的未解之谜。

    惠子鸦羽闪动,沉吟片刻。

    画上的颜料虽然有些晕染,但不至于在她手上造成这种颜料效果。

    她手上的蓝色,颜色挺深,而且很纯,并不是画上的渐变颜色。

    惠子又伸手在底部摸索,找到一支挤扁的蓝颜料,没有盖帽。

    果然,是你这个小东西呢。

    估计不知怎么弄掉了盖子,装杂物时又不幸压到下面,颜料都挤了出来,大概是凝固成一片的。

    不过今天被雨水打湿了,有效成分起了作用,正巧被惠子搅和了一手。

    可真是有缘分啊。

    惠子看着手笑了出来,顺手又把小球捡起来把玩。

    只看她幽深的瞳仁,一股浓重的好奇心从里面溢出来。

    “总感觉里面藏了故事呢。”

新书推荐: 重逢恋人 茶馆老板只想躺平撸毛茸茸(星际) 重生后成了替身女帝 九州山海志异缘 打败宿傩后五条悟说要嫁给你 穿越女她错过了官配男主 【世界之外】伏线 宇宙魔方 一不小心和竹马恋爱了 狂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