契机与改变

    绫辻行人其人,生活在一个有着异能力的世界,虽然异能力存在的事被高层掩盖,但以他缜密的心思与过人的头脑,极强的推理能力,轻易从重重掩饰中找到了真相。

    但知道也不能代表什么,他只是一个普通人,在这个世界上生活了二十年的普通人,告别父母,回到故乡—日本东京,打算开一家私人侦探事务所。

    将喜欢的推理作为工作,成为一名侦探。他知道自己说话方式常人往往不能接受,所以一开始就不打算与人公事。

    闲暇之余,还可以收集喜爱的人偶。这就是他今后的生活,他原本是这么打算的。

    将今天当作平常的一天的绫辻行人,站在镜子前时,脑子里突然涌入一段记忆,身上也好像被附上了什么东西。

    那是一个看不清样貌的女孩在战场上糟糕至极的经历,太糟糕了吧,多种情绪向着绫辻行人席卷而来,最为强烈的、最后传递的思绪是烦恼。

    究竟是谁?那个女孩是异能力的主人吗?拥有什么样的异能力?目的是什么?她/他的灵魂是附在我的身上了吗…

    虽然脑子里一时间略过许多的想法,绫辻行人面上仍然波澜不惊,发现自己仍然可以使用自己的身体时,没有主动争夺控制权,默默看着镜子中出现的陌生的自己。

    虽然绫辻行人自觉无论是怎么样的人,他都有办法从对方身上得到,如果想谋划什么,对方找上他,恐怕是打错算盘了。

    出乎意料的是,那是一个相当好懂的人,单纯,不,应该是单蠢吧,绫辻行人想。

    不同的人操纵着同一具身体,差别竟然这么大,绫辻行人从来没有看过拥有如此温和、宽容眼神的自己。

    并不是不谙世事,而是经历世事后仍然澄澈的眼神吗?不太适应这样的身体,还是不太适应男性的身体?绫辻行人在根据对方的表情一一排除,对其进行侧写。

    她看见镜子里陌生的面孔,第一反应有些迷茫,随后像是意识到什么,或是得到什么信息后,面上带了些恍然。

    看来对方的异能力在附身上后,能让双方都获得一些东西,刚刚那些大概率是真的。对方应该是获知了我的身份信息。

    随后她的脸上出现了愧疚,所有的想法都摆在脸上,如果这也是伪装的话,对方的演技恐怕已经到达臻镜。

    不对,好像不仅是认出了我,更是对我有了超乎寻常的了解,就好像确认了我不是坏人,放下心来后,就在心大的担心给我带来麻烦?

    剩下的情报就只有从实际对话中获取了,不过虽然是个麻烦的女孩,但如果真是关于那样经历的烦恼,听一听又何妨。

    于是绫辻行人出声了,虽然心中已经有了论断,“看来你不是故意的。”

    对方刚刚在走神,听到反应后下意识回应了,看来身体里的两个人是可以对话的。她回应后,并未反驳,甚至有点慌乱,害怕被误会。

    因为我是她了解的人吗?这么轻易交付信任,真是愚蠢。明明是拥有异能力的人,反倒是更加慌乱、局促不安。

    见不得这样,本来该等对方说出烦恼,而不是主动暴露的绫辻行人主动提醒了,如果不解决对方的烦恼,恐怕这样麻烦的情况还要继续持续下去,会严重打扰他的生活。

    这么没有警惕心吗?随意暴露了陌生信息,那个晶子的女孩,看来应该是她的朋友。出于提醒,也是让对方警惕,同时也是试探。

    “不,没收到对方的信息。”

    结果对方又带上了了然,也没生出警惕。意识到了我的能力,知道我的能力,同时还清楚我的原则和底线,是真的完完全全了解我啊。

    对方带来的事,相当麻烦,那是一件来自过去的事,那个年岁不大的被称为晶子的女孩是7年前那场世界异能力战争中的牺牲品。

    在知道对方拥有着在所有治愈能力中都能称为罕见的异能力时,绫辻行人都能预想到那些腐朽的日本高层会怎样榨干那个女孩的价值了。

    不过,想到画面中那个女孩治疗的人都是奄奄一息,极其接近濒死,这让绫辻行人想起了一个人,一个有名的异能者。

    那是在高层中曾经显赫一时的异能力——【请君勿死】,拥有者的名字:与谢野晶子。

    知道朋友晶子的未来,害怕晶子的未来改变而犹豫不决,承受了那样的伤害,还在担心朋友吗?虽然看起来是很软的性子,却出乎意料的坚强。该说还是有警惕心吗,还是对朋友的维护呢,一开始没有告诉他与谢野晶子的身份。

    他们所在的时间不同,是能够跨越时间的异能,还是跨越了空间,来到了时间发展不同的平行世界。不论哪一种,这个名为夏月的女孩子的异能力都超乎寻常。

    虽然绫辻行人作为一名侦探的好奇心,让他很想知道到底是怎样的能力,能让她知道这么多事,跨越了时间或空间,或者两者都有,交上了朋友。但是好奇心应该止步于此了。

    原以为这只是人生中一次奇异的经历,他们在这之后就不会再有交集。夏月偶尔去找与谢野晶子,偶尔也会过来找他,只是为了表达感谢。

    原以为对方表达感谢后—做饭、打扫之类的,对方很有分寸的在他休息时出现,在她认为足以偿还恩情后,就会离开吧。

    结果,并没有。有时候,绫辻行人是真的很好奇夏月的脑子里在想什么,虽然她的想法浅显易懂,但是并不是所有的事都能读出来的。

    把他当作第二个朋友了,不,应该是前辈了,带着崇拜,向他请教推理、心理学之类的,被骂也只是呵呵笑笑,倒是真的让绫辻行人的生活热闹起来了。

    似乎是觉得相熟了,夏月也透露了一些她的事,虽然大多都是她自己要说的。也会像朋友一样和他聊天,聊聊日常、聊聊人偶。推理上虽然跟不上思路,但,嗯,是个很好的听众。

    在绫辻行人回答关于未来规划一题时,夏月的话语有些迟疑,虽然只是短暂的停顿,但她真的很不擅长掩饰,是关于他的不美好的未来吗,以夏月的性格,确实是会为这样的事烦恼。

    在夏月了解到他正在准备开办私人侦探事务所时,沉默了一瞬,她下定了某种决心,颤颤巍巍的让他再考虑考虑。

    夏月并不是那种喜欢干涉他人选择的人,反倒不如说,她这人对朋友绝对真诚,应该会真挚的支持朋友追求自己的梦想、想要的生活。

    既然这么说了,那就代表她所知道的那个关于我的未来并不美好,但又像之前那样犹豫了。

    不过绫辻行人觉得他所了解的夏月不是犹豫不前的人,她经历了一些不美好的事,但却足够坚强的让自己坚定向前。

    真的没过多久,夏月下定决心后,坦白的局面来的异常的快,或许是她察觉到快到某个节点?或者快没有时间了?

    在那次谈话后,就算以之后过来人的眼光来看,绫辻行人也不得不承认,他的人生改变了。

    不再是政府控制下的杀人侦探,而是一名做着普普通通推理的侦探。一切的源头只是某个异界来客的烦恼。

    与谢野晶子人生本该是平平无奇的,作为一个点心店的店员努力挣扎着活下去。在灾难到来时,金色的光芒化作满天飞舞的金色蝴蝶笼罩着她,她活了下来,觉醒了异能力。

    彼时的她并不知道这是一份多么遭人觊觎的异能力,只是懵懵懂懂的知道这份奇迹之力,能够拯救他人,只想着救活他人。

    对悲惨未来一无所知的她,就这样,被森鸥外利用,去完成一份残酷的计划,当时就连计划都不知道的她,开始是为能够救助士兵们,能让他们活下去,觉得在血腥的战场待下去也没什么。

    只是后来,一切都变了,与谢野晶子渐渐意识到那个医生,让濒死的士兵们在异能力治疗下快速恢复并重返战场,除非死亡,否则永远不可能离开战场。

    她拒绝为士兵们治疗,森鸥外便将士兵打成重伤,她并不想看到任何人死只能继续治疗士兵们。

    【请君勿死】可以治疗□□上的伤痛,却远远不能治愈心灵上的伤痕。死去的人迎来解脱,活下去的人将继续忍受地狱般的折磨。

    救人的概念逐渐变得模糊,到底什么才是“正确”,她也无从知晓了。

    "如果没有我的话,大家就能负伤,从而离开这里。"立于战场的,被大家称为死亡天使的与谢野晶子时常这么想。

    感到迷茫的与谢野晶子在某一天,开始做着一个同样的梦,梦境的主人有一个幸福美好的生活,父亲高大帅气、母亲温柔美丽。

    与谢野晶子一直以为这只是自己的一场梦,一场因为痛苦现实油然而生的美梦。直到她与梦境主人相遇了。她们成为了朋友。

    名为夏月的朋友的到来对与谢野晶子来说是一种安慰,她带来了许多的故事,讲许多开心的事让她的心情稍稍放松。

    但是不行啊,内心沉重的负罪感压得她喘不过气来。她不想让月担心,努力在对方面前表现得放松的样子,不过温柔细心的月,怎么可能察觉不到呢?

    她只是将担忧埋在了心底,使我们之间的联系越加频繁,甚至在某一天,真实的踏入了这片战场。在与谢野晶子意识到时,对方已经使用异能力,不知道在这里待了多久。

    怎么能让对方踏入这里呢?怎么能把对方也拉入这样的痛苦中呢?如果不是我,对方是不是还在那个和平的地方过着幸福的生活呢?

    与谢野晶子这么想,她不应该与我扯上关系,被讨厌也没关系,只要远离我,远离这里就好。

    但是,两个能够成为了好朋友,意味着她们有相同的地方,有互补的地方。

    夏月是善良的、坚强的、体贴的,但同时也有她自己的固执。她告诉了与谢野晶子的她的来历,在这残酷的环境中坚持了下来。

    即使如此,她们的矛盾依然存在。

    在夏月被森鸥外发现那一刻,与谢野晶子无比恐慌,这个恶魔一样的医生,骗了我,还想要骗月吗?!绝对,绝对不允许你靠近我的朋友。

    最后,我和月在森鸥外的事上达成一致,在矛盾上各退一步。这么做的后果,月代替我被砍伤了。后来,就是与谢野晶子一个人的战场了。

    月被我隔离开了,我们之间的气氛越来越沉默,她害怕我感到更受伤,我也害怕她受伤。

    就这样过了多久呢?与谢野晶子并不知道,只知道某一天,她的朋友月,难得带着些轻松的告诉她,遇到了一个好心的朋友的帮忙。

    其他的话记不清了,但有一句话她一直记得,月难得的带着开心的说:“晶子,你相信我吗,在遥远的未来,你会遇到很好的伙伴们。”

    说实话,与谢野晶子一直以为她的朋友被骗了,不过对方那坚定的语气与其中对于她的美好未来的期待,让她不由的想相信。

    所以战争结束后,对方说要取走她的异能力时,她毫不犹豫同意了,就算失去了这份力量也没关系。这个世界上不会有我的容身之处,这份能力也不该存在的。

    与谢野晶子在政府的隔离设施里渡过了三年,那些人无论如何都不相信她失去了异能力,不论谁来探查、用什么探查,【请君勿死】就是从她身上消失了。

    就算是森鸥外想要带走她,再次利用她的异能力,也不行。他与另外一名拿剑的银发剑士的争斗与她无关,一切都没有关系了。

    温柔的少年拥有远超常人的智慧,一眼看穿了她确实不再持有异能力这一事实,但是,但是,他向与谢野伸出了手。

    “我们想要的是你的那份温柔。……能力什么的,没有也可以。你的悲伤才有价值。”

    “你的朋友一直都在担心你呢。”

    他这么说着,将她带出了那个长久以来只亮着被她小心翼翼藏着一寸光芒的黑夜。

    森鸥外与剑士的争端停止在少年说出那个事实,“晶子,没想到真得被拿走了啊。”

    似乎在为与谢野晶子谋不平,说着她被骗了的深层含义,又似乎在探知那个他一直不知姓名、不知其貌的强大异能者的信息。

    为什么会有这个认知呢?首先,对方的异能力表现有附身,能够使用那具身体的异能力,暂定限制的是附身时间,从中表现的价值足够森鸥外注意了,更何况对方还能夺走异能力。

    森鸥外倒不会质疑江户川乱步的判断,毕竟他是了解对方那超人的头脑,也了解江户川的性格,对方不至于撒谎。但那个人就更具价值了…

    与谢野晶子咬紧干涸的嘴唇,正要一如往昔一样否认时,名为江户川乱步的少年挡在了她的面前,就连被少年称为社长的男人也阻挡森鸥外的别样的视线。

    “不行,没戏,那位呀,超超超级讨厌大叔你喔,最好不要惹那位生气啦,毕竟,大叔你也不能保证自己的异能力不会被拿走。”

    江户川乱步眯着眼睛笑眯眯的用可爱的语气说出对面医生的心中谋划,后面更是说着什么恐怖的推论。看着对面不变的表情,又补充了一句。

    “每一句都是实话哦,大叔。”

    他确实没撒谎喔,森大叔,因为晶子的事讨厌你,本来就讨厌做坏事的人,你不干人事人家更讨厌你了,说不定讨厌到了极致,生气到极致就附在你身上拿走你的异能力喽。

    不过以那女孩的性格,应该不会发生这种事,不过,他也没肯定呀,惹社长生气的森医生。

    森鸥外就此离去了,与谢野晶子失去异能力,不知名异能力者的存在未知,又不敌银狼阁下的武力,他的谋算算是落空了。

    “乱步桑,知道…”与谢野晶子坐在被江户川乱步推着的轮椅上,旁边是银发剑士。

    “知道哟。你最好的朋友嘛,一个充满谜团的善良温柔的女孩子,是她说的未来,也是她拿走你的异能力的对吧,对吧?还有…”江户川乱步兴致勃勃的聊着,对夏月的事极为感兴趣,因为一切都是未知的。

    “乱步!”福泽谕吉皱了皱眉,呵止住乱步透露那位不知姓名的女孩子的秘密。

    “她不会生气啦!对吧,晶子。”小孩子心性的江户川乱步向轮椅上的与谢野晶子提问,又像是在询问当事人。

    “……”与谢野晶子没有回答,她已经潜入身体深处,看着外面的夏月。

    “没错哦,名侦探江户川乱步君。感谢你们,江户川先生,福泽先生。我是夏月,晶子的好朋友。”夏月略微正起上半身,向后面和旁边的侦探与剑士打招呼。

    “噢噢,果然乱步大人是世界第一的名侦探。”江户川乱步敏锐的从夏月的态度中察觉到什么,高兴极了。

    表情凶恶的剑士没有在意名为夏月的少女如何知道他们的名字,点了点头算是回应。

    夏月笑笑并不说话,她倒不怕被看穿,但也不会主动向对方提及未来的事。江户川乱步,拥有比肩异能力的超强推理能力,是真正的天才。

    晶子总算是离开了政府一方,以后成为“三刻构想”之一的武装侦探社的一员,有了更多的朋友才能真正摆脱过去的阴影。

    “那你要来吗,当侦探社的编外成员。你的能力还不受控制吧,而且你的品行符合社长的标准喔。”

    江户川乱步没有管夏月的思绪,也无意透露夏月的秘密,虽然这个谜团他暂时还没有完全解开。但是,他已经算是看出了一些信息。

    这个女孩子,虽然不在这个世界,但是她的能力肯定还会成长,说不定还会带来一些未知的惊喜,最重要的是…

    “乱步大人喜欢点心。”江户川乱步的最后一句话显得有些突兀。

    但是了解他的夏月倒是明白了,即使在前世,她也是很喜欢江户川乱步的,高智商小孩心性的正义守序阵营角色,还是四大剧本组之一。

    而且,她的能力如果能借福泽社长的异能力【人上人不造】能有所控制当然是一件好事,以后说不定还能见到侦探社的其他人。只是…

    夏月默默看向福泽谕吉先生,社长先生还没同意呢,乱步桑,还有她并不能时常待在这边。

    似乎看穿夏月的顾虑,乱步又开口了,“社长当然同意啦…所以才是侦探社的编外成员嘛。”他看透了夏月的疑问,在逐一解答。

    福泽谕吉虽然没听懂乱步的话,但是他支持乱步的选择,对乱步的发言表示支持。

    与谢野晶子和朋友夏月最终一起加入了侦探社,她觉得这是全新的开始,有了温柔的朋友们的鼓励,她似乎也能鼓起勇气作为侦探社的一员,继续生活下去。

    月将异能力还了回来,在我毫无知觉的时候。

    后来的后来,有更多的人加入侦探社,大家虽然都有各自怪异的性格,但都是很好的人。

    月说的没错,我在遥远的未来,会遇到很好的伙伴们。

新书推荐: 南北东西 水果奶茶暴富手册 醉梦人 北风如意 几点上线? 此路是我开 李花落羽 拂月山 [崩铁]老金,爆点金币 停机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