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动

    自此一发不可收拾,大风少易终于扼制不住憋了二百多年的恨意,将满腔的怒气都发泄出来,一刀就刮下一片血肉,不消片刻,躺在地上的那人便成了血淋淋的,睁着一双眼睛盯盯地望着天空。

    很快他的眼睛也没了,大风少易摸索着先后将匕首插到他的两只眼睛里,巨痛之下无知觉,全程鬼车河邦喉间只发出一种垂死前的呻唤。

    这令大风少易不满,就更加疯狂,削得血肉横飞,溅得混身血沫。

    周围的民众,胆小的早就别过了脸,甚至有的还干呕了两声。

    胆大的还会小声叫好,回想刚刚听到的往事,感同身受都都替大风少易气得混身发抖。

    不知过了多久,大风少易听出手下的人只有出气没有进气,一把将刀死死地深深地插|进了鬼车河邦的心脏,才发出连串大仇得报,十分畅快的大笑。

    只是这笑,有些令人毛骨悚然罢了。

    全场沉默好一阵,金乌尚九眨了眨微湿的眼睛:“爹,不如我们将他接回照顾吧,他……太可怜了。”

    大风元知反对道:“九公子倒也不必,他是我们大风族人,我们自会好好安置。”

    “都不必了。”凤凰傲忆肃然开口,“为他好好准备后事吧。”

    这时,众人才将目光再次集中到大风少易身上,他早笑不出来了,或者是没有力气笑了,保持着将匕首用力插|入的姿势,他缓缓地抬抬头,在找朱雀凌青的方向,不知为何他找对了,满是疤痕地脸微笑着:“谢谢姑娘,那个烧饼很好吃。”

    朱雀凌青嘴唇动了动,平时接话极快的她竟然什么也说不出,她刚刚把人从关押的地方接出来,顺手买了个烧饼给饿到快虚脱的他,是素的。

    只是素的烧饼,可他已经好久没吃过正常的东西了。

    朱雀凌青瘪瘪嘴有些后悔,为什么当时没给他买个肉的。

    可说完这句,大风少易便垂下头没了气息。

    多年来,他拖着这样一副亏空的身体,凭着复仇的执念拖拖拉拉活到现在,如今大仇报了,灵力也在刚刚散尽,就真的撑不住了,哪怕重明槐安亲自前来也救不活的。

    大风元知摇摇头,叹道:“真是可怜,可惜那一手出神入化的本领。”

    “可惜什么本领?”朱雀凌青忍不住呛道,“这种时候还惦记人家的本领,大风族长你是什么铁石心肠?”

    大风元知一噎:“凌青小姐误会了,在下哪里那个意思,来人来人,将少易公子抬下去好好安葬,至于……扔了扔了,真晦气。”

    一场沉重的闹剧散了,在残酷的真相面前,没人再提借尸还魂那事儿,无论哪一族的族人,心头都是唏嘘大过了纠葛。

    不知何时,天空上聚集了灰乌的云团,沉沉地压在金乌城顶,越发有掩天避日之势,似乎随时掉下来,今晚必定有一场瓢泼大雨,而原书中的地劫发生时就是伴着大雨的。

    回去的路上,南乔心事重重,一方面是为大风少易,另一方面考虑怎么才能将地动与刺杀说出来,让更多人避开这场灾祸。

    “知道错了吗?”凤凰傲忆突然问。

    “啊?”南乔疑惑道,“我错了什么?”

    凤凰傲忆目视前方:“以后对外人不要随便捏捏摸摸,说不定会摸到什么东西,此次你也算吃一堑长一智。”

    “……”南乔翻个白眼给他,“我就摸,下次还要摸,总不至于每次运气都这么背。”

    凤凰傲忆斥道:“屡教不改。”

    “是你的管得太宽,你以为我在愁这个,才不是这个。”说话间他们一行已经回到金乌族府门前,只见府内上下全部在忙忙碌碌,在院中空旷的地方搭起临时的棚子,“这是?”

    “地动,应该就在今晚。”凤凰傲忆说,“出发之前,收到一封信,说得就是这个。”

    差点忘了,凤凰傲忆身后还有一身份未知的军师,想必不光地动,连一并会发生的今晚的刺杀也应该会说,南乔心头登时一松,问:“通知其它人了吗?”

    “金乌族长去办,不会有问题。”

    迈进金乌族府的大门,南乔回头叮嘱朱雀子净与朱雀凌青:“去看看有没有能帮上忙的地方,再过两个时辰就天黑了。”

    两人应是,纷纷退走。

    南乔点点头决定趁机提醒点什么:“殿下不觉得奇怪吗?青鸾一族日日守着观测天相,大小灾祸基本无一错漏,为什么唯独这个没有报上来?”

    “不会是青鸾柏莫不报,那就是有人故意知而不告。”协调各城之事向来是凤凰傲容负责的,青鸾柏莫也多与他对接,这种程度的大灾君上势必会知道,敢瞒报的必然先被默许。

    看看,对自己的亲儿子亲弟弟动辄打压伤杀,这一家子果然都不是什么好人,南乔偷偷瞅了一眼凤凰傲忆,他比七十年前淡定多了,不会像以往那样纠结神伤半天。

    长大了豁达了,或许根本就是死心了,不报希望自然就不会失望。

    南乔想,分明他是三个儿子中最拔萃的,无论长相修为还是任何一点,见谁都只会假笑的大凤凰和见了美女总会发|春二凤凰都能被这只小凤凰秒得像两坨渣渣。自己要是有这个一个儿子,宝贝还宝贝不过来,怎么会成天算计着弄死他。

    “今晚小心。”凤凰傲忆突然说。

    南乔回回神,笑:“还是殿下多注意吧。”

    当夜,南乔并没有随金乌家族人住在临时搭起的棚子里,一来是时间紧急不太够用,二来是艺高人胆大,他们这种修为高的,何惧小小地动。

    如她一样,金乌族里修为不弱都把仅有不多有棚子让出来给修为低的族人避灾。

    总以为雨会很快下来,然后黑云黑压压地压到二更天,也没掉下一滴,似乎有意憋个大的。

    今夜,整个金乌族府内众人无眠,睡不着出门溜哒时南乔还听到棚子里有人小声议论:“咱们族长哪里听来的消息,凤都也没人来传啊?”

    “听说是少君殿下说的。”

    “以往有什么天灾,凤都早个十天八天就有人下来通知了,这回少君临时通知,算怎么回事儿?”

    “我看这雨大概会下,地动却不一定吧。”

    “就是,这么多人窝在小地方憋屈死了,来不来,不来我回房间了?”

    “老实点吧,没来还好,来了你小命不保。”

    “就是就是,总归是好心,听一听没什么的,憋屈也比丢了命强,等等吧,左右就是一晚。”

    南乔逛了一圈儿回去,刚关上门,就被自己床上卧着庞然大物吓了一跳,她拍拍胸口走过去,明知对方无法回答还是道:“绝影啊,你来我这里是干什么,大晚上干嘛突然变成这么大一只,还有,你为什么躺我的床上,鸟不是站着睡觉的吗?”

    绝影发出一声悦耳却短暂的鸟呜,南乔有点能猜得到,到金风城这几天,凤凰傲忆和南乔都忙得脚不沾地,把它交给随行而来的侍卫照料,可把它委屈坏了。

    再者绝影每次见到南乔,特别想往她身上贴,不过是怕凤凰傲忆揪着翅膀扔出去。

    后来,南乔想了想,大概是她衣裳的颜色过于特别,绝影恰恰又喜欢这样极致的蓝色,才会喜欢贴着她吧。

    正想着,绝影从床上站起来,往前迈了两步后,歪头从身上扯下一根羽毛,欢喜地递给南乔。

    “……”都记不清是第几次了,花心大罗鸟什么时候这么专情了。

    半夜无事等地动,南乔有心逗逗它,不接也不拒绝:“你房子买好了吗?呃不对,是你窝搭好了吗?”

    绝影是听得懂人话的,此刻听得懂却理解不了,疑惑地歪了歪头。

    南乔憋着笑:“你不是要让我给你生蛋吗?你不搭好窝我把蛋生哪里,对了,还要学区窝才行,凤凰傲忆一年给你多少薪水?”

    “你跟它胡扯什么?”不知何时,凤凰傲忆出现在房间里,他没有敲门直接用自己的方法进来了,真没礼貌。

    南乔回头,讪讪道:“扯着玩呗,反正也没……”

    事字还没落地,只见窗外划过一道巨型闪电,将整个天地照得亮如白昼,紧接着是一声惊天巨响,然后他们身下地微微颤动起来。

    “来了。”南乔下意识道。

    下一秒,她就站不住了,从微微颤动到剧烈根本没有过度,是瞬间完成的。

    凤凰傲忆已迅速将南乔揽在臂弯下,对着绝影喝道:“绝影?”

    绝影立刻化作幼年形态,嗖地钻到了南乔与凤凰傲忆中间,然而外面倾盆大雨和尖叫声同时响起时,他们脚下徒然一空,连同这间屋子以及脚下的地面都飞速向下坠去。

    太快了,但南乔依然能听到耳畔的土地咔咔断裂,和大地被强行分开的声音。

    南乔想用瞬移之术,可已经不能用了,恍惚间想起,哪一本书上看到过,天地有劫,万物受制。可以理解为地动时,世界的磁场是乱的,生活在天地间的灵物自然会受到干扰。

    要命,竟然没想到这茬儿。

新书推荐: 身为路人觉醒者的我决定一鸣惊人 穿成废土貌美娇妻后,抱紧反派 我成为魔头的白月光后死遁了 宝烛灭 我徒弟他可能有病 大师姐她修无情道 姐的传说遍布封建王朝 清醒沦陷 玛丽苏她情郎死了 男朋友好像不是人![人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