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瞒

    肖嘉勇看着林子楠手机上的四个字,直到屏幕暗下去才回过神来。他不动声色地微微侧了侧头,看见林子楠还在咧着嘴没心没肺地傻笑着,压根没注意到手机上的短信。

    直到电影散场,林子楠还在悲戚戚地等着看还有没有彩蛋、会不会带来一个结局的大逆转。肖嘉勇看着她一边生怕被人看见了耻笑她似的悄悄抹眼泪,一边小声嘀咕着:“这不是动画片吗?不是给小朋友们看的吗?搞这么催泪干嘛?这是人性的丧失还是道德的泯灭?”

    肖嘉勇伸出手,摸了摸林子楠的头,说:“走吧,没有彩蛋了。下次我研究好剧情再带你看。”说完给她递了张纸巾擦泪。林子楠迅速接过去,低下头低声埋怨说:“别给人看见了。多不好。还有小朋友呢。”

    林子楠说完轻轻吸了吸鼻子,起身说:“我好了。走吧。咱化悲愤为食欲,去吃东西去!”

    肖嘉勇跟着站起来,说:“好。走吧。”

    林子楠一边往影厅门口走,一边按亮了手机,想看看有没有未读消息。这一看,让她脚下一软,步子都没走稳,差点给自己绊了个趔趄。肖嘉勇眼疾手快地一把抓住林子楠的胳膊,说:“怎么了?没事吧?”

    林子楠赶紧慌慌张张地把手机摁灭了,说到:“没……没事……”

    肖嘉勇将这一系列的表情动作看在眼里,心里很不是滋味。他想向林子楠问清楚,谁是傅君,他妈妈给她发的这条短信是什么意思。但他没开口,因为他知道,现在还不是问的时候。

    出了影厅门口,林子楠还处于非常懵的状态。她不知道傅君妈妈这个短信是什么意思,她也不知道接下来傅君妈妈打算怎么做。但她知道,既然傅君妈妈已经找上门来了,而且还把她扒了个底儿掉,那这事情不会这么轻易就结束了。她早已清楚那尊大佛的手段,也知道她有多大的能耐。

    “看样子不辞职走人,这事是难以善了了。晨曦雨慧那边打个招呼就行,那个死杨雨慧我是再也不会透漏我的下落了。就是这嘉勇这边怎么提分手呢。虽然这恋爱谈得温温和和的,但似乎也没有吵过架,想找个分手的理由好像也不是很容易。”林子楠抬起头偷偷瞥了一眼肖嘉勇,发现肖嘉勇正盯着她看,目光里满是疑惑。

    林子楠慌忙咳嗽了一声,步子迈得更快了。

    肖嘉勇加快步子跟上,一直下了楼,看眼林子楠要往出口的方向走,他才出声提醒道:“不是要吃东西吗?你往哪里走呢?”

    林子楠一拍脑袋,心下暗自嘀咕:“居然把这事儿给忘了。算了,不吃了。待会儿吃得心不在焉,那露出的破绽就更多了。指不定这张嘴吃嗨了,一不留神把傅君那档子事儿全给嘉勇说了,那岂不是自作孽不可活了。这事儿得在他不知情的情况下,安全、妥善、迅速地摆平。省得以后有事没事,那傅君都跟根刺儿一样,让他如鲠在喉。”

    打定主意,林子楠说到:“要不算了吧。吃不下了。还是回去吧。”

    肖嘉勇知道林子楠当下心事重重,他同样知道林子楠最是受不得逼迫的人,因此决定不再为难她。

    他说:“好。走吧,我送你回家。”

    一路上,林子楠满脑子都是傅君妈妈的这条短信,以及接下来这尊大佛会实施什么样的计划来使她就范。如若是她一个人走在路上,那她现在表情一定相当丰富。但她身边还有肖嘉勇,她只得努力装作一副什么事情也没有、云淡风轻的世外高人模样。

    肖嘉勇伸出手来牵着林子楠。林子楠被他这一碰,有点吓到,一下子将手收了回来。收回来之后,立马反应过来,觉得很不妥,于是支支吾吾地辩解道:“有……有鼻涕……刚擦眼泪不小心蹭了鼻涕……”

    肖嘉勇淡淡地说了声:“没事儿。走吧。”依然伸过手来牵起她。

    林子楠任由肖嘉勇牵着,心底突然升出许多安定的感觉。她想起很多很多年以前,傅君也是这样牵着她,带她去过很多很多地方。那时候,她总是很紧张。每一次牵手都很紧张,似乎牵了几百次手,她也依然摆脱不掉心里那擂鼓般的声音。她的手因为紧张总是潮潮的,有时候走得慢,靠着傅君那边的整条手臂都会因为紧张而有点僵硬了。但她心里是甜的,是粉色的,是泡泡状的。

    第一次和肖嘉勇牵手,是在过马路的时候,她没留神看红绿灯。绿灯亮了,肖嘉勇看她没动,于是拉起她就走。一切都很自然。在过马路的人潮中,林子楠侧过脸去看肖嘉勇,他直视前方、面无表情,好像这是很顺理成章的事情。让林子楠奇怪的是,她也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她曾经以为不论和哪个异性牵手,都会让她紧张。如今才知道不是,原来情侣牵手是这样的感觉,温和而又安稳。

    不知道是自己年纪大了,还是因为身边不是原来那个人。

    肖嘉勇给林子楠的感觉就是安全而温暖的,像是一个可以停靠的港湾。她这艘小破船可以在这里停下来,无风时看日落月升,起风时随风轻轻晃一晃就可以了。而傅君曾经就像是波涛汹涌的大海,一浪接着一浪,撞击得她的船身都要散架了。她不得不总是保持高度紧张的状态,随时随地准备稳住舵。

    他们不合适。即便没有傅君妈妈的棒打鸳鸯,他们也不是同路人。他们原本就不是同一个世界的人。

    想到这里,林子楠轻轻叹了口气。

    肖嘉勇听见这声叹息,转过头来,问:“怎么了?有事?”

    林子楠连忙说:“没,没事。就是刚刚经历了情绪起伏,有点累了。”

    肖嘉勇摸了摸她的头,说:“那回去之后就早点睡。”

    第二天周日,杨雨慧提着便当盒进门的时候,林子楠正穿着围裙、戴着报纸帽子在家里打扫卫生。

    “哟,又是你一个人在打扫卫生啊。你那室友就这么剥削压榨你的?是不是看你好欺负?尽捡软柿子捏了!”杨雨慧一边进门换鞋,一边为林子楠打抱不平。

    “别赶那瞎贫。快!帮着一起收一下尾。收拾完了,我好尽快享用我的爱心大餐!”

    杨雨慧将便当盒子放到餐桌上,伸出食指,戳了一下林子楠的脑门,说:“没骨气的小馋虫!”

    林子楠反唇相讥:“我要不是有这么一个弱点,你觉得你现在还能再见到我吗?”

    杨雨慧一听,立马想起来自己犯下的错误,赶紧道:“好好好,小祖宗好,我给你收尾。你洗个手先吃吧。”

    林子楠摘下报纸帽子,套到杨雨慧头上,正打算解下围裙,发现杨雨慧盯着她的围裙“吃吃”傻笑起来。

    “笑什么?”

    “你这围裙是新买的呢?哎呦,这围裙态度不错啊。给肖嘉勇摆的呢?还‘别TM好不好吃的,熟了就行’。这态度可以。一下子就把地位给提上来了。”

    杨雨慧说的是这条新围裙上印的几个大字。

    林子楠本来是看着好玩买的,因为王晨曦老吐槽她的厨艺堪比黑暗料理宗师级别,可以开宗立派了。那天网上逛到这款围裙,立马了下单。到手之后,她当即就穿上了,站在王晨曦面前,说:“晨曦,你看我这新围裙,黑的,显瘦不?”

    王晨曦一看那几个大字,立马点头如捣蒜,说:“显!非常显!”

    “知道接下来对菜的品相和味道有意见的话,该怎么做了吗?”

    “知道了知道了!”

    “该怎么做?”

    “吞肚里吞肚里!”

    “这还差不多。”

    如今想起那一幕,林子楠依然觉得很好笑。她白了一眼杨雨慧,说:“嘉勇才不管我做饭好不好吃呢。”

    “是是是,人常说,有情饮水饱嘛。咱别的不说,白开水还是能管够的,对不对?再说了,跟你处了这么久,肖嘉勇基本的味觉是不是尚在还难说呢。”

    “滚你丫的。”林子楠伸脚踢了一下杨雨慧脚后跟。

    当林子楠将便当盒一层一层在餐桌上铺开时,满桌子的美味佳肴简直让她快要被自己的口水淹死了。

    她一边拿起一块空气炸锅烤排骨,一边问:“话说,傅君的妈妈是怎么找到你的?”

    杨雨慧眼神闪烁了一下,说:“谁知道呢。他妈妈不是很神通广大的嘛。想找个傅君的旧同学,应该易如反掌吧。毕竟我又不像你,刻意隐瞒了自己的行踪这么多年。”

    “还不是被你卖了。害我功亏一篑。”

    “来来来,我这里还有自制的酸奶沙拉,你尝尝。”

    林子楠刚酝酿起的生气情绪,又被这一口酸奶沙拉给浇灭了。

    “我告诉你,你别总老想着用食物来收买我。这招用太多次了,以后总有不管用的一天的。”

    “你就吃吧,吃也堵不住你的嘴。”

    正当林子楠大快朵颐的时候,杨雨慧问了一句:“那老巫婆找你了吗?她说什么了?”

    “她还能说什么。就是找我帮忙呗。我都不知道这忙从何帮起。我们都那么久没有联系了。”

    “帮什么忙?傅君遇到事儿了?”

    林子楠差点嘴一快,把傅君被绿的事给抖了出来,幸亏嘴里还没嚼干净,没法说话。

    “谁知道呢。我没细问。就说让她不要再找我了。”林子楠说完,暗自叹道:“好险!”

    “就这样?没了?”

    “没了。”

    “我估计她还得找你。她可不是那种会善罢甘休的人。”

    “你也知道她难搞定啊!知道你还卖我?!你有没有一点良心?!”

    “来来来,这里还有空气炸锅烤包子!可是你最爱的馅哟!”

新书推荐: 我靠打印天灾成为末世万人迷boss 神君笔下cp注定he 星星与闪灯 你一直在啊 恋爱日记 前朝余孽逆袭女帝 古早虐文暗卫生存计 宁州月 重生后抱住战神将军大腿 殓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