欺骗

    林子楠每道菜都吃了一点,然后把剩下的装好,打算留给晚上王晨曦回来一起吃。

    杨雨慧见状,笑道:“早知道你要留给肖嘉勇,我就多做一点了。怎么?你们晚上要约会呀?”

    林子楠白了她一眼:“谁跟你似的。有异性没人性。我这是留给晨曦的。”

    “你说你是不是傻。人家处处欺负你,你还老想着她干嘛呀?”

    “她才没有欺负我。”

    杨雨慧一副哀其不幸怒其不争的样子,让林子楠不禁觉得有些好笑,因为王晨曦平时说起杨雨慧来,也是这幅表情看着她。王晨曦总说杨雨慧不是什么好人,让林子楠能离多远离多远。林子楠也搞不懂为什么她这两个好友偏偏如此针锋相对,可能就是所谓的没眼缘吧。

    “老巫婆那边你打算怎么办?”

    “谁知道呢。只能看一步走一步了。见招拆招吧。”林子楠丧丧地皱着眉毛。

    “你就没听她说傅君到底遇上什么事了吗?什么事这么严重,她都搞不定?”

    “没,没有。她都搞不定的,找我有什么用。”

    “你就不好奇吗?”

    “你没听说过好奇害死猫吗?”林子楠白了杨雨慧一眼,接着说道,“要不是你给整这一出,我也不用这段时间连觉都睡不好。”

    “如果傅君遇到麻烦事儿了,你真不想帮他吗?”杨雨慧盯着林子楠的眼睛,发问。

    林子楠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作答。她也说不清楚自己内心的真实想法。如今的生活,是她满意的状态,一切都非常平和。她在一个公益机构做着一份不算忙碌但又很充实的工作。和室友王晨曦的关系也非常融洽,她俩的各种生活习惯和观念都相当合拍。还有肖嘉勇,他俩的关系一直很稳定,约个会、看个电影、吃顿饭、逛个街,就是些普通小情侣都会做的事情。偶尔也会争吵,但次数很少,几乎在她还没生起气来的时候,肖嘉勇就能三言两语把话题给绕开了。最最主要的是,肖嘉勇不曾催过她结婚。他俩就一直这样原地踏步,谁也没有提出要往前更进一步。

    这种舒适区就是她最理想的舒适区。她一点儿也不想走出去。

    但现在,这个舒适区破了一个口子,傅君的妈妈重新出现在她的生活中。

    林子楠还记得自己从前是如何费尽力气,才将傅君妈妈从她的生活中推出去。不仅是她自己,傅君也被牵连,他们都经历了一段非常难过的日子。

    林子楠闭了闭眼,实在不愿意再去回忆那段日子。她整理了一下情绪,说到:“他的事,我帮不了。”

    杨雨慧依然不依不饶地盯着林子楠,说:“当初傅君那么喜欢你。如果现在他遇到事儿了,如果,我是说如果,你正好帮得上,你会帮吗?”

    林子楠目光空洞地看着远处,呐呐道:“我不知道。”

    杨雨慧又试探着问道:“傅君的事,肖嘉勇知道吗?”

    林子楠说:“不知道。我还没跟他提过傅君。”

    “那你是打算一直这样瞒着他?”

    “我也不知道。我既不知道要说什么,也不知道要从何说起。再说,傅君早跟我无关了。”

    “无关?说得轻巧。你整个青春都是他吧。是不是他影响了你的择偶观婚恋观还难说呢。”

    “哪有。”林子楠都觉得自己否认得很吃力。

    送走了杨雨慧,林子楠一个人坐在地上,靠着沙发腿。虽然饱餐了一顿,但依然心烦意乱。杨雨慧说得没错,傅君当初是真的很喜欢她。即便是在他听到她那些伤人的话,即便他知道她已经打定主意再也不联系他,他也还是主动回来要求和好。那么骄傲的男孩子,却一而再再而三地在她面前低头。

    林子楠感动吗?她并不感动。因为她喜欢他不比他少。她内心的撕扯已经快要把她折磨疯掉。每一句伤人的话都如同利刃,她冷眼看着傅君受伤,其实她自己的心里何尝不是在滴血。

    最后事情闹得越来越僵,傅君开始缺课。课间人们讨论傅君的话时常钻进林子楠的耳朵。虽然他们分手了,可是林子楠依然站在舆论的风口浪尖上。之前还是他俩一起冲浪,现在好了,只剩下她一个人冲浪。

    “听说傅君好几天没来学校了呢?”

    “是吗?是因为和五班那个林子楠分手了吗?”

    “可能是吧。”

    林子楠现在脸皮练得是越来越厚了,只当没听见。

    ……

    “听说傅君深夜买醉。”

    “是吗?是因为和五班那个林子楠分手了吗?”

    “可能是吧。”

    林子楠恨不得冲上去揪住那人的衣领,大吼一顿:“他深夜买醉关我什么事?!难道在认识我之前他就不深夜买醉了吗?!”

    ……

    “听说傅君放弃了保送资格,要休学一年呢。”

    “是吗?是因为和五班那个林子楠分手了吗?”

    “可能是吧。”

    “这样他不就跟咱同级了?”

    “重点不是跟咱同级,是跟林子楠同级。”

    在得知这个消息之后,林子楠终于没法淡定了。她发短信约傅君出来见面,这还是她第一次主动联系傅君。傅君如约而至。他看上去很开心,就是比之前瘦了点,黑了点。

    “听说你放弃保送资格了?”林子楠也不废话,开门见山地质问道。

    “你找我就为了这事?”傅君脸上的笑容有点僵。

    “嗯。为什么?”

    “不为什么。不想去。”傅君的笑容消失了,皱起了眉头,冷冷地说到。

    “那么好的大学,多少人挤破头要进的。你这说不想去就不去?”

    “如果你找我是为了这事,那你还是不要找我了。”

    林子楠心里朝傅君翻了个大白眼,心想:”你以为我想找你啊,要不是我快被人们的口水给淹死、被人们的目光射死、被人们的手指给戳死,我才不愿意来找你呢!”

    “你这么做是因为我吗?”林子楠压下心头的愤懑,好声好气地问到。

    “是又怎样?不是又怎样?”傅君似笑非笑地反问。

    “是的话呢,我压力就太大了。所有人都会认为我罪孽深重。这我可背负不起。我只得把这事给解决掉。不是的话呢,就请您老回学校把我从舆论的风口浪尖上撤下来。你知不知道人言可畏?”

    “解决掉?你打算怎么解决?”傅君有些好奇。

    “如果,我是说如果,你是为了跟我同一级,那不如你先去,我明年报考同一所大学。如果不是,那你就当我自作多情好了。”

    “此话当真?”傅君眼睛一亮。

    “当然。我什么时候骗过你?”

    “那你不怕我妈再找你吗?”傅君试探着问道。

    “怕。所以咱得地下恋。”林子楠对答如流,这些都是她事先想好的话,她太了解傅君了。

    “真的?你连这都想好了?”傅君惊喜地说到。

    “那当然。”林子楠依然面不改色心不跳地答到。

    “不行,万一你要考不上怎么办。我保送的那所学校难考。”

    林子楠白了他一眼,心下暗说:“知道难考你还放弃?谈个恋爱你至于吗?天涯何处无芳草听没听过的?我这棵歪脖子树值得你这样吗?”

    “没事儿,那我就考同一个城市的。Y城大学多。”林子楠连这也想好了,她琢磨着只要把这尊大神给劝回来,之后的事儿都好说。没准人家上了三星期大学,就能找到另一朵芳草呢。她对傅君的颜值还是非常有信心的。

    “真的?你确定?”傅君满脸雀跃。

    “真的。我确定。”林子楠信誓旦旦。

    做了这样的约定之后,一切终于重回正规。

    后来,傅君高三毕业那个暑假,他们班所有人都像是末日狂欢一样,既怀着对离别的伤感又怀着对未来的憧憬,懵懵懂懂地度过了一个多情的夏末。只有傅君没有参与其中,他一整个暑假都在给林子楠补习功课。

    林子楠也不好拒绝,毕竟前不久答应的事情还热乎着,总不能现在就食言。她想着,反正傅君过两个月就要走人了,等去了新学校,没理由不将她给忘到脑后去。他应该找个跟他相配的,两个人站在一起就让人觉得很搭的,让人赏心悦目的。

    可是林子楠万万没想到,傅君这补习还补上瘾了。之前谈恋爱还带着她四处玩、四处潇洒,自从林子楠答应报考他同一所大学之后,傅君一门心思地给她提分。大一寒假,他在家等了几天,待林子楠一放假,第二天就发短信约她见面,要求开始给她补习功课。

    林子楠当时还被这要求吓了一跳,因为自从傅君进了大学之后,跟她的联系逐渐稀疏了。她以为傅君已经全身心投入到他多姿多彩的新生活中去了,开始慢慢把她给淡忘了。林子楠虽然那时候心里难过,但又觉得很释然。没想到傅君一放假就找上她了。

    林子楠没有拒绝。因为她也很想他。

    若不是傅君坚持给她补习了整整三个假期的功课,她或许没能考上N大。她考得很好,上Y大分数够了。但她既没有填Y大,也没有填Y城任何一所大学。在她拿到N大的录取通知书以后,她就像人间蒸发了一样,既没有去任何一场同学聚会,也没有再回傅君的任何消息。

新书推荐: [*******理 学着哥哥做爷们 向日葵与星星 [韩娱]陪你度过的岁月 [希腊神话]我给大伙儿评评理 清水行动,从我做起 吃人世界 数字人会梦见电子蝴蝶吗 别逼我当叛军![赛博] 女帝登基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