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内推岗位

    第一章

    康妮·本森一脚踏上刚下过雪的草坪,鞋底湿漉漉的触感仿佛能穿透牛筋抵达她的脚底板,她立刻意识到自己不喜欢这里。

    任何一个英国人都不会喜欢雨雪多的地带,尤其是草坪湿泞得能渗出泥水的地方。

    传说中的城堡近在眼前,康妮在台阶上蹭掉鞋底的泥巴。

    高大的护林员先生——他叫海格,推开大门,他拘谨地邀请:“请进吧,本森小姐。”

    康妮点头,跟着他走进去。

    时间还没到午餐,大厅中空荡荡的,康妮想起出门前罗兰的介绍:‘那里的天花板有漂浮的蜡烛,晚间时会照亮整个厅堂,教授们坐在教师席用餐,我们则各自坐在自己的长桌旁,食物通过魔法传送到我们面前——来自全英国各地的特色菜品,有时候小精灵们还会做些外国菜……那几年如果说有什么令我无比怀念,那一定就是饭食。’

    “这里,”康妮问,“非用餐时间可以当做自习室用吗?”

    海格回头,康妮抬起头也只能勉强看见他茂密垂落的胡须,他点头:“是的,这里平时就是给学生当自习室用的,平斯夫人那里不准吵闹,孩子们更喜欢在大厅读书。”

    “平斯夫人?”

    “她是图书馆的管理员。”

    康妮点了点头,不知道图书馆招不招额外的管理员,比起管理城堡,她更喜欢书多的地方。

    海格将康妮带到门前,他有点紧张,手指在衣服上不停搓动。

    “您很尊敬这位教授吗?”康妮轻声问。

    海格含蓄地点点头,“大家都很尊敬她,麦格教授是个非常棒的教授和院长。”

    康妮露出了解的微笑,她提议:“那么,我自己进去怎么样?我注意到您的南瓜地还没有打理完。”

    海格露出惊喜的神色,他意识到不妥,赶忙咳了声,“太感谢了,我的确着急回去。”

    “当然了,去忙吧,这里交给我。”

    “谢谢您,本森小姐。”

    “叫我康妮就好。”

    “再见,康妮。”

    “再见,海格。”

    海格先生高大的身躯在走廊中远去,康妮敛下微笑,从包里拿出平光眼镜戴上,轻轻敲了敲门。

    大门咔哒一声,里面传出一道沙哑的女声。

    “请进。”

    康妮走进去,大门自动阖上,她嘴角扬了扬。

    “麦格教授?”康妮拿出简历,递到桌前,“康妮·本森,城堡管理员岗位的应聘者。”

    办公桌后约五六十岁的女性起身和她握了握手。

    “米勒娃·麦格,”她自我介绍,“变形学教授兼格兰芬多院长。”

    康妮弯了弯眼睛,将简历向前推了推:“虽然这次应聘是内推,但简历您可以看看,我增加了许多个人经历。”

    “当然。”麦格教授挥了挥魔杖,将桌上复杂的文件整理归类推到一旁,身后的椅子自动移动到康妮身后,“请坐。”麦格教授示意。

    康妮坐了下去,一只小巧的白色瓷杯从柜子里飞出来,咖啡粉飞舞着落进茶杯,一旁火炉上咕噜噜滚着热水的胖茶壶动了动肚子,将热水注进茶杯。

    “要糖吗?”康妮看得有些入神,麦格问时,她已经扭头盯了半天。

    康妮致歉:“抱歉,很久没见过魔法了——一颗糖,谢谢。”

    沏好的咖啡加了奶和糖,瓷杯搭着小托盘,托盘上还放了一碟小饼干,晃晃悠悠飞到康妮面前。

    康妮忍不住想到前阵子在朋友家看的动画录像带,那里面的茶壶杯子甚至会说话……不知道麦格教授的茶杯会不会说话?

    麦格教授推了推眼镜,康妮·本森的履历确实惊人的优异,十八岁时入伍,曾跟随军队前往阿富汗、叙利亚等多个战地,二十四岁因病退伍后在萨里郡警局就职,十九个月后她因为暴力执法——指殴打一位对孩子有家暴行为的成年男性,而被起诉,之后牵扯出她的参战履历,她辞职了。

    非常清晰、优秀、令人敬佩的人生轨迹,对人渣成年男人实施的暴力行为在麦格教授看来都算不上“违法”,魔法界的法律可没有这种禁止惩恶的糟糕条例。

    可问题也出在这里,康妮·本森有着严重的战后心理阴影,判处她向“受害人”赔款的法院认为她过分暴力的行为受到了创后应激障碍(PTSD)的影响,不适合从事外勤职务,萨里郡警局的处理方案是将她调往文员职位,但康妮·本森拒绝了,她选择了辞职。

    “介意我问几个问题吗?”麦格教授问。

    康妮理了理散落的刘海,“完全不,请问吧。”

    “你为什么要辞职呢?”麦格教授手指放在“从萨里郡警局辞职”一行文字上,据她所知,麻瓜的警察是一种类似傲罗的工作,危险性自然比不上傲罗,职务囊括的内容也更多,但总的来说是一份很不错的工作,警局待她也很宽厚——没有直接辞退,而是折中处理。

    “你有一份很不错的工作,我想不到你来霍格沃兹就职的理由。”

    康妮·本森坐的很端正,她服役六年,这种端正已经刻进了骨子,正好麦格教授很欣赏这种端正。

    ‘不出意外面试你的应该是麦格教授,’今早罗兰这么对康妮说,“她性格有点古板,为人严肃,喜欢听话用功、循规蹈矩的孩子,所以从警局辞职的事就别跟她细说了。’

    ‘她是哪个学院毕业的?’

    ‘唔,格兰芬多。’

    ‘格兰芬多不是最能捣蛋的学生吗?’

    ‘哈,几百年就出了麦格教授这一个老古板,小概率事件吧。’

    康妮抚了抚手掌内侧的疤痕,想了一下,回答道:“实际上,如果不是罗兰——我哥哥——您应该记得他——的建议,我可能会去申请麻瓜大学。”

    麦格教授点了点头。

    罗兰·本森是康妮·本森的哥哥,一名优秀的……嗯,斯莱特林毕业生,目前就职于圣芒戈。

    本森家经济状况一直很糟,供罗兰一个人念魔法学校已经很吃力了,原来本森夫妇还担忧小女儿上学后的书本器材费从哪里来——幸好,康妮是个哑炮,上麻瓜学校可省钱多了。

    这种乐观也没有持续太久,康妮高中临近毕业时才了解到家里糟糕的资产状况,为了攒到足够的钱上大学,康妮选择了入伍。

    退伍后她的状态不太好,医生建议她先适应人群再回学校,恰好那时出现了一份警局的工作,康妮随意地应聘一番,结果她得到了警员的工作,坦白了PTSD的情况却仍然通过了心理测试,这一工作就是十九个月。

    康妮轻笑:“一份不错的工作不代表我热爱它,虽然和同事们相处的不错,但我从未放弃过上学的念头,正好有一个辞职的契机摆在面前,我没有犹豫的必要。”

    “但是……”康妮停顿了一下,“辞职后这种执念反而没那么坚定了,上一次考虑到上大学已经是十七岁时的事情。”

    “就在我不知所措的时候,罗兰告诉我,霍格沃兹需要一个城堡管理员,”康妮笑了,常年日晒形成的小麦肤色让她看上去比实际年龄小很多,笑起来她的嘴角露出可爱的虎牙,“我还从来没来过霍格沃兹呢。”

    所以一切只是个巧合,她本来想去读大学,恰巧得知城堡管理员的招聘,便来碰碰运气。

    康妮的语气变得急切,她解释:“倒不是说我想来观光,但作为家里唯一一个没有魔法的人,我确实从未来过霍格沃兹,小时候我一直盼望猫头鹰带来我的录取通知,可惜没有那个机会。”

    现在机会来了,她怎么会放弃呢?

    罗兰知道她这么回答一定会生气的,康妮叹气。

    麦格教授的眼神柔软了许多,她摘下了眼镜,“很遗憾没有机会在你的入学通知上签字,本森小姐,霍格沃兹错失了一位优秀的巫师。”

    康妮摸着手上的疤,笑了笑:“谢谢,我现在有机会弥补这个遗憾了。”

    纯血家庭出现哑炮的概率并不低,霍格沃兹的现任管理员就是一位巫师家庭出身的哑炮。

    “考虑到现任管理员就是哑炮,”康妮也知道这一点,“我猜想管理员一职应当对魔力没有什么要求,以及我的服役和工作经历,我认为我还是很适合这份工作的。”

    “这样……您了解管理员的具体职责吗?”

    “是的,对城堡内重要物品进行定期检查,避免其受到学生损毁;每天宵禁后在城堡内巡视,逮捕、咳咳抱歉、职业病,抓捕夜游的学生;管理接受劳动处罚的学生,等等等等。”

    对应到麻瓜界,大概就是校寝管理员,或者军队里的连队头头,某种程度上来说,没有人比康妮更适合这份工作——她住过集体宿舍,还是很多次,完全知道怎么管理青少年和不服管教的刺头。

    康妮接着说:“我擅长多种体术,跆拳道、泰拳、咏春等等,尤其擅长擒拿,是的那位对孩子动粗的男性就是被擒拿术拿下的……额,弄断他的手臂纯属意外,您完全不用担心我会被学生伤到,当然,我也可以保证在非必要情况下不会对学生动粗。”

    近乎完美,麦格教授这样想。

    一个有六年服役经历并且做过麻瓜傲罗的人来做城堡管理员其实有点大材小用,可这就像考试评分,及格评价是A,最高评价是O,可以达到完美(outstanding),为什么要选择合格(acceptable)呢?

    麦格捏着羽毛笔,她几乎想要立刻签下这位年轻的女士,一番了解令她确信本森小姐能够完美胜任这份工作,所以她问了一个关键的问题:“你最长接受多久的雇佣?”

    康妮吸了一口气,她迟疑了一下,回答道:“按照正常的劳动合同应该一年签一次,但既然您这么问了——贵校打算雇佣我多久?”

    如果是普通的哑炮巫师来应聘,自然会选择终生雇佣,但康妮·本森在麻瓜界有着完整的生活链,她有文凭也有履历,和其他从出生就待在魔法界的哑炮全然不同,即便应聘不上这份工作,她也能在麻瓜那里寻求到很不错的职业,没必要在霍格沃兹工作一生。

    这样一位优秀的应聘者本就出乎麦格的预料——但阿格斯·费尔奇年事已高,今年又被诡异的袭击导致石化,至今还在校医院等待解药曼德拉草的成熟,学校必须考虑找人接下这份工作,以防费尔奇的突然退休。

    “霍格沃兹的职工都是终生雇佣制,”麦格说,“除非中间突发疾病或者过世,又或者严重违法法例被辞退,否则会一直在这里工作到退休。”

    可既然问了接受的雇佣最长期限,说明考虑到康妮的接受度和巫师有差异。

    康妮确实犹豫了,麦格提议:“可以先签一个五年的试用期。”

    康妮噎了一下,五年?试用期?

    本以为拿不到这个工作的,但现在看来麦格教授对她过分满意了,竟然连试用期都抛了出来。

    局势一转,康妮提醒道:“您不介意我的创伤应激吗?”

    主动提起他人的心理问题不礼貌,但本森小姐自己提出来就可以顺势聊下去了,麦格正等着她主动说呢。

    “你主动在简历中描述了可能会触发应激的一些情景,”麦格翻着那几张自戳伤疤的文字,“既然已经可以直面伤痛,没道理控制不了其引发的过激反应。”

    确实是这样,康妮揍了那个家暴孩子的男人纯粹是因为看他不爽,警局为了避免更严重的诉讼,将她的病历作为佐证提交给法庭,把主要责任推给了“心理疾病”,她最后没有被辞退——她倒宁愿被辞退,还能拿一笔补偿金。

    “看来霍格沃兹真的很缺管理员。”康妮忍不住调侃。

    麦格露出浅淡的笑意:“那么,五年试用?”

    “当然了,教授。”

    “叫我米勒娃,”年迈的教授伸过手,握住了康妮的手掌,“以及,很荣幸能在你的录用通知上签字。”

    康妮这才露出一个真情实意的笑容:“非常感谢。”

新书推荐: [巨人]利威尔和泽蕾尔的故事 (慢穿)安陵容打网球了 [排球]孩子无法接受 我靠打印天灾成为末世万人迷boss 神君笔下cp注定he 星星与闪灯 你一直在啊 恋爱日记 前朝余孽逆袭女帝 古早虐文暗卫生存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