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尔达和戴里克

    第二章

    康妮通过霍格莫德的壁炉转到圣芒戈的公共壁炉,再从圣芒戈和罗兰一道回了家,罗兰想秀一手幻影移形,但康妮拒绝了,飞路粉和幻影移形都很折磨人,非要选的话,幻影移形更糟一些,就用壁炉好了。

    奥斯卡垂着头在壁炉前等待着,壁炉亮起火光,它立刻冲上来清理溅出来的灰尘,它有洁癖,最讨厌壁炉被弄脏。

    希尔达开心地冲下楼,“康妮!”她朝女儿扑过来。

    “怎么样!你被录用了吗!”希尔达兴致冲冲地问,她两手在胸前合十,可怜巴巴地望着康妮,“拜托,你一定要被录用,那可是霍格沃兹,让我一辈子待在那都行。”

    罗兰脱下厚实的外套,奥斯卡接过,飞快挂上衣帽架,转头又去清扫壁炉,它已经连着用了十几个清理一新。

    康妮问起父亲,“爸爸呢,等他回来一起宣布吧。”

    “天呐,别管他啦,满足你可怜妈咪的好奇心吧!”

    “好吧……”康妮眉毛动了动,“录用了,五年试用期。”

    罗兰倒水喝的动作停了一下,缓缓转过头来,希尔达也看向大儿子,她猛地跳起来,跳到儿子怀里。

    “哇!!罗兰!你听见了吗!康妮被霍格沃兹录用啦!”

    罗兰则震惊地看着康妮:“你被录用了?!那你为什么一路都是落选的表情!”

    他连安慰的说辞都想了好几套!

    希尔达:“等会,怎么还有五年试用,霍格沃兹不都是终生聘用吗?”

    “嘭”的一声,戴里克·本森摔倒在楼梯上,他扶着腰站起来,嘀嘀咕咕:“哎呦,壁炉为什么飞不过来,我讨厌幻影移形——”

    康妮看了一眼,奥斯卡堵在壁炉口,因为戴里克埋怨,它背影微微一僵,随即嘟嘟囔囔自言自语“奥斯卡老糊涂了,没有听见戴里克主人说了什么…”

    希尔达冲过去抱住丈夫:“亲爱的!康妮被录用啦!”

    “录用?哪里录用?又是哪里的麻瓜傲罗办事处吗——哦哦哦霍格沃茨!天呐是霍格沃兹!”

    康妮挠了挠耳朵。

    “五年试用期呢,”她干巴巴地解释,“也不一定一直做下去。”

    这两人太过头了,她想逃跑,她猜罗兰也是一样。

    康妮平时住在萨里郡,不常回家,她租住朋友家里的阁楼,价格很便宜,他妻子是亚洲人,做的一手好菜,她交了伙食费,基本上三餐都和他们一起吃。

    她不太适应家里的环境。

    或者这么说,自打她十一岁被撵出门上寄宿学校以后,就几乎没怎么在家里待过,十四岁以前她放假还回家来,十四岁以后,因为她个头长得快,那时候已经看着像个十六七岁的大孩子了,那之后,上学的时候康妮在学校,放假的时候康妮出去为学费找零工做,她通常会谎称自己是孤儿,骗几夜住宿,然后在主人家厌烦之前去下一家骗住。

    本森夫妇不怎么管她,在康妮印象里,他们也不怎么管罗兰,哥哥总是穿着不合身的旧袍子,书本也通通磨出了毛边——虽然在魔法界念书不收学费,但每年各种书本器材巫师制服的费用加在一块儿比康妮读的垃圾麻瓜寄宿学校还贵,天知道他从哪弄的钱,反正本森夫妇肯定没支付多少。

    “这可是个大喜讯!”戴里克合掌庆贺,“你们两个,留下来吃晚饭!今晚让奥斯卡给你们做南瓜馅饼,记得吗,你们小时候可爱吃了!”

    那是因为奥斯卡把万圣节装饰南瓜拆下来当食材用,装饰南瓜实在太多,一家人吃了半个月南瓜制品……康妮不指望戴里克记得这个,罗兰从口袋里拿了几枚加隆递给奥斯卡,指使道:“麻烦你去买些果肉蔬菜,不要南瓜。”

    奥斯卡苍老的鼻子快要垂到地上了,它接过金加隆,一言不发,接着“嘭”地一下从原地消失了。

    “它太老了,”康妮皱眉,“以后该少指使它干活。”

    罗兰点了点头,应允道:“慢慢来,家养小精灵受不了没有活干,你让它不干活等同于让它自杀。”

    希尔达和戴里克对视一眼,忽然对康妮谈起正事,母亲笑意盈盈地拉住康妮的手:“别太灰心,虽然暂时试用你五年,但迟早会转正的,康妮,妈妈相信你——”

    康妮打断她:“米勒娃有意和我签订终生合同,但我毕竟带病在身,之后如果病发,终生合同对霍格沃兹而言无异于欺诈,家里不能再有人被魔法部起诉了。”

    希尔达笑容一僵,她问:“你怎么——你拒绝了终身合约?哪有这样的,你这个傻孩子!”

    戴里克抓着帽子,方才的喜悦渐渐消散,他质问:“你拒绝了终身聘用?康妮,你在想什么?”

    果然没人听见“被魔法部起诉”这个重点。

    康妮无奈地看向罗兰,向他做口型“我早就说了一定会这样”,罗兰面色沉下来,他打断父亲逐渐不满的情绪:“康妮又不缺这一份工作,她如果去读大学,之后能够应聘到非常棒的麻瓜工作!”

    但那样不行,为了维护本森家的家徽,希尔达和戴里克几乎以死相逼,罗兰被折磨得整夜无法入睡。

    大约四个月前,戴里克心血来潮要和朋友合伙开店,不是小打小闹的家庭作坊,而是——在对角巷那种寸土寸金的地带,他兴致勃勃地签下朋友的贷款担保书,一转头,朋友卷走了贷款,所有债务堆到了戴里克头上。

    那是不小一笔钱,魔法部给出的解决方案是一个月内缴清欠款,否则将收回本森家的家徽,以抵挡戴里克·本森的阿兹卡班之旅,但钱要还上,否则一年后仍然要进阿兹卡班。

    最后罗兰掏出全部积蓄为戴里克填平欠款的窟窿,条件是戴里克必须让出家徽的继承权,魔法部对于家徽非死亡继承的要求是必须有两人及以上的家庭成员在魔法界拥有固定工作,本森夫妇十年如一日的游手好闲,罗兰虽在圣芒戈工作,康妮却是个哑炮——

    阿格斯·费尔奇受袭简直解了罗兰的燃眉之急,整个魔法界适合康妮的既体面又符合魔法部要求的工作非霍格沃兹管理员莫属,虽然是请妹妹帮忙,但总不能给她找一份拿不上台面的工作。

    “可这样也太……哪有终身合约体面!”戴里克埋怨,“魔法部承认这种临时工吗?”

    罗兰闭了闭眼,他捏紧了手心,反驳父亲对这份工作的定义:“那不是临时工,是签订魔法契约的正式工作,是你们这辈子都没有拥有过的正式工作!”

    康妮为难地抱着手,她回来的路上倒不是故意瞒着聘用的事不说,而是想到要回本森家——她就开心不起来,她早早离家自力更生,但罗兰在家的时间更长,受的影响更深,尽管他已经快三十岁了,仍然还会在本森夫妇面前情绪失控。

    只要一回来这里,罗兰必定会跟他们俩吵架。

    康妮想了想,开口道:“我原来的工作月薪和外勤补贴加在一起有接近一千英镑,换成加隆是二百多,折算下来每周五十加隆。”

    她看向希尔达,继续道:“罗兰在圣芒戈的周薪才三十加隆,算上加班费也没我挣得多,可是我为了你们,为了本森家的家徽,辞掉了那份高薪的工作,妈妈,霍格沃兹的管理员一周只有二十加隆。”

    康妮当然不是为了什么狗屎家徽才辞的职,她是真的打算去念书,她在军队所有的薪水都攒了下来,退役补贴也有一大笔钱,警局的工作也攒了好大一笔,她不缺钱用,只是觉得工作愈发无聊,辞职了要么去旅游,要么去上学,罗兰的求助时机刚刚好,她正闲得发慌呢。

    但希尔达又不知道,康妮毫无负罪感地欺骗着父母。

    “什么!”希尔达掩嘴惊呼,“才二十加隆!”

    康妮想要翻个白眼,什么叫才二十加隆,她亲爱的妈妈这辈子靠双手挣到的钱都不会超过一加隆,她忍下不满,耐心地说:“可这不是为了家徽吗?这可是你们亲自拜托我的。”

    戴里克紧张地握紧帽子:“这个我倒是不清楚呢,没想到薪水相差这么多……”

    康妮撑出笑脸,问父亲:“那爸爸觉得,是薪水重要,还是家徽重要?”

    “嘭——”

    奥斯卡落在戴里克身后的楼梯上,它摔了一跤,双脚正好踢在戴里克腿后,手中的食材滚落一地,其中一个苹果诡异地飞到半空,又拐了个弯砸到希尔达后脑勺上。

    奥斯卡垂着头低声责怪自己:“奥斯卡是个又老又蠢的精灵,小主人应该把奥斯卡卖掉,奥斯卡的头颅不配挂在本森家的族谱旁——”

    罗兰斥责它:“行了!去做饭吧!我们家没有把家养精灵脑袋割下来的习俗!”

    戴里克涌到嘴边的责骂被噎了回去,希尔达眼泪汪汪地摸着自己头发:“康妮!康妮!妈妈的头发被砸乱了!这个小精灵真是让人受不了,就应该把它卖了!”

    厨房里突然出现好大一声动静,奥斯卡大叫“奥斯卡是个坏精灵!女主人要卖了奥斯卡!奥斯卡是个坏精灵!”

    罗兰抓起魔杖冲进厨房。

    “奥斯卡!停下!不准这样惩罚自己!如果你让我在家里施展治疗术我就真的卖掉你——别让我加班!”

    康妮抽出钱夹,打开来展示贫瘠的内里,只有一些散钞,希尔达撇了撇嘴,康妮把全部的钱拿出来,放到母亲手中。

    “妈妈的发型真好看,我也很喜欢,这些钱够重做一次吗?”

    零零碎碎的一共不超过四十磅,康妮来之前特地塞了一堆拆散的零钱在钱夹里用来应付希尔达,这些钱在麻瓜那已经是个不小的数目了,可魔法界的物价奇高,不超过十加隆在希尔达眼里不能算作钱。

    戴里克后知后觉地靠过来:“康妮,爸爸最近想跟老朋友聚一聚,你知道的,就是那位魔法部的朋友——哎呀,说起来霍格沃兹的工资很高啦,魔法部职员每个月也才五六十加隆,我们康妮真有出息!”

    希尔达还没接钱,康妮从那四十磅里拿了一半放到戴里克手中——刚才还不情不愿,现在只能拿一半了。

    “抱歉,爸爸,我身上就这么多钱,你跟妈妈均摊着用怎么样?”

    “康妮!妈妈不想和爸爸均摊零花钱!”

    “好吧好吧,我再找找身上有没有钱……”

    艰难地和不着调的父母一起吃完了晚饭,罗兰提议送康妮回萨里郡的住所。

    康妮:“你就不能放弃炫耀幻影移形吗?”

    罗兰笑嘻嘻地说:“为了答谢你帮我保住了家徽啦,我送你一程。”

    康妮不留情面地嘲讽:“简直是送我下地狱——行吧,如果我吐你身上,那也不是我的问题。”

    时间也不早了,她如果搭地铁回去,转车的时候很可能赶不上最后一班。

    罗兰拉着康妮的手,一阵仿佛在洗衣机里滚了一大圈的感觉后,康妮睁开眼睛。

    降落点正好在朋友家旁边的小巷里,被他们落地吓了一跳的野猫发出尖利的警告,耳朵消失一般紧贴在脑袋后头,尾巴翘得高高的,上面的毛全炸开了,可怜的小家伙,它被两个凭空出现的怪人吓坏了,康妮朝它唤了两声,从口袋里拿出零食扔过去——野猫彻底被吓跑。

    好吧,不识趣的小东西。

    二楼的屋子传出夫妻俩的笑声,康妮知道他们还没睡。

    “要一起喝点酒吗?”康妮问,她指了指楼上亮着灯的房间,“他们估计在喝酒看录像带,上去认识一下吧。”

    罗兰受宠若惊,他惊喜得快笑出来:“可以吗?我会不会说错话吓到他们?”

    康妮失笑:“他们俩胆子可比你大多了!”

新书推荐: [*******理 学着哥哥做爷们 向日葵与星星 [韩娱]陪你度过的岁月 [希腊神话]我给大伙儿评评理 清水行动,从我做起 吃人世界 数字人会梦见电子蝴蝶吗 别逼我当叛军![赛博] 女帝登基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