挑衅

    “圣主在上,那些该死的机器人出故障了,我们可以终于可以离开这个鬼地方了!”

    “这是真的吗?我不会是在做梦吧!”

    “机器人出故障了又怎么样,谁知道什么时候会恢复,如果逃跑被发现了,谁都活不了!”

    “那你就在这等死吧,我们先走一步了。”

    ……

    顾云舒是在一片嘈杂声中醒来的,等她睁眼一看,宿舍的人都在一股脑往外跑,甚至还出现了踩踏事件。

    米娅也醒了过来,害怕地问道:“云舒,我们该怎么办,也要跑吗?”

    “先跟上去,记住,跟紧我,不要走散了!”顾云舒拉住米娅的手,顺着人流往外跑,很快就看到了在人群中央的罗连。

    “这一切都是神的指引,羔羊们,还等什么,快随我一起追随神的步伐吧!

    他一改忠厚的面貌,语带蛊惑,随着他振臂一挥,包围着他的成千上万的矿工立刻都随着他往矿区的核心跑去。

    罗连的精神操控竟这么强吗?这样的控制力,可不像江夏说的仅仅能控制一部分人。

    顾云舒随手扯住一个路过的矿工,问:“你想去哪?”

    “我要回家,我要回家……”

    矿工的精神明显已经有些不太正常了,他的目光呆滞,身体却不由自主地朝向前方。眼见顾云舒拉住他又挣脱不开,更是当场就发了狂,四肢乱舞起来。

    顾云舒没有心思和他在这里打斗,索性就放开了她,转而看向身后的米娅。

    “米娅,你现在感觉怎么样?有看到什么奇怪的东西吗?

    “没有,我就是有些害怕。”米娅的神态看起来没什么异常,她有些紧张地看着四周神情狂热的矿工,问:“云舒,他们是不是都疯了?”

    “或许吧!”顾云舒没时间和米娅解释太多,“跟紧我,我们先去找张叔。”

    目前她的力量还太过弱小,既阻拦不了白昼的计划也没法救这些矿工,她能做的,就是尽可能保护自己身边的人。

    幸运的是,在到达矿区核心之前,顾云舒找到了张长寿。

    此刻的他显然也中了招,不仅说话语无伦次,更是拼了命地要往前跑,哪怕鞋子掉了也不知道。

    她没有犹豫,直接一个手刀将人劈晕,而后把他藏在了一个不起眼的矿洞里。

    这个矿洞不仅隐蔽性不错,而且易于逃生。哪怕突然发生坍塌,也会有生的希望。

    “米娅,你听我说,你在这守着张叔,不管听到什么,都不要发出声音。”

    “我先去前面看看,如果安全,我会回来接你们的。记住,除非矿洞有坍塌的可能,不然就在这等着我,哪也不要去。”

    “云舒,别去。”米娅一反常态地拉住了顾云舒的袖子,“前面很危险,我们一起躲在这里不好吗?”

    眼下的情况,傻子都知道不对劲,米娅不愿意眼睁睁地看顾云舒去冒险,是以第一次没有听从顾云舒的吩咐。

    “我有不得不去的理由,相信我,我会回来的。”

    顾云舒没有解释太多,一个纵身就跳出了矿洞,而后迅速往前方矿工奔跑的方向追去。

    她并非是想逞英雄,只是眼下江夏还不知道在哪,一味地躲藏对她来说是祸非福。而且,她既然答应了要加入白昼,就不能做缩头乌龟!

    *

    “呦,来了!”

    见顾云舒突然出现,罗连语带讥讽,“不知道的,还以为你跑了呢!”

    “我能跑去哪?我既然加入了白昼,自然不会退缩。”顾云舒也不生气,而是淡淡道:“倒是你,这边可不是出矿场的方向吧,罗副队,你可别是迷了路。”

    罗连被气的一哽,冷声道:“计划有变,你不清楚就不要多嘴,你要是胆敢阻拦计划,我可不会手软。”

    顾云舒仿佛听不到罗连话语里的威胁,故意道:“原来是我误会了,大家都是自己人,不知道罗副队可否为我简单介绍一下新的计划,以免我不知情搞砸了计划。”

    “你不需要知道。”罗连冷声道:“不该问的别问,现在你要做的,就是保证所有的矿工都能下到矿洞里。”

    顾云舒看着前方足足有一个足球场大小的巨大矿洞,到底没有再出言挑衅。

    凡事都有个度,既然暂时得不到更多的信息,倒不如先观望观望。她要考虑的是,矿洞里到底有什么?矿工又在其中起着什么作用?

    对于矿工的作用,她心下其实已经有了猜测,这些矿工,无非就是白昼选定的食物或者探路的炮灰。

    她想救他们,却想不出任何稳妥的办法。

    眼下人为刀俎,我为鱼肉,她能做的,就是等。

    在矿工全部进入矿洞之前,异变发生了。

    远处有一艘小型星舰疾驰而来,很快停在了离矿洞不远的上空。

    没有任何的对话,迎面而来的就是星舰无差别的扫射。

    子弹擦着头皮而过,如果不是因为身手敏捷及时找到了掩体,顾云舒恐怕当场就被射成了筛子。

    然而,落在外面的矿工就没有这么好运了,他们甚至来不及惨叫就丢掉了性命,鲜血顺着矿洞蜿蜒而下,而后汇集成河,矿洞的四周更是惨不忍睹,到处都是断裂的肢体以及喷射的血液,人间炼狱,莫过如此。

    顾云舒生长在和平年代,从未见过如此惨烈的景象,看着惨死的矿工和悠哉悠哉的白昼成员,她心底除了恶心更多的是无力与愤怒。

    她愤怒于这个不把人当人的世界,更憎恨这些杀人不眨眼的刽子手。

    不管是操控人心的白昼还是星舰里真正发出攻击指令的人其实都是凶手,对他们来说,矿工的命或许还比不上路边的一根杂草。

    而她,也是杂草的一员。如果她死在刚刚,不会有任何人为她鸣冤!

    顾云舒忍不住问自己,凭什么,他们凭什么能视人命为草芥?她又凭什么要遭遇这样不公的命运!

    满目的鲜血刺激着顾云舒的神经,怒火在胸膛燃烧,她几乎就要失去理智……

    在情绪的剧烈波动之下,突然,一股不知从何而来暖流从腹部出现,而后流向四肢百骸,给细胞注入生机,也让她浑身瞬间充满了力量。

    有那么一瞬间,她觉得自己能一拳打爆整个星舰。

    然而,在她出手之前,罗连先动了,一个巨大的火球从天而降,而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整个星舰砸落在了地上。

    瞬间,地面震动,碎石四溅。

    原来,这就是超凡吗?

    被烈火包裹熊熊燃烧的星舰唤回了顾云舒的理智。

    她最终选择静观其变,就在这时,星舰里的人也打开舰门逃了出来。

    他们穿着统一的黑色制服,肩上的绣线巧妙地勾勒出了一只展翅欲飞的雄鹰。

    “你们是什么人,知道这里是谁的地盘吗?”为首的那人看起来有些灰头土脸,他厉声道:“我们是首都星江家的人,不想死就赶紧滚出这里。”

    “真是好大的口气。”罗连嘴角勾勒出一丝玩味的笑意:“我们既然来了,就没有走的道理。要我说,你们也是真蠢啊,驻守的机器人都失灵了,还敢来这里。”

    “等等,你们竟然有A级干扰器,公司有内……”

    “真是聒噪。”

    江家的人还未来得及把话说完,就再度被从天而降的火球给吞噬殆尽了。

    这根本算不上战斗,而是单方面的屠杀。

    罗连竟然有这么强,明明他有能力,却不愿意在一开始阻拦江家的人。

    “别这么看着我。”似乎知道顾云舒心中所想,罗连道:“干扰器的启动是需要时间的,他们会死,只能怪自己运气不好。至于保护罩,凭他们也配?”

    他轻蔑道:“而且,你本不该在意这些蝼蚁的生死!”

    “对了,你的超凡能力在刚刚觉醒了吧!”罗连突然话锋一转,把目光转向顾云舒。

    “没想到,倒是真让江队找着了一个天才。”

    那样强烈的超凡波动,便是罗连都有些心悸。

    顾云舒无疑是天才,而他偏偏最讨厌天才!

    “白昼欢迎一切天才,前提是,你不要犯蠢。”他定定地看着她,面上是毫不掩饰的恶意。

新书推荐: [崩铁]老金,爆点金币 停机问题 见天光 窥视星辰[先婚后爱] 一见钟情的我们 有渔 天命之女成神录 大人请入寨 重逢恋人 茶馆老板只想躺平撸毛茸茸(星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