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能

    “罗连,说话客气点,不要把小姑娘给吓坏了。不知道,还以为我们白昼是什么恐怖组织呢?”

    就在剑拔弩张之际,江夏带着一帮人从外围赶了过来,她看起来风尘仆仆,灰色的上衣除了尘土还沾了星星点点的血渍,显然先前刚刚经过一场战斗。

    面对顾云舒,她轻笑道:“云舒,罗连就是个棒槌,你别跟他一般见识。等你回了白昼分部就知道,大家对待自己人都很友好。”

    要是不是自己人呢?答案在场所有人都心知肚明。

    闻着空气里充斥着的刺鼻血腥味,顾云舒心下越发警惕,面上依然微笑道:“其实是因为我来迟了,罗副队才对我有些误解。”

    她试探道:“我们接下来的任务是什么呢?大家都是自己人,如果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地方,我绝不推辞!”

    罗连没想到她会解释,诧异地看了她一眼,语气依旧不善:“年轻人有上进心是好事,但也要掂量掂量自己的本事。”

    “云舒,你刚刚觉醒,还没有完全掌握自己的能力,并不适合冒进。”

    江夏显然并不信任顾云舒,她顺着罗连的话,接着说道:“罗连这人说话虽然不中听,也是为了你的安全着想。”

    顾云舒当然不会信江夏的鬼话,不过她也没打算没事找事。

    *

    接下来是漫长的等待,江夏虽然看似无聊地与人闲聊,目光却一直不离矿洞口,似乎是在等待着什么。

    然而,等到天快黑了,矿洞内依然毫无动静。江夏面色微变,不得已派了几个人下去瞧瞧,可惜的是,几声撕心裂肺的惨叫声过后,洞内再次没有了声息。

    里面出事了!

    留在上面的白昼成员面面相觑,心里都有了不好的预感。

    “云舒,我想下去看看。”江夏突然转头看向顾云舒,目光带着审视,“你是留在这里,还是跟我一起去。”

    既定的计划出现变故,她当然会怀疑这里唯一的外人。

    “在你回答之前,我要提醒你,刚刚下去的人恐怕都出事了,现在情况不明,如果下去碰到危险,我或许也没法保下你。”

    “我想跟您一起下去。”

    顾云舒主动道,她不是不清楚江夏的怀疑,但富贵险中求,不入局又如何破局!

    闻言,江夏没有拒绝,而是状似贴心道:“你放心,你的朋友我都安顿好了,就算我们出了什么意外,罗连也会把他们平安带出矿场。”

    “我自然信得过江队!”

    顾云舒心下冷然。

    她很清楚,江夏的话其实就是警告,如果她敢破坏行动,张叔和米娅恐怕都活不了。

    *

    顾云舒淌过血水,顺着矿洞蜿蜒而下,越往下,越感到刺骨的寒冷。

    矿洞下的温度大概已经降到零下了,最明显的是,她的头顶已经出现了冰晶,脚下也开始了打滑。

    “小心点。”

    江夏举着一盏形式古朴的琉璃灯走在最前面,灯的火焰是幽蓝色,在这样阴冷的环境里显得格外瘆人。

    其实,对于超凡者来说夜视很简单,是以,虽然顾云舒不清楚琉璃灯的具体功能,但是也能判断火焰的作用绝对不仅仅是为了照明。

    矿洞很深,顾云舒二人虽然已经尽可能加快了速度,依然走了十来分钟才到了底。

    到底的那一瞬间,她看到了一个很大的平台,和密密麻麻站立的人。

    然而,不等她仔细观察周围环境,所有人都齐刷刷回头了,他们的脸死白死白,表情更是如出一辙的僵硬和麻木,一双双无光的黑眼直勾勾地盯着人看,竟让顾云舒生出了恶鬼在人间的荒诞感。

    这不是星际时代吗?怎么会有僵尸?

    是的,眼前的这些“人”除了除了不是双手向前平举,其他地方都和她穿越前在僵尸片里看到的僵尸一模一样。

    她第一时间转头看向入口,这才发现入口也被僵尸给堵住了。

    更可怕的是,这些僵尸正缓缓朝她们靠拢。

    “这里怎么会有这么多的行尸?”面对如此情况,江夏也是一惊,不过她很快作出了反应,只见她单手结印,而后手中的琉璃灯顿时火光大盛,顺利逼退了从四面八方而来正朝她们围拢的行尸。

    然而,见此情形,她的脸色变得更加难看,“是封印物受损了吗?还是说,这些都是荒级行尸?”

    见顾云舒面露疑惑,她解释道:“我手里的灯是B级封印物,可以直接震杀游级和怨级怪异,如果灯没有受损的话,只能说明这些行尸都是荒级。”

    说着,她简单介绍了一下怪异的分级,最低等级也最常见的是游级和怨级,其次则是荒级和穹级,至于再往上的王级、宙级基本上是传说中的存在了。

    “你可能不明白荒级是什么概念,简单来说,荒级拥有摧毁一个城市的力量,而我,也只是B级超凡者,对应怪异的荒级巅峰。”

    一个荒级和无数个荒级,胜负可想而知。

    顾云舒抑制住拔腿就跑的冲动,努力让自己集中注意力,观察行尸可能存在的破绽。

    少顷,她道:“这些行尸看起来不像有灵智,他们背后一定有一个更强大的操控者对吗?”

    “很敏锐的观察力。”江夏点头道:“他们背后的操控者,至少是穹级。”

    “要想活着出去,我们必须先找到那个隐藏在背后的穹级怪异。你放心,虽然我没办法杀掉穹级诡异,但我有办法控制它,在此之前,我需要你帮我做一件事情。”

    说着,她将琉璃灯递至顾云舒身前,“我需要你将体内的灵能持续不断地注入琉璃灯内,以维持火焰不灭。”

    这是对江夏非常有利的提议,既然保障自身安全也能消耗顾云舒的实力。

    是的,她依然在怀疑顾云舒。

    顾云舒坦诚道:“抱歉,我现在还不知道该怎么操控体内的灵能。”

    “你现在还没有系统地学习超凡知识,不清楚也属正常。”

    或许是怕顾云舒推辞,江夏主动讲解道:“集中注意力,感受你体内灵能的流向,进入灵视状态,然后找到灵能的终点,也就是灵台所在。我知道这对新手来说很难,但不要着急,慢慢来就好……”

    她的话还没说完,顾云舒就道:“我已经找到灵台了,江队,接下来我应该怎么做?”

    这么快的吗?要知道,饶是首都星那些自然觉醒的天才,第一次感受灵台最短的也花了足足二十分钟。

    顾云舒这才花了多久,有两分钟吗?

    难不成她是天才中的天才?

新书推荐: 南北东西 水果奶茶暴富手册 醉梦人 北风如意 几点上线? 此路是我开 李花落羽 拂月山 [崩铁]老金,爆点金币 停机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