击杀

    诡异的虫子大嘴张张合合,露出森白的牙齿,仅仅只是一个简单的对视,江夏的心神就遭到了重创,如果不是有琉璃灯和提前备好的护心石,她恐怕早已失去了理智。

    顾云舒此时却是意外地没有受影响,然而不等她想好下一步该怎么做,矿洞就坍塌了。

    江夏突然消失了,在她消失的后一秒,坍塌的石块砸在身上之前,顾云舒也跟着瞬移了出去。

    就在刚刚,她成功复制了江夏的瞬移能力,不过,她这种复制并不是没有限度的,她虽然理论上能够复制一切超凡能力,但能发挥出来能力的上限只取决于她自己本身。

    是以,她差一点就被埋在了沦为废墟的矿洞里。

    还没来得及喘口气,她就听到了罗连的惨叫声。

    “啊,我的眼睛……”

    面对舒展开身躯遮天蔽日的白色长虫,罗连甚至来不及做出反应眼球就当场炸裂了,他身前早早准备好的白色屏障完全没有起到任何效果。

    比起他,其他的白昼成员显然更惨,有人一个照面就被白色的长虫给吞噬了,有人当场就疯了,把屠刀举向了队友,还有人哀嚎一声后竟把自己给活活掐死了……

    短短数秒,白昼成员就死伤了大半。

    “不要直视祂。”

    到这个时候,江夏终于意识到自己招惹了什么。最多契约穹级巅峰的法阵又如何能契约王级的旧日代行者呢?她下意识捏碎空间符就要逃跑,然而,符光绽放过后,她依然停留在原地。

    “愚蠢的蝼蚁,你们冒犯了伟大的旧日代行者莱特·奥卡西竟还想全身而退吗?”奥卡西展示出了进攻的姿态。

    所谓旧日代行者,就是旧天道钦定的神明,拥有旧天道赐予的凡人难以想象的力量,同时也是旧天道最坚定的信徒。

    “这都是误会。”眼见逃脱无门,江夏转而跪伏在地,摆出恭敬的态度道:“伟大的旧日代行者大人,其实我是您的信徒,先前的血食就是我为您准备的祭品。如果您不嫌弃,剩下的这些人也都可以作为您饭后的甜点。”

    为表决心,她以最快的速度召出名为空间囚笼的封印物将剩下的人全部锁住,当然,其中也包括顾云舒。

    “我向您保证,下次我一定为您准备更合心的祭品。”说着,她突然指向顾云舒,“她是我为您寻到的自然觉醒者,您可以先尝尝。”

    顾云舒:“……”

    原来你就是传说中的老六?

    *

    “人类还是一如既往地卑劣啊!”奥卡西饶有兴致地看着江夏卖队友,祂扭动着臃肿的身躯,发出“嗬嗬”的怪笑声。

    “看在难得的自然觉醒者的份上,伟大的奥卡西大人可以允许你做我的奴仆,不过,下个月的这个时候,我要双倍的祭品。”

    说罢,祂便咆哮一声扑向顾云舒,三角形的头颅高高昂起,速度快如闪电,显然是想要将她一口吞下。

    面对如此凶悍的庞然大物,顾云舒显得无比渺小。

    奥卡西的速度很快,瞬移是来不及了,她手上也并无武器,难以发挥武道精通的最大作用。

    就在危机关头,一个听起来软软糯糯的声音在她的脑海中响起,“云舒不要怕,我可以把我的力量借给你。”

    与此同时,她感到了一丝若有若无的契约,只要她愿意,立刻就能从声音的源头借来力量。

    迎着呼啸的风声以及从空中滴落的涎水,没有过多思考,她果断选择借用力量。

    阴影很快在她身后显现,紧接着,数十根漆黑的触手从她的背后伸出,轻而易举地击碎了空间囚笼之后,将奥卡西捆了个结实。而她自己,直接瞬移到了祂的头顶上。

    这一切都发生在短短几秒之间。

    直到被捆得不能动弹,奥卡西还没有意识到发生了什么。

    祂可是伟大的旧日代行者啊!怎么可能被一个人类蝼蚁如此羞辱?

    等等,捆住祂的是触手吧,怎么这么多?人类也有这玩意吗?

    奥卡西有种自己在做梦的错觉,不止是祂,江夏也惊呆了。

    那一根根舞动的粗壮触手仿佛在嘲笑她的无知。直视触手后在她耳边不停响起的怪诞呓语更是让她头痛欲裂。

    该死,她这是一次招惹了两位旧日代行者吗?现在旧日代行者也爱角色扮演了吗?

    是的,她把顾云舒当成伪装成人类游戏人间的旧日代行者了,她从未听说过有人类能使用旧日的力量,而能与旧日代行者匹敌的人类S级超凡者,绝不会发生如此可怖的异化……

    *

    顾云舒可不知道江夏的心理活动如此丰富,此时的她,正忙着从奥卡西身上汲取力量。

    触手的作用可不止是困敌,更能化敌为友。

    当然,这只是委婉的说法,正在被迫接受同化过程的奥卡西只觉得自己马上要被吸干了。

    祂不是没有尝试反抗,只是祂操控的行尸刚从矿洞口露头就被触手夺走了能量,祂的本体更是被触手捆得不能动弹。

    在绝对的力量压制之下,再多的挣扎也不过是徒劳。

    天知道,祂明明只是心血来潮出来吃个饭,竟就倒霉地成了别的旧日的盘中餐。关键眼前这位强大无比的旧日代行者,祂竟然从未听过。莫非是刚刚苏醒吗?

    “等等,我们可以做个交易。”奥卡西眼眸一转,急道:“尊贵的不知名大人,我可以以旧日的名义起誓,只要您放了我,我定为您奉上我所拥有的一切珍宝,全力助您恢复力量。”

    原来,祂也将顾云舒当成了来自亘古的同伴。

    “我不需要。”

    顾云舒踩在奥卡西背上居高临下,对于祂的提议完全无动于衷。旧日的力量随着触手转入她的身体,而后大部分又通过契约传输给了她的契约者。

    眼见自己就要被吸成虫干,奥卡西哀求道:“来自亘古的伟大存在啊,我无心冒犯您。为了弥补我之前的过错,不管您是想了解如今的局势还是想要获取新的知识,我都可以满足您。您或许不知道,我虽然力量有些欠缺,但论起博学多才,旧日里头还没有几个能比得上我奥卡西的!”

    祂说的是真话,提到知识,顾云舒在某一刻确实有些心动,毕竟,她对超凡侧几乎是一无所知。而留下奥卡西,她的许多疑惑都能得到解答。

    但是,没有过多地犹豫,她再次拒绝了奥卡西,缩紧的触手表明了她的决心。

    生而为人,哪怕有再多的不得已,她也不愿意与食人的怪物为伍!

    *

    力量源源不断被吞噬,眼见自己就要殒命,奥卡西终于怒了,雷鸣般的声音在顾云舒脑海中炸响:“既然你不愿意,那我们就一起死吧!”

    祂直接抽取了旧日神格的所有力量,庞大的身躯猛然膨胀起来,而后化作熊熊燃烧的巨大火球,烧断了捆住祂的触手,径直朝着顾云舒呼啸而来。那样恐怖的温度和速度,威势丝毫不弱于陨石撞地球。

    很明显,祂是真想和顾云舒同归于尽。

    旧日的力量不容小觑,大地在震动,除了江夏和罗连,其他成员几乎是一个照面就化为了灰烬。

    面对直径有数百丈长的大火球,顾云舒的面色依旧没有丝毫改变。

    她没有再动用触手,而是后退一步,与身后的阴影融为一体,黑色的光影在她周身流转,诡谲的阴影飞速扩张,变形,让身在其中的她看起来比奥卡西更像一个怪物。

    就在奥卡西袭至身前的时候,阴影终于成形了。

    那是一个庞大的章鱼虚影,脑袋的位置长着无数只黑色的眼睛,面对奥卡西的自杀式袭击,章鱼甚至没有移动,只是简单地张开嘴巴,就一口将火球吞了下去,动作随意得就像在吃饭后点心,吃完甚至还吧唧了一下嘴巴,然后,一切都归为了平静。

    这下子,江夏是彻底傻眼了。

    原来联邦人人畏惧的旧日代行者竟如此不堪一击吗?

新书推荐: 南北东西 水果奶茶暴富手册 醉梦人 北风如意 几点上线? 此路是我开 李花落羽 拂月山 [崩铁]老金,爆点金币 停机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