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变

    江夏有些疑惑有些惊喜,但依然没有完全放下心中的戒备。

    她接着指点道:“屏神静气,进入灵台深处,在那里你能看见灵能的源头。”

    顾云舒顺着指引进入灵台深处,在那里,她看到了一望无际的大海,以及在波涛汹涌中屹立不倒的一扇门。

    不等她看清那扇门的模样,就感到一阵天旋地转,而后被无尽的呓语给包围了。

    似乎有成千上万个人在她耳旁窃窃私语,重重叠叠的声音让她如坠云雾,过了好半天,她才隐约听清了几个词语。

    “原初之子”,“异星归来”,“毁灭,颠覆”……

    这些词语受虽然断断续续却又不断重复,仿佛蕴含着某种规律。

    可当顾云舒想进一步听清理解时,她已经被迫退出了灵视状态,太阳穴处刺痛的厉害,眼前尽是一片雾蒙蒙的重影,整个世界似乎被数不清的黑色粒子给包围了,而江夏的身体也被污染了大半。

    直到江夏出声呼唤她,周围的异象才逐渐消退,缓了好半晌,她才回过了神来。

    在意识恢复清明的那一刻,她终于掌握了灵能的控制方法,同时也明白了自己超凡能力的本质。

    那就是——复制与武道精通!

    顾名思义,复制就是让她能无视等级复制她所见过的一切超凡能力,而武道精通则能让她瞬间精通所见与所学的所有武艺,且武道水平还能伴随超凡等级而提升。

    有了这两个超凡能力,她也算是有了基本的自保之力。

    *

    顾云舒如约将灵能注入琉璃灯,随着琉璃灯光芒持续绽放,她和江夏一路有惊无险地进入了矿洞的最深处。

    越往里走,顾云舒越能闻到一股刺鼻的奇怪味道。既像是肉丨体腐烂的腥臭味,又似乎夹杂着某种草药的清香。

    哪怕已经做好了心理建设,真见到现场的那一刻,她还是差点忍不住干呕起来。

    不远处,是散落一地仿佛被野兽啃食过的断肢和内脏,早已干涸的血液和一个个残缺的头颅展示了曾经的惨烈。

    这是矿工的尸体,其中的一些人,她在不久前还曾经见过。

    白昼疯了吗?他们究竟想要干什么?

    顾云舒有些愤怒,但她没有直接发难,而是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跟着江夏一起走到了矿洞的尽头。

    入目,是一座高高的祭坛,草药的味道就来自这里。

    祭坛之下,白骨堆积如山,祭坛之上,不知名的草药和墨水混杂在一起绘制一个巨大的圆形图案,图案的内部是看起来杂乱无章却又似乎蕴含某种韵律的线条,最中央处摆放着两支极粗的血色蜡烛,如血的烛光不止没有丝毫暖意反倒像在昭示着某种不详。

    一双双死不瞑目的眼睛在顾云舒脑海中再次浮现,倏然间,她已经想明白了一切。

    “你们在拿矿工祭祀?”或许是超凡能力带给了顾云舒底气,她质问道:“你不是说要给拾荒者带来光明和希望吗?现在这么做又是为了什么?”

    “光明不是无价的,做任何事情都有代价,为了最终的光明,牺牲一些人又算得了什么?”江夏表现得很淡然,“牺牲少数人救剩下大多数人又有什么不对呢?”

    “他们愿意被你们牺牲吗?”怒火再次从顾云舒心中升腾起来。

    诚然,她不是这个世界的人,也没有太多的代入感,可生而为人,总有些坚守,而拿活人祭祀,已经触犯了她的底线!

    “就算没有我们,他们也是要死的。你在矿场待了这么久,难道没有见过死人吗?”江夏依旧是一副无所谓的态度,“其实有时候,我真的有些看不懂你。”

    “你不像是一个拾荒者,也不像公司和教会的人。”

    其实到这个时候,江夏已经不再怀疑顾云舒是其他势力派来的奸细了。

    先前对超凡的一无所知佐证了这一点,如今的愤怒更不似作假,这样的性格,可不是一门心思吸血的公司和道貌岸然的教会能够培养出来的。

    沉吟片刻,她突然道:“你倒是像从其他世界过来的人。”

    闻言,顾云舒的心猛地一提,然而,不等她说些什么,江夏又接着道:“但你倘若你真有穿梭世界的本事,也不至于被抓到矿场来挖矿。”

    “有些话我只说一次,过分的天真会害死你,你要是还想活着加入白昼,就学聪明一点。”

    江夏扫过顾云舒姣好的面容,凉凉道:“让我猜猜,你应该是公司斗争失败被放逐的某个家族的大小姐吧。说起来,能养出你这样性情的女儿,会落败也不奇怪。”

    说罢,她便不再理会顾云舒,而是自顾自检查起祭坛来,转了一圈以后,她诧异道:“仪式没有问题啊,为什么契约还没有成功,难道是能量不够?”

    说着,她手掌一翻,一个小巧的水晶瓶子凭空出现。没有迟疑,她很快将瓶子里的白色粉末撒向祭坛的四角。

    有了白色粉末的加持,红烛顿时燃烧得更加旺盛,线条似乎活了起来,以一种肉眼难以观测的速度在祭坛内部流窜,紧接着,祭坛突然剧烈震动起来,裂隙从祭坛中央像四周蔓延,似乎有什么东西要从祭坛底下爬出来了。

    “终于要成功了。”

    江夏险些从祭坛上掉落,但她看起来很高兴,然而等地底的东西露出真貌时,她的笑容凝固在了脸上。

    那竟是一条巨大的白色长虫,仅仅是露出的躯干就足有数十米长,它的身躯十分肿胀,头颅高高上扬露出三角形的面部,眼窝处红色的眼球倒映着江夏震惊的面容。

    是的,眼前的怪物除了三角脑袋像蛇,别的完全是虫子的样子。

    这是什么玩意?江夏明明记得自己培育的是一头蛇首人身的荒级巅峰怪异,而不是眼前这条不可名状的虫子。

    难道她被旧神会的人给骗了?还是说,怪异突然进化了?原来蛇还能进化成虫的吗?

    江夏彻底在风中凌乱了……

新书推荐: [崩铁]老金,爆点金币 停机问题 见天光 窥视星辰[先婚后爱] 一见钟情的我们 有渔 天命之女成神录 大人请入寨 重逢恋人 茶馆老板只想躺平撸毛茸茸(星际)